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红波:我与寻衅滋事的蔡伟

5年前的今天我们决定在一起,而今距离4月19日我们因涉嫌“寻衅滋事”被蒙面带走也整整4个月123天了,主要是因为蔡伟与陈玫从2018年开始在Github幵放平台上搭建”端点星”,用去中心化的方式备份微信、微博等中国公共平台上被刪除的社会热点话题文章;此外,为了给端点星的关注者建立一个可以自由发言而不被审查删帖的平台,他们又搭建了2049BBS (端点星小项目之一,现已被关闭),希望打造一個“自由人的精神角落, 一 个无需手机号和邮箱即可发言的论坛”,论坛话题从文学、音乐、电影到学术文章、时事政治等。

我从5月13日取保至今一直闭口不谈我们遭遇的一切,寄希望于他们口中的“只有配合我们工作,才能为蔡伟争取一个好结果”、“我们依法治国也以德治国”、“我们主要是要挽救他”、“虽然司法程序不合法,但我们对他有按一套严格规定的程序进行处理,结果一定是公正的,要相信党相信社会主义法律”、“要抱有信心,案情在朝最好的方向发展,不是非得要他坐牢,我们在帮助他尽量不走到法院那一步”……,也惶恐于他们说的“你出去说只会害了蔡伟”、“跟我们打交道多了要懂得先保护好你自己,争取顺利截保”……于是,每天都盼啊盼,希望等到他被释放的那一刻。

但,我和蔡伟的家人显然都太天真了,如今,这世上的很多事不是闭口不谈闭眼不看就能自然而然得到公正解决,正义也常常会缺席。就像我们等来的不是蔡伟和陈玫的无罪释放,而是6月12日他们在结束漫长的55天“指定住所监视居住”(秘密关押)后被正式批捕,且于当天直接被官方违规指派2名法援律师,导致我们家人早在4月便为蔡伟聘请的李国蓓律师始终无法会见蔡伟、介入案件,为此,我和蔡伟父亲多次向办案民警要求变更律师但均沟通无果,可以说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8月6日,案件已经被正式移交检察院。

虽然我知道发出这些文字后可能会再次被带走,面临不知道什么罪名的指控、失去工作、家人忧惧……但我又如何能无动于衷,如何能相信蔡伟陈玫在办案程序违法违规、律师无从介入的情况下有一个公正的结果?蔡伟每在看守所度过一天,我便心如刀绞一天,我想不通什么样的国家会因他做的这些事将一个人送进监狱、毁掉他刚刚幵始的职业和人生?又是什么样的国家直接为嫌疑人指派律师致使真正维护他权益的律师无从介入案件(不管他有多么的罪大恶极)?我相信这些不是21世纪的法治中国会发生的事,正因如此,蔡伟父亲8月12日向北京市朝阳区监察委员会提请《监察控告申请书》,控告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分管刑事副局长、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第八检察部负责人滥用职权,以希望蔡伟能得到法律公正对待的结果,
但至今还未收到回复。

我知道家人朋友对我安全的担心,但我今天在朋友圈告诉我的家人朋友们蔡伟正在遭遇的一切。也主要是想打开自己的心结,不再因为这件事不断否定自己否定蔡伟,勇敢面对而非逃避,也希望蔡伟家人能理解蔡伟、不因儿子进了看守所而感到羞愧,一同为他争取他该有的权利。蔡伟还是我们原来的蔡伟,那个简单、纯粹的孩子。

虽然蔡伟暂时无法听到,但在我们在一起5周年的今天我还是想对你说,“与你在一起从不后悔,即便知道今天的结果回到5年前的今天我还是会选择在一起”,希望再见到你的那一天再告诉你一遍。

2020.08.20

唐红波

转自:中国数字时代

本文发布在 公民纪事,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