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飞:领导闭门造车,群众互相撕裂

今日上午10点过,见天气不错,我应朋友之约准备写武汉肺炎期间见闻,于是出市场大门外,边晒太阳边写。由于手机没电及带手机干扰写作,便留在家里。没想到守门的自愿者或工作人员会刁难我,因为以前也无数次地没检查我的健康码。据我近一个多月数天的观察,也有无数的市民进出市场没有被检查健康码。

10点过我一出市场大门时,我就见守门的工作人员刁难一太婆不让进门。太婆可能花了十几分钟解释,守门人也不让进。他隻是让她从别的门进(菜市场开了五道门)。随后两人争吵一会,聴两人互骂髒话。最后老人无奈往别的门口进了市场。随后又有一老人被刁难没有让进,让她从别的门进。见此情景,我心裡就无名火上涌,但我控制住没有管闲事。

在大门外太阳下,我写了大概四五拾分钟,快11点了,我赶紧回家给母亲做饭。回到大门,守门人便要求我出示健康码。我跟他解释,我健康码忘记没带出门,我住几街几号,房东是谁等详细信息。他叫我打电话,让家人或房东拿出来,我説我忘带电话了。他就隻坚持要健康码,不让进。我请求他给他领导打个电话让来人陪同我进去拿健康码或打110,让警察来带我去拿健康码,他也拒绝。他让我从别的门进。我就说,如果别的门没有健康码就能让进,你为什麽不让我进呢?如果别的门因我没健康码也不让我进又咋办呢?他说他不管。这样僵持了半个多小时,我有几次准备往里衝,他便拉住我,为不发生衝突,我都顺从地退出门。我借附近的人电话打110,他们见他的凶样,也不借给我。他见我无计可施的様子,拍手👏地嘲笑,好像在说,今天我就是有权不让你进,看你把我怎麽办?我记下他工作牌上的名字,他又提醒我,拍照啊,不服去投诉他啊。于是我拍了他工作照。

这样又僵持了十多分钟,我又准备往里衝,他就说你再衝我就把你按扑倒地面,说你破坏防疫,叫警察来带我走。我说,你打110叫警察来带走我吧。随后他打电话,叫了两帮手过来。我向来人解释了我的情况,估计来人是市场管理领导,其中一个还配戴了优秀党员徽章。他们聴了我的陈述也没解决问题就走了。

又过了一会儿,房东来了。他直接就问我电话放在那裡,他回去给我拿。我告诉他我电话在充电的位置,他便回去拿我电话。我猜可能是市场管理干部给他电话,告诉了我的麻烦。

等房东拿来电话,我找出微信,准备找健康码,怎麽找也没有。我点开小程序,终于找到成都健康小程序,我点健康码,説过期,要重新激活。我又点激活,按提示点了"没到过重点疫区、十四天没接触过患者的承诺"等几个事项,最后还让我填现在体温。我就胡乱填了体温35.6。这样健康码就激活出来了。我奇怪,我微信刚下载的,没有扫码下载健康码的小程序,怎么会有呢?我胡乱地填写就办好了健康码,这健康码不成儿戏?

守门人看了健康码,才让我进了门。走时,我说,你今天把我刁难惨了,近一个小时啊。他说,你不服可以打市长电话投诉我啊,反正你喜欢打市长电话。我这时才明白,是因为我前段时间打电话投诉他们,他们现在报复我来了。

下午我又到门口当着工作人员的面,打了投诉电话。一方面投诉健康码是闭门造车,故意设置障碍让群众撕裂;二则投诉工作人员故意刁难群众,故意因我打市长电话后报复我。

健康码,它是高层领导人头脑发热丶闭门造车产物,是故意让群众撕裂的怪物。首先健康码自己填写资料自己办,就是儿戏;其次,守门检查人员也不可能看是否过期的健康码(说有效期限三天);有些老人用不来智能手机,打出的码挂在胸前的健康码,绝大多数也是过期的健康码。健康码成所谓防疫工作人员故意刁难群众的借口。

转自:光传媒

本文发布在 武汉疫情, 陈云飞.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