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0日丁家案辩护律师卷宗、会见报告

律师要求复印案卷、同案并案审理再次被拒

上午,来到中级法院要求复印案卷,被告知负责案件的李殿基法官不在,工作人员说他去贵阳出差了。垂询查找联系到另一位合议庭法官吴洪林,他和书记员张琨一起接待了辩护人。律师提出根据简单摘抄记录无法有效进行案件辩护,再次要求拍照复制案卷,提出公开开庭审理和同案被告人不应分案审理而应并案审理。吴法官说案件特殊,辩护律师只能查阅摘抄案卷不得复印,其他庭审事项待召开庭前会议并合议庭研究后再答复辩护律师。关于不得复印案卷和要求律师保守诉讼秘密,还当场送达并要求辩护律师签署了两份《保密承诺书》和《保密情况告知书》,律师拿出手机拍摄这两份文件留存被制止,律师提出异议认为这实际属于律师工作文件,而且以便准确完整领会、记住和把握法院的保密要求,应该允许拍摄,但未获准许,也未获解释。随后,书记员拎出一大箱案卷,与审查起诉阶段案卷基本一样,重新查阅了部分程序卷、电子数据司法鉴定卷。案卷太多,摘抄纪录难免挂一漏万,律师打算开庭前再重复补充查阅。

会见丁家喜

下午,准点到达临沭县公安执法办案中心的视频会见室,等待十来分钟大约14:40与丁家喜开始会见。家喜精神饱满、思维缜密、反应敏捷、声音爽朗、谈吐干练清晰。和以前自由聊天交往的情形相比,忽然发现家喜比我脑海中既往的样子更显优秀、豁达、自信和充满力量。身陷囹圄饱受磨难,这也许是转型时期艰难国度中优秀公民的使命和宿命。上午结束阅卷离开法院时,和法官谈起案件中的所谓两名被告人丁家喜、许志永,我从社会不公、法治困境、民众期待以及公民担当这些方面向法官简要介绍了真实、可敬的被告人。

会见家喜时向他反馈了接触中级法院以及补充阅卷的情况,交换了对案件、对起诉书的看法和辩护思路,也分享了一些国内外法治人权和新闻事件及信息。

看守所恶劣环境和长期羁押,已经对家喜身体健康产生危害。日照放风时间少,加之饮食单一、营养缺乏,家喜明显脱发,皮肤貌似有点白癜风迹象的色素渐变。看守所不供应热水,长期冷水洗漱,卫生条件差,家喜患上了关节炎、腹泻以及小腿浮肿,牙齿也有坏损。他说,前几天看守所新发的被子,有浓烈的刺鼻气味,晾晒了好几次但还是刺激难忍。新发的衣服也都严重脱色掉染,一双去年从看守所买的袜子,直到现在每次洗涤仍然掉色。家喜说,小腿浮肿可能是烟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被限制喝水导致的肾病表征,他提到因为被限制喝水,最严重的一次是在2020年春节,从初七到初十三连续一个星期没有小便。除了生活饮食环境恶劣,空余时间也不允许看书看报,不提供纸笔。家喜说,阅读和书写之于他和吃饭睡觉同等重要,失去自由本不可怕,但剥夺阅读离开纸笔失去思考,实际上也是人权酷刑。能有机会亲历羁押环境中恶劣的人权状况,并力所能及付出自己的努力去改变改善它,也是一份欣慰,是失去自由的意义之所在。

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看守所的警察二次走入远端丁家喜所在的会见室,告知要开晚饭了,催促他结束和律师的会见。大概17:15警察将丁家喜带出了会见室,我收拾文件,走出临沭县公安局办案中心时天色已暗,打车直奔火车站,返程。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丁家喜,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