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公民纪事

刘水:9月5日国保传唤记

当日被传唤,至晚23时许,广州市海珠区华洲派出所技术室。在采集我的虹膜过程中,电脑出现故障。我站在技术室门口吸烟。警察张雷(山东人,四十多岁,大学毕业从警)在侧,也点燃一支香烟。 此前,我问他是所长吗?他自称是跑腿的小警察。他应是派出所内勤警察。 下午4时许,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谢文飞:中秋节“慰问团”来访记

2019年9月12日下午三点多钟,我接到电话,市公安局要来我家里“慰问”,我再三拒绝,他们坚持要来,说是来看望我生病的母亲,这样有利于我们“长期打交道”。 市、县两级“慰问团”四人晚上六点半之前到我家的,七点钟送走。本来在我家里我不想当着父母的面发火的,但我没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关于改变两位大学校长死刑判决的紧急呼吁——海外学者致维吾尔自治区当局的公开信

中国维吾尔自治区高等法院并自治区党委、政府: 我们惊悉原新疆大学校长塔西甫拉提·特依拜(Tashpolat Tiyip)和新疆医科大学原校长哈木拉提·乌普尔(Halmurat Ghopur)被判死刑(大赦国际消息说,两人被判死缓后目前面临实际执行。也有其他消息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牟传珩:就70周年大阅兵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习近平先生: 中共官方8月29日正式宣布,将在10月1日举行中共建政70周年大会,届时会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史上最大规模阅兵式。然而, 眼下,中国经济大幅滑坡,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加之,中美贸易战导致经济进一步恶化,台湾拒“统一”,香港反“送中”,国际社会围堵不守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关于司法局官员要求到律师住所访问的严正声明

近期各地律师陆续收到当地司法局官员要求到家中访问的要求,虽然各律师婉言谢绝,但官员表示此为上级的要求,一定要到律师家中拜访不得拒绝。据悉多地官员和律师见面时多次向律师提出侵害言论自由的非法要求。作为中国律师的一员,作为懂法的一名公民,现声明如下: 行政行为法不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唐荆陵被失踪事件的声明

近来郭飞雄被驱赶、唐荆陵律师被失踪绝非孤立事件,联系到近期国内各地陆续出现大量法轮功学员被抓捕情况的发生,可以预计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2019年9月维稳全面升级或将不期而至!不排除会有大量异议人士面临被非法骚扰、被恐吓、被旅游、被上岗、被失踪、被以各种方式维稳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唐荆陵 | 发表评论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 关于余文生案的声明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余文生,代理多起人权类案件,仅因行使公民建议的宪法权利,建议修改宪法相关条款,建议改变现行的国家领导人产生方式,即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抓捕、起诉、审判。 除了对其行使宪法权利的打压这一根本性目的的反法治和反正义之外,对余文生律师的追诉过程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朱承志案庭审情况

作为家属,我旁听了今天在苏州市吴中区法院开庭审理的朱承志被指控寻衅滋事一案。庭从下午一点半开始到五点半结束。 对于法庭和公诉人的询问。朱承志均不予回答。朱承志说,我要看到的是把2018年4月29日因我祭奠林昭过程中把我以寻衅滋事罪名囚禁至今的那些违法乱纪的人,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民营企业家的命运难道是“家破人亡”“兔死狐悲”?——重庆李怀庆被控“煽颠罪”妻子包艳为夫呼吁

 拘捕,查封,失踪,恐吓,威胁,逼迫……这一连串想也没想到的厄运,竟然在2018年1月31日的下午,猝不及防地临到重庆市民营企业家李怀庆和家人以及员工的头上—— 我是李怀庆(生于1966年,现年53岁)的妻子包艳,我们一家三口原本有一个温馨甜蜜的小家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徐永海:近日看望了王连禧带去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

(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家庭教会)徐永海 8月9日我到了海淀区周家巷的金山养老院,去看望了王连禧,带去了孙立勇、周封锁的爱心。 1、王连禧曾是六四中的死刑犯,因智力低下命才保住,但却在狱中度过了18年 王连禧曾是个死刑犯,在1989年新华社北京6月17日电曾说到: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徐永海 | 发表评论

福建屏南奇案—-陆惠平一家三口被控生产经营罪二审宣判通报

陆惠平一家三口因保护农田灌溉水源却遭屏南当局构陷破坏生产经营罪案自进入二审以来,宁德中院从一开始的合议庭决定不开庭审理,在纪中久、林洪楠、卓武、任全牛律师的一再申请和抗争下,分别进行了听取辩护意见、庭前会议和维期一天半的二审开庭审理。 2019年8月16日上午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关于李金星律师被吊照联署声明

中国维权律师李金星于2019年7月22日收到山东司法厅的行政处罚通知书,指其微博发表了不当言论,诋毁司法机关,挑动对共产党的不满,因此其律师执业证将会被吊销。2019年8月6日,李金星律师被吊照的听证会于山东律协举行。同日晚上,李律师收到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其律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回顾历史、还原真相:关于西山煤电集团农民合同制工人被侵权和维权过程的调查报告

(授权中国公民运动网发布) 山西省西山煤电集团农民合同制矿工,从2007年开始维权,迄今整整12个年头了!最初有1000多矿工参加维权,很多人由于被打压、由于看不到任何希望而退出,有些人已经死亡,到现在还有434人在苦苦坚持。他们的维权之路可谓充满艰辛而一无所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李爱杰:我被亲人毒打过程及声明书

各位亲爱的朋友们: 万分感谢各界、各位朋友在我经历亲人对我的伤害时你们对我的关心、牵挂和支持!感谢好心的朋友为我发帖、呼吁、声援!危难中,你们再次让我体会到了亲人般的温暖,你们不是亲人却胜过我的亲人! 我的被打表面上看是因为拒绝了家人的无理要求:“让我和张海涛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邹佩夫:参与学运——“忆”海拾遗三

八九年初夏,由北京开始的高校学运席卷中华大地,从而带动中学生、工人、市民踊跃参加。反官倒,反贪污,新闻自由是初期的诉求,明确而不激进。我所在的湘潭大学,同样卷入其中。 在中央上层态度不明朗的情况下,我作为学校纠察队副队长兼武术教练,在学校当局安排下,承担学生游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文东海律师:我遭约谈的情况通报

2017年9月29日上午,长沙市雨花区洞井派出所教导员王楚和盛志贵打电话说要和我见面,我当时正好在派出所附近办事,且他们此前也约了多次,也就同意了,并在附近罗曼咖啡店喝茶,见面后,互相看了工作证,开始正题,他们派出所户籍警吴姓警察和另一名女警竟然趁这个空档以调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秦晖:律己的理想与律人的“理想”

我不能赞成那种意在肯定上山下乡运动的“青春无悔”之说。姑且不说强制动员下的上山下乡运动中绝大多数知青对于并非自己选择的安排只有抱怨与否的问题,没有“后悔”与否的问题,也不说知青运动在成就了一些人的同时毁掉了多得多的人。我只想指出两点: 靠外力维持的理想崩盘 首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张国庆:王蓉文是宽窄巷子的好公民

成都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拼叠而成的宽窄巷子,是北方胡同文化和建筑风格在南方的孤本,外地朋友来成都,我都会把他们带到这里来逛逛,比起武侯祠纯粹的人造景观——锦里,古色古香的宽窄巷子更能代表老成都的底片,但每次走到井巷子的一座建筑前,我都会驻足良久,给随行的朋友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

李承鹏:台湾的主人

我流窜台湾,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我两眼放光,因为又发现一件好玩的事情:每天傍晚七点左右,我住的小酒店旁边那个巷口就会准时涌出不少男女,拎着制式相近的袋子站在路边,秩序井然、蔚成建制,仿佛在等待一件重大的事……等我吃完便当返回街口,人们退潮般忽又不见了。训练有素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纪事, 公民评论 | 发表评论

李海:落泪,为我的朋友刘晓波

那个晚上,他暴死在见不到天日的囚禁中,至死也未能被许可来到太阳底下,也没有呼吸到哪怕一口自由的空气。 他的死,其猝然而至与出人意料、其悲惨和恐怖、其草率而无情的了结,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冲击。 他在漫长的囚禁中,究竟经历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此前的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纪事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