文章分类: 陈云飞

张国庆:陈云飞那些憨逗的糗事

麦苗青,菜花黄。进入3月后,就是陈云飞入局3周年的纪念日,庙堂渐远,江湖日深,但那位笑容纯朴,外愚内智的中年直肠男,至今仍把他土气、浑厚的憨笑,开在我们的心坎上,温暖着我们这些墙外翘盼者的心。 人说女怕嫁错男,男怕入错行,想来颇有几分道理,像陈云飞这样自然奔放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张国庆:陈云飞清教徒般的人生

几年前,我看到美国经济学者LaurenceBrahm在博鳌亚洲论坛年会上关于中国水危机的访谈后,对自来水就不再信任,尽管我所在的城市——成都有着中国最好的水源,但我还是将饮用水全部改喝瓶装水。 我喝水差不多是各样品牌都选一点,以便水质、矿物质平衡,一次,陈云飞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张国庆:寻找真实的陈云飞

——写在陈云飞入狱二周年 2015年3月25日,陈云飞前往成都新津县为两位青年学子扫墓时,被六扇门的捕快围堵揖拿,时光任苒,铁窗寒光,迄今身陷囹圄已满两周年。季节轮回,草长莺飞,春暖花开,我们特别以此纪念他,一个普通的草根维权人士,正在成为一个时代的传奇。 这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李化平:爱到深处心卑微——陈犯云飞外传

云飞进去一年半了,准确地说,是五百五十天——一万三千二百小时——七十九万二千分钟。蹲过看守所的人就懂:在里面,尤其是才进去、快释放的人,日子不以年月计算,而是扳着手指数日子,计时单位精确到小时、分钟,甚至是秒…… 一 “化平,笑着跟他们干,急啥子嘛。” “心里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李化平, 独家评论,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隋牧青:成都探访陈云飞小记

6.26(周五)中午,我与冉彤律师相约成都新津县城,准备探访以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的著名维权人士陈云飞,试图了解其目前在押情况。此行我们是知其不可为而为,因为云飞的罪名在侦查阶段须获警方批准才能会见,而警方基本不可能批准会见。 陈云飞是89一代,多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我见到陈云飞先生是2013年4月中旬。他当时从安徽合肥声援张安妮上学活动返回四川,绕道桂林与我一聚。记得当天我前往火车站接他,在稀稀拉拉的旅客都出站后,我才看到一个个头不高,衣着朴素,但较壮实的中年男子,身前挎着个大黄布包,身后背着个大背包,悠闲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民生观察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陈云飞的声明

2015年3月25日,维权人士陈云飞与其他20多人到四川新津县为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的死难学生肖杰、吴国峰扫墓后,回程中遭到百多名持枪特警拦截拘押,3月26日,他以“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两项罪名被刑事拘留关押在四川省新津县看守所。4月30日,陈云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时政博览,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作人:笑侠陈云飞二三事

笑侠云飞,这是著名伦理学者肖雪慧女士对陈云飞的命名。知道陈云飞其人其事者,对“笑侠”二字均表认同,认为高度概括,传神,到位。 被称为笑侠,而他本人自称为陈犯云飞的这位,拥有众多名头:陈广告,驯兽师,劳改农场主,广告公司小客户(浦志强语),陈犯,飞飞……。而我叫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陈云飞 | 1 条评论

李悔之:“驯兽师”笑侠与他的“娱乐民主”

一、“陈式劳改农场”的震撼 “笑侠”,是成都行为艺术家老陈的绰号。 不过,真正认识笑侠的人都知道,“行为艺术”只是笑侠的“副业”——北京农业大学毕业的他,园林艺术才是他的“正业”。只是他多年来经常“不务正业”去搞“行为艺术”,有些人反而不知道笑侠“正业”是什么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刘少明:人权捍卫者哈儿陈云飞纪事

《哈儿律师一一浦志强》是陈云飞赞颂浦志强律师的大作,想必很多朋友都读过。四川俚语”哈儿”用中国现代汉语解释为憨厚,但我认为倒是陈云飞自己更适合”哈儿”的定位,显得更”憨傻“。 陈云飞,躬身中国民权运动一线数十年的“老兵”。2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独家评论,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爱的联络——秋雨之福教会关注陈云飞刑拘案

成都秋雨之福教会的慕道友, 陈云飞先生,于2015年3月26日被成都新津县警方刑事拘留,涉嫌罪名是“寻衅滋事罪”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该通知书是在拘留一周后的4月3日签发。 陈云飞最初是一位上访者,后来成为一位“全职”帮助上访者的维权人士。因他多年来为此所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肖雪慧:笑侠云飞

上回陈云飞来过以后,他那随时背在身上的两块公益广告牌已经被没收了许多次。大概春节前后一次朋友聚会,他来了,一看,新作的广告牌硬纸板质地很差,皱巴巴的。庆华说“云飞,我给你找点好的硬纸板吧。”“你不知道,就是这样才好,装在包里不容易发现。” 看到他,想起一次跟庆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匿名:为陈云飞呐喊

陈云飞又失踪了。我已经记不得这是他第几次失踪了。但是这次失踪与以往大不一样,让所有关心他的朋友尤其担忧。 三月二十一日,陈云飞家中失窃报案后反被恶警毒打,并威胁要杀其全家。见陈云飞不惧威胁,一怒之下把他手机扔进水中并拿出一根针扎在云飞屁股上。 陈云飞常言道,不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王德邦: 拘押陳雲飛對中國時局走向的考問

3月25日,「八九北京學生」、民主維權人士陳雲飛與四川當地20多位朋友,自發前往成都市雙流縣和新津縣,為在1989年參加反腐愛國民主運動而遭到殺害的四川籍前中國人民大學學生吳國鋒、肖傑掃墓,結果被新津縣100多警察圍堵後,分別扣押在新津縣幾個派出所內,後來其他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笑蜀: 寻找民主斗士陈云飞

陈犯云飞去新津为六四死难者扫墓,成都警方出动一百多警察抓捕,真够重视的。陈犯梦寐以求拿大奖,过去虽屡屡得奖但都只是拘十天半个月的小奖,这次好像是要如愿了。他连律师都不要,提醒他请律师,他都一概拒绝,不怕把牢底坐穿。怕虎咬就不做驯兽师了,他要跟猛虎贴身博弈,早把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独家评论, 笑蜀,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陈云飞: 2014年陈犯云飞“官司”缠身

伟大、光荣、正确(简称“伟光正”)的党教导我们说:国运兴,则家运兴;家运兴,则人运兴。2014年,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大陆包括徐才厚、周永康、令计划在内的正部级以上官员有42位被当成“老虎”遭打;近几月来,每天平均有三位处级官员自杀。从他们及其家属挥霍无度用掉的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陈云飞:高级“驯兽师”张圣雨

张圣雨,原名张荣平,湖南省桂阳县古楼乡苗元村12组农民。农民身份使他深深体验了村官、乡镇酷吏的横征暴敛。他抵制过乡村恶霸统征统购公粮,他抗议过臭名昭著的计划生育,他诅咒过填鸭式的教育制度。他也做过临时工,饱一顿饿一顿成了家常便饭。包工头之间资金链断裂后,他们拿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新公民征稿]陈云飞:铁汉刘少明

民权活动家刘少明为人所知,大概始于江西新余三君子事件。可鲜为人知的是,这条铁汉已为民权抗争了近50年。50年的风风雨雨在这硬汉的脸上刻下的不是仇恨,不是暴戾,不是绝望;而是坚韧、理性、正直、善良、希望与热情。 1958年出生的他,祖籍湖南邵阳(说到邵阳,人们也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陈云飞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