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飞:我所知道的九年义务教育

中国大陆政府从1986年提出“九年制义务教育”已35年多。究竟情况怎么样?相信是众说纷纭。官方会有一万条歌颂的理由,而经历过的家长、孩子又是怎样的体验呢?不得而知。我今天要给大家谈谈我听、看、了解到的义务教育(特别声明:我谈到的所有问题都与普通老师无关,相反,我还反对政府将教师当替罪羊的做法,比如,2013、2014年间,陴都区因为以前李春城时代筹建高新西区,掏空地方财政,结果以压低、克扣、延缓、停发教师工资等方式来补缺,由此引起老师的罢工示威的事件)。

1.几乎所有区县初中的一中,在实行九年义务教育后,都将国有改成私有,或是教育局参股的股份企业,成为创收的产业。为什么都是一中改制呢?一是利用一中良好的品牌,一是利用一中强大的师资。有此两项,即可保证生源,让股东利益最大化。这两项在改制中都没对之估价,更没记入股份,这也算是改制中最大的国有资产流失。通过改制,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向学生高收费了。考上的,学费(门槛费)少则上万,多则几万,而没考上的,那就惨了,学费由他们说了算。在此特别说明,这些改制投资教育的股东,99%的不是冲着支持教育事业而去,他们是权贵们摇钱树。

2.户口不在该校招生范围的,先通过该校的考试,再以成绩讨价还价。这价码各地不一,乱得就不知从何说起了。有个家住成都郫都犀浦的小朋友,在绵阳上私立小学,每学年花五万,到6年级毕业,要花30万。如果初高中正常升学,还得花至少40万。如果不能正常考上,那花费就不可控了。我问他父母是干什么工作的?他说做普通房屋装修的。该家长称,读私校钱是多了些,但没办法,竞争这么激烈。私校教学质量有保障,家长放心。

这花费固然不小,但与成都市区的花费比较,则是小巫见大巫。

成都先是小学1-6年级收费,小学升初中,又要交费。而有些不用考,所有同学可以直升初中的学校(主要乡下或不知名学校),2020年下学期郫都区也变了,说上初中,外地的都要暂住证,否则只能回户籍所在地读书。而要办暂住证,必须提前6月报备申请,否则快到升学时才来说办暂住证,一切来不及,孩子只能回老家读书或找关系。我调查的一个班,同学说他们直升应该50人,但因户口暂住证原因,班上一下只剩30多人了。政府那来的这么多招数一心只为管控老百姓?!

3.择班费。因学校对不同的班级、不同的老师重视程度不一样,学生家长在交了学校的门槛费或择校费后,接下来还要交择班费。此外还有择位费。这里面多少合法不合法的寻租空间,读者尽可以自己去猜想丶去发挥,只怕是想像力不足。

4.每天放了学,学校还会组织延时辅导,再向家长收费。2019年5、6月我调查这事,竟被强制传唤24小时(参考:暗访九年义务教育乱收费现象遭扣押24小时及多次骚扰经过 https://cmcn.org/archives/53898)。他们最后给我的回复是,有成都市教委文件为据,这延时辅导不强迫,是自愿的。但有学生披露,哪有什么自愿,都是被自愿。他们班就有两学生不参加延时辅导,长期被罚站,受歧视。有家长也说,以前学校中午有休息,课时也多点。现在中午不休息,课时再少一点,结果下午3点过就放学,你不参加,就要家长接。但家长这时没下班,没法接,只好让孩子参加。成都郊区的延时辅导收费,一般一个学期800-1000不等。温江有个学校,一个月收179元延时补课费,我不知道这咋算出来的?更有的学校,初三周六全天补课十多节课,每节课收取2元的费用。祖国啊,你连二元一节课都拿不出来吗?

这些应该都属于教育腐败,但他们可以干,你不能说。追踪真相的风险很大,调查的风险有多大,我们这些异见人士风险更高,对我们是二十四小时跟踪,用放大镜检视我们。

这不,我就屡屡中招,最近又被强制传唤(参见https://www.ipkmedia.com/%E9%99%88%E4%BA%91%E9%A3%9E%EF%BC%9A%E6%B6%89%E5%AB%8C%E7%8C%A5%E7%90%90%E7%BD%AA%EF%BC%8C%E9%99%88%E7%8A%AF%E4%BA%91%E9%A3%9E%E8%A2%AB%E5%BC%BA%E5%88%B6%E4%BC%A0%E5%94%A424%E5%B0%8F/)

5.利用放学后、周末、假期补课收费。也有的学生是在老师介绍的、朋友开的补课学校补课。这些补课,有的在老师家里,有的在老师租的房子里。有个私校还奇怪,统一补课不在自己教室里补,偏要到外面租的房子里进行。各地各科各时段收费标准则各不相同,可谓五花八门。

6.学生校服的收费。几年前,郫县一学校,学生校服每人收180一套,而教师工作服是80元一套。温江一学校校服甚至收1800元一套。

7.班里收班费,而且印卷纸、考题及辅导的材料都必须到老师指定的地方买。学校不同、班级不同,价格都不一样,一个学期有的200,有的500,有的没个准,包括各种杂费,反正没有了就催家长交。对了,有的学校,打扫教室卫生的用具,学生喝开水的费用,也得自己出。教室、学校绿化,也要同学带花及花盆到学校。我入狱前,一个学校三年级收了80元没有明目的杂费,我向小朋友要收据,头天还答应给我,第二天小朋友就说:"叔叔,你找别人吧,老师都知道了,我不敢给"。我马上知道我被跟踪了。

8.教师生日、教师节、过年,学生送的礼也是琳琅满目,少的几十上百,多的上千。家长请客送礼那就不用说了。敢不给的学生,可有苦头吃了,请问哪个家长敢开这个玩笑?

新闻说,一个上小学的孩子,因为功课多,补课多,每天学习到十一二点甚至凌晨一二点也是常事,有天补课到凌晨两点,孩子对妈妈说:"妈妈,我好累,我睡一下嘛。"妈妈心疼地说:"那你睡一下吧!"结果这一睡,就再没醒过来……

起初,打死我也不信这样的新闻。直到我釆访了一对小学五年级的双胞胎,我才知道这故事竟然是真的。

那两个孩子的父母在郫都区打工。几年前听信一个镇政府和开发商的宣传,买了他们的小产权房子,当时承诺两三年后转成大产权,就可以解决孩子户口,孩子读书就可以享受当地孩子同等待遇。可两三年后,政府、开发商一拖再拖,大产权就是办不下来。孩子在本镇读书要交五六万择校费,于是他们不得不到更偏远的镇交一二万择校费读书。每天由爷爷花两三个小时接送。每天有延时辅导,作业太多,加之孩子脑子、手脚慢,每天上学放学在公交车上做作业外,晚上还要学到十一二点,到深夜一二点也是常事。

孩子的爷爷说,他们马上小学毕业了,读初中又要面对择校费问题。也不知道要交多少?还交得起不?他们是外地农民,一点说不起话。

我所住的镇,有七个九年义务教育学校,其中有三个是私立的。我不禁要问,七个有三个私立,国家有多大教育经费的漏洞?更不要说其他四个公立学校因教育经费不足,老师们也千方百计地向家长伸手。看看我们援助其他国家,动辄几拾亿,上百亿。看看非洲学生在中国大陆校园的待遇。我还能说什么呢?

本文发布在 本站首发, 陈云飞.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