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飞:受冼见证

我叫陈云飞,绰号陈犯云飞,业余高级驯兽师。感恩我今天终于可以公开说出自己的见证,也荣幸你能来聆听我的见证。

记不得我最早什么时候与主耶稣有过接触,但2007年的一天,应邀到成都东城根街附近的桂花巷参加的查经聚会,就让我深深地爱上了她。爱上她的理由,不仅仅是我第一次观看了韩国的“光州事件”光碟,了解在韩国的民主运动中基督徒们的坚韧、和平、公义,他们把爱全身心的奉献给韩国的民主运动。打压、监视、坐牢对于基督徒来说,更是一种神圣的恩典。还有什么比为了彰显上帝的爱而献身于公义更荣耀的事呢?还因为教会有王怡、吴茂华、黄维才等具有爱心、公义的公共知识分子作为器皿在传福音。

有一群这样基督徒用纯洁的心灵传福音,更是自身行出基督的样,所以福音很容易被人接受,教会发展很快很快,主日敬拜的礼堂也被迫从小换到大。教会快速的成长,也惊吓了有司。2008年6月8号开始,警方阻止人们到教会,教会被逼迫不能在教堂举行主日敬拜。然主的恩典,却安排人们在府南河边一千年大树下继续主日敬拜。从6月8日开始,人们在河边千年大树下待了整整9次。就是这颗千年大树及9次大数的“9”字,这能不是主的恩典?越打压来教会的人越多。我也因6月8日在黑监狱第一次无法参加,可余下8次,我次次参加。无论有多大的风雨。从新都利济镇我苗圃到成都石室中学附近文庙街教会河边参加礼拜,单边路程也近40公里。我每次都是早5点起床,骑上电动车,再倒公交,差不多花3个小时在早8点左右赶到教会。而且随着次数的增加,我邀约更多的朋友去河边参加主日礼拜,谭作人兄、出狱不久的刘贤斌弟兄都应邀入列,包括当时老死不相往来的读书会的其他朋友也都应邀而来。后来我仔细想,这没有教会的牧羊,我是很难做到。

2009年,我因进5.12地震灾区调查震区的重建情况,被警方现场抓捕。在被释放刚脱离警方魔爪,我便应王怡牧师之邀第一次参加他倡导多年来坚持的“六四”烛光祷告会。祷告会上王怡牧师在讲到“六四”遇难者、“天安门母亲”顽强地坚守、国家民族的苦难命运、教会的担当等,他像泪人一样久久地不停地哭泣、不停地忏悔祷告(圣经说,……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

教会迅速成长,弟兄姐妹越来越多,教会又第三次搬家到成都太升北路。教会需要王怡牧师全身心的服侍。他毫不犹豫地辞退了学校公职,放弃学校高工资高福利,包括分房福利的诱惑,全身心地服侍教会。而这种服侍,教会起初是每月300元,后来长到800元……尽管如此,教会的弟兄姐妹们总是看到他,骑着电动车快乐地在家与教会间奔驰。

四川百姓无论何时,可能是受到的苦难最多。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样四川监狱的良心犯也如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而他们的家属的苦难常人更难以了解与理解。2011年在“茉莉花”事件白色恐怖的气氛下,教会向良心犯家属伸出了温暖的双手,成立了良心犯家属关爱基金。就是这基金让四川的所有以后入狱的良心犯家属都得到温暖。特别是多年的每月坚持走访良心犯家属,让她们感到无微不至的关怀。同时这种爱心,教会还把她辐射到重庆、贵州、云南等地。2014年教会还专门将北京、江西、湖南、四川、重庆等地的部分良心犯家属聚集观光旅游,心灵抚慰。

四川在周永康、李春城等酷吏长期横征暴敛下,访民、冤民越聚越多,成百上千地在北京、省市、县各级党委政府人大等权力机关的信访接待中心呼天叫地。他们长年累月,年复一年,旧的问题没得到解决,新的冤案又形成。在他们心中,充满了苦毒和怨恨…有的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烧,有的是绝望厌世…也正这样,教会按神的启示,成立了上访者团契。一方面让他们放下仇恨,一方面用爱来抚慰他们。多年来,弟兄姐妹们,每月定期给访民们传福音,并组织爱宴向他们传递,教会就是他们的家。同时,让具有律师资格的基督徒作他们无偿的法律顾问。也不定期地走访困难访民,帮他们找工作,陪同上访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等等。总之,尽量让他们在寻求维护自己权益的路上走得更远更轻松……

2015年3月25日,我入狱了。没入狱前,总觉得自己只要守法,哪怕是恶法,就不会有入狱的危险,可真正入狱了,才知道自己多么的天真,多么地渺小。一切的一切都由神在数算。不是吗?主可以安排一群撒旦附体的公检法人员置《刑法》基本原则于不顾,随意剥夺你的自由,乃至生命(狱中牢头说,监狱的口号:保证你坐满刑期,但不保证你活着出去)。但另一层面却是,主用牢狱之灾的苦难来历炼我,使我坚韧、强大、盼望。在狱中主让我有这样思想见证,“在某种意义上,囚犯比妓女、乞丐更弱势。对囚犯惨无人道的惩罚,更多的人是叫嚷:罪有应得!却鲜有人去追问,让结出恶果大树茁壮生长的土壤。仇恨种下仇恨种,以暴易暴无善终。”。20个月三个监狱的转换,更让我见证,中国大陆监狱在对囚犯思想转变方面完全走错了方向:专政、暴力成为核心课。正因为这样,狱警怎么教,囚犯就怎么学。所以囚犯反反复复,进监,出监(据我了解,有个囚犯进进出出,一共11次了)。因此,我在监狱里发文或公开提示狱警们,要想成合格灵魂的塑造师,首先得读懂雨果的《悲惨的世界》。

在狱中,主还给我启示:恨我的、打压我的公检法官员,狱警,也包括所有的独裁者,他们为什么那样对付我们?那是因为他们缺少爱。爱的缺乏,成为稀罕的东西,他们怎么会给我们呢。所以只有他们心里被爱充满了,他们才会给我们。那我们唯一要做的,就是不停地为他们祷告,希望主尽快将撒旦附体的他们解救出来,让主给他们更多的爱!

宇宙的浩瀚,肉身的人类怎能穷尽。小小的我,以前总是想搞懂圣经的一切,为显示小聪明,还专门想从圣经里找些疑难问题刁难牧师或传道人,试图证明信众们都是被蒙蔽被忽悠。而真正主给我以启示后才发现,人类(包括我自己)曾经犯下的罪足以将地球

毁灭,就因为主上十字架用他的宝血为我们救赎,才完美地留下一切安排一切。即使圣经上如真有问题不能解答,也只能说主还没有安排这样的器皿来传递他的启示。最简单的道理,只要忏悔、祷告,跟着主的足踪博爱、谦卑、喜乐、宽厚、仁慈、怜悯、公义、睿智、万能……就可以走得更轻松、更喜乐,这样的福音怎能不是天赐?!

出狱后,更大的福报是,80多岁的母亲信主了,每次饭前祷告,我给目不识丁的母亲说,你只需要说“感谢主,阿门”,而母亲总能接上“感谢耶和华!”。我也深信,前面的路会有更多更大的诱惑,我也可能会走弯路,但只要不停地忏悔、祷告,生活就会更阳光更灿烂,同时只要不停地用心地祷告,我的所有家人(包括孩子)一定能得到主的拣选……

 “我不知,明天的道路…有许多未来的事情,我现在不能看透,但我知,谁掌管明天,我也知谁牵我手……”

作者授权发布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本站首发, 陈云飞.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