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6厦门聚会案两周年感言 —中国政府应当无罪释放丁家喜、许志永、常玮平、李翘楚

厦门聚会案开始于2019年的12月26日,我丈夫丁家喜和其它三位厦门聚会参加者被山东烟台警方无任何法律手续突然带走,送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时全国各地的多位聚会参加者遭到传唤、拘留或审讯,常玮平在陕西宝鸡遭10天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个月后,许志永被北京警方带走送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没有参会的李翘楚,仅因为她是许志永的女友,也被送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20年6月,李翘楚和其他被指监的三人被取保候审,但丁家喜和许志永被毫无管辖权的山东省临沂市检察院正式批准逮捕,被送往偏远的临沭县看守所继续秘密羁押。常玮平则于2020年10月因视频公布自己10天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受的酷刑,第二次被宝鸡警方带走并再次送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也因公布自己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的遭遇于2020年11月遭北京警方无手续突然传唤被噤声。2020年的12月26日,因为2019年12月的一次朋友聚会,三人被失踪,一人被软禁在家,八人次被送往与世隔绝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20年1月,丁家喜和许志永终于在13个月和11个月的秘密羁押之后得以视频会见律师。但律师都被迫签署保密协议,禁止复制案件卷宗,不许与任何人讨论案件细节,不许接受媒体采访,或公开谈论这两个案件。丁家喜和许志永向律师讲述了他们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受的酷刑,包括但不限于被长期剥夺睡眠、大音量噪音骚扰、被紧紧绑在铁制 “老虎凳 “上审讯数周、限制食物和饮水、长时间固定姿势不准动、看不到阳光、禁止洗澡、刷牙、换衣服等。以及他们在临沭县看守所遭受的挨饿,卫生恶劣,没有热水和没有纸笔书报等物质上和精神上的虐待。2020年2月,李翘楚因为曝光许志永酷刑和揭露临沭县看守所的一个馒头和高价卖物的贪污行为,被毫无管辖权的临沂警方从北京带走,毫无理由地羁押在临沂市看守所至今。常玮平第二次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及秘密羁押11个月后得见律师,也向律师讲述了他遭受的残忍酷刑,并讲述了他被警察逼迫照着事先由警察拟定的稿子做笔录,指控丁家喜和许志永的遭遇。

许志永和丁家喜在2012年相遇,并在2012-2013年期间共同领导了中国新公民运动。他们呼吁中国公民践行国际人权公约和中国宪法中规定的公民权利,倡导自由、公义和爱。他们推广非暴力抗争的理论和实践,鼓励公民根据中国宪法保护的公民权利,在日常生活中建立联络,积极对抗社会上的不公和不义。

然而,许志永和丁家喜的和平且合法的活动给他们分别带来了四年和三年半的牢狱之灾,从2013年到2017年,他们被中共当局以莫须有的 “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 “送进监狱。 当局用来指控他们的具体“犯罪活动”主要是为争取教育平权以及要求政府高级官员公示家庭财产而进行的和平请愿。

2017年服刑期满出狱后,许志永和丁家喜两人恢复了他们的人权活动,继续倡导和维护公民权利。他们与全国各地有相同愿望的公民见面,商讨如何推动公民社会的发展。但他们的私人社交聚会受到了当局的监控。当局为了阻止他们推动中国的公民社会建设,用黑社会的手段将他们绑架失踪,并用酷刑逼供的方式,制造非法证据,无中生有地制造所谓的颠覆国家政权案。

2020年8月5日,丁家喜和许志永被起诉到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律师被逼签署保密协议,不让公布起诉书。在起诉书通过非正式渠道获得并最终公布后,丁许”颠覆国家政权罪 “的所谓证据令人震惊: 1)两个随意贴上标签,但并不存在的所谓 “非法组织”—新公民运动和公民运动;2)一个由丁许住在美国的朋友运营而丁许从未参与运营的网站—中国公民运动网;3)纪录片导演陈家坪正在拍摄的一个关于许志永的纪录片;4)许志永撰写的文章《人民的国家》、《公民倡议:竞选2021》、《非暴力》、《美好中国》等;5)许志永和丁家喜通过网络参与的非暴力运动讲座;6)许志永和丁家喜参加的两次与朋友的私人聚会—2018年9月在烟台和2019年12月在厦门。

丁家喜和许志永的所有权利倡导活动完全是以中国宪法和国际人权公约为准绳,以中国的法律为依据,通过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方式促进社会的进步和改良,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把中国变得更加美好,让民主和自由在中国真正得以实现。可是中共当局却用尽各种违反中国宪法和法律,包括违反他们自己制定的看守所条例的手段,对丁家喜许志永,同时对常玮平,对李翘楚进行迫害。

起诉书公布前,因为律师不许透露案情,我对1226厦门聚会是否是冤案一直没有直接发表看法,但是现在根据这两份无耻的起诉书,根据我们目前收到的各个证人证言,我可以理直气壮地向任何人说这是一起彻头彻尾的冤案,假案和错案,完全是由一群利欲熏心,杀良冒功的人在背后一手操控的中国人权史上的又一场闹剧!

2020年12月初,中国政府发布白皮书称中国已经实现了全过程民主。从厦门聚会案哪里可以看到半点中国民主的迹象?一个民主的国家怎么会如此害怕公民社会建设?一个民主的国家怎么会把朋友聚会,纪录片,文章,网站,网络讲座及非暴力运动理念当做罪证去指控守法的公民?一个民主的国家怎么会对酷刑和虐待置若罔闻,一个民主的国家,律师的执业自由怎么可以随意剥夺,律师的执业证怎么可以随意吊销 ? 从厦门聚会案,我看到的分明是中国民主的完全缺失和中国人权状况的急剧恶化!中国政府宣称的所谓全过程民主是违背世界人权宣言的独裁,是残酷迫害民主人士的暴政!

中国政府应当停止谎言,纠正冤案,假案和错案,无罪释放丁家喜、许志永、常玮平、李翘楚!

罗胜春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丁家喜, 公民评论, 本站首发, 许志永.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