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公民人物

张健:一九八九——我的父亲母亲

1988年,张健是北京崇文区重点广渠门中学学生,北京体育馆体校运动员。1989年,被提前选召北京体育学院,同年4月,参加天安门民主运动。6月4日凌晨在天安门广场东管理台对面,在戒严部队包围天安门广场,张健和戒严部队面对,保护六四同学的时候,被戒严部队部队中校军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吴淦酷刑后遗症受折磨,陈云飞拟就狱中遭酷刑提起申诉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正在福建省清流监狱服刑、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获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的吴淦,被羁押期间遭受酷刑折磨导致的后遗症致其痛苦不堪,而申请材料也被监狱方扣押。另外,3月25日出狱的公民活动家陈云飞,表示在关押期间曾遭受酷刑折磨,三度被转监,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唐荆陵出狱倒计时 旧金山华人领馆发声

旧金山华人中领馆前高喊“唐荆陵我们等你回家!”(CK摄) 中国知名维权律师唐荆陵的5年刑期,即将在本月期满。唐荆陵的妻子汪艳芳日前在众人陪同下,前往中国驻美旧金山领馆表达呼声。 这次活动由著名民运人士方政组织,方政带领大家高呼口号:唐荆陵,我们等你回家! 唐荆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唐荆陵,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徐友渔在刘晓波雕像揭幕仪式上的致辞

尊敬的DOX 当代艺术中心(DOX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诸位同仁,尊敬的《人道中国》负责人周锋锁先生,尊敬的大赦国际艺术节协会(Artist for Amnesty) 的Bill Shipsey 先生,尊敬的Marie Se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刘晓波 | 发表评论

从耀邦逝世到六四:鲍彤谈“学生为何两次上街?”(一)

今天2019年4月15日是曾担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逝世30周年,胡耀邦逝世当时震动了中国民众,引发大学生的自发悼念活动,也成为之后“六四”天安门惨案的导火索。 以邓小平为幕后指挥的“六四”镇压,彻底断送了中国上世纪80年代思想解放的社会氛围和政治体制改革的最初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张祖桦:耀邦之死

中国的出路是民主和科学——胡耀邦 今年11月20日,是胡耀邦先生诞辰90周年纪念日。发自内心的怀念之情油然而生! 耀邦整整长我四十岁。我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到中央国家机关工作的时候,他已经是中共中央总书记了。但是由于他曾经长期担任过团中央第一书记,加之为人随和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唐云:授业无非情意起 为道岂可狷狂生

【唐云:此生最为耻辱的写作!当所谓的课堂不当言论被举报之后,学校通过学院领导,让我写一份检讨,并暗示可能因此而从轻发落!最后一次相信他们,也为了不再为难学校,便连夜写此《认识》!但上交之后,没有收到学校任何反馈······他们最终还是做出了严重的处罚决定!这文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朱耀明(占中三子):敲钟者言──被告栏的陈辞

作为一个终生为上主所用,矢志与弱势者和穷苦人同行,祈求彰显上主公义,实践天国在人间,传颂爱与和平福音的牧师,垂老之年,满头白发,站在法庭被告栏,以待罪之身作最后的陈辞,看似极其荒谬和讽刺,甚至被视为神职人员的羞辱! 然而,此时此刻,在我心中,在法庭的被告栏,是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伊力哈木:我的理想和事业选择之路

一、我的成长历程及我的人生理想 我1969年生于新疆克州阿图什县城的一个维吾尔族家庭,自小在维汉混居的政府大院长大。我爷爷那一辈是文盲,父亲则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真正的民族知识分子,1950年代末,父亲初中毕业就被保送内地大学读书,先后在中央民族学院、北师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郑楚然:因为看不得世间不公,我们再次被高墙分隔

大兔小危爱情故事(一) 也许它会被屏蔽,也许它会被删掉,但是我依然想尽最大的努力,让这个世界知道危志立的故事,不要让人忘记他。 危志立追我追了好长一段时间,好不容易追到手之后,他却冲我生了一次气。 那是一个夏天的夜晚,当时还是朋克青年的我和他手牵手抽着烟逛工业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专访:林荣基的“最后一次游行”

香港立法会将即在本周首读备受争议的《逃犯条例》,过万人在首读前夕(3月31日)上街反对,铜锣湾书店店长林荣基也是其中一人。他日前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表示,这很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现身游行队伍,感叹这个条例迫使他成为香港首批“政治难民” 德国之声:如果《逃犯条例》通过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四川陈云飞刑满获释 促领导人正确评定六四

因“寻衅滋事罪”被判刑4年的四川异议人士陈云飞周一(3月25日)刑满获释。他向记者描述在狱中受酷刑的经过。但他的意志并没有动摇,陈云飞出狱后随即促请国家领导人纠正六四错误,正确评价这段历史。 陈云飞服刑期间,外界传出他长期受到酷刑虐待。他周二回忆在狱中所受到的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悼念六四遇难学生被囚4年 陈云飞刑满出狱仍受制

因悼念六四遇难学生,被判刑四年的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周一(25日)刑满获释后已返回家中,却只能有限度与外界接触,估计自由仍然受到限制。 陈云飞于四年前的清明节前夕,为2名「六四事件」遇难学生举行悼念活动,竟惹来4年牢狱之灾。陈云飞于周一(25日)获释。本台记者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四川人权捍卫者陈云飞刑满出狱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四川人权捍卫者、公民运动活动家陈云飞于3月25日刑满出狱,终于回到了守望等待他4年的耄耋老母亲身边。 2015年3月25日,陈云飞与一众朋友前往成都市双流县和新津县为六四遭到屠杀的吴国锋、肖杰两位大学生扫墓途中,遭到百余名警察的围堵,随后陈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魏仁泉:出狱在即的陈云飞

还有一天,即2019年3月25日,就是人权活动家陈云飞刑满出狱的日子。这样一位深怀八九赤子之心的民主志士被囚禁在没有阳光的监狱里整整4年,他的亲友、同道都在热切地翘望陈云飞获得自由的那一刻! 陈云飞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是八九民运的直接参与者。2007年6月4日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王全璋处境未明 家属往最高院申诉

维权律师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周四(3月21日)连同“709事件”被捕律师家属,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申诉,要求最高院调查天津法院处理王全璋案的手法。有法律界人士认为,王全章案的前景不容乐观,相信当局采取极端手段是基于多重考虑。 周四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申诉立案大厅申诉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时政博览, 王全璋 | 发表评论

丁家喜再被以“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出境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2019年3月21日上午,被吊销律师执业证的丁家喜准备前往香港时再次被以“出境后可能危害国家安全”为由限制出境,这是丁家喜距去年5月以来第二次以相同的理由被禁止出境。 据了解,丁家喜于3月21日上午9点左右在深圳罗湖口岸申办出境时,被带到询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丁家喜, 公民报道 | 发表评论

滕彪:形形色色的黑监狱(上)

2003年3月20日,大学毕业到广州打工的孙志刚在收容遣送站被毒打致死,这一悲剧经《南方都市报》报道之后,引起强烈反响。收容遣送制度的依据是1982年国务院的《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但由于它承担了社会治理的功能,加上权力缺少监督,在实践中很快被异化:盲目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蔺其磊律师:天津高院电脑里无王全璋案

2019年3月11日上午10:00,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和王全璋的二审辩护人蔺其磊律师、709家属王峭岭来到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诉讼服务中心。在门口,法警以没有一审判决书为由,不许我们进入。我正在与他们交涉时,过来一名法警让写上被查询人的名字他去里面从电脑上查。我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王全璋 | 发表评论

小乔:凛冬将尽,春日可期——期盼唐荆陵律师归来

新年以来,雨雪淅淅沥沥接连下了一个多月,太阳难得露脸一回,这个春节,也在雾蔼沉沉中度过,令人郁闷、感伤。看着日历,我在心里盘算,再过三个月,唐荆陵律师该回来了。 我和唐荆陵律师相识已有十几年。最早的一次见面,记忆中是2005年夏季,当时我在上海因得罪有司而失业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唐荆陵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