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20年4月20日-4月26日)

编者:至本周末,由武汉肺炎病毒造成的全球死亡人数已经超过20万,而疫情还远没有结束。疫情给世界经济、社会秩序甚至是政治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澳大利亚和美国等国讨论就新冠疫情大流行展开国际调查,在欧洲疫情重灾区之一的意大利, “向中国政府集体诉讼索赔”连署网站计划在6月诉诸法律行动,该行动的负责人表示,根据国际健康规约,任何国家发生重大流行病疫情,必须在24小时内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中国政府没有做到这一点,因此中国当局该负的责任非常明确。

疫情之下,中共并未放松对公民基本人权的侵害尤其是对人权活动人士的迫害。

中国709事件维权律师王全璋于4月5日出狱后,当局称因为监狱疫情需先至家乡济南“隔离”,然而“隔离”期满仍无法返京与家人团聚。友人前往济南看望被阻挠、监控。本周日,王全璋远在北京的妻子李文足因急性阑尾炎住院等待手术,得知消息的王全璋紧急打车准备回北京照顾妻子却被警察拦截而无法成行。将无罪的公民构陷入狱,刑满后仍被限制种种自由,并违法阻止其与家人团聚,这样的政治迫害在中国并非个案。

中国的民主人权事业正陷入40年来前所未有的低谷,而正是一代又一代的民主志士用自己的自由乃至鲜血和生命为我们筑就了一条永无止息的道路,致力于构建公民社会和推动民主事业的自由战士们,只有踏着泥泞往前走,别无他途。正如已累计被囚禁长达20余年如今仍在狱中的民主前辈胡石根先生所言: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

本周中国公民运动网重点关注的人权案例包括:

一、1226公民案发生已经4个月,被跨省抓捕的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及随后遭到抓捕的许志永和其女友李翘楚、为许志永拍摄纪录片的陈家坪仍未获律师会见。而所谓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是在没有任何法律保障的情况下,中共可以让公民凭空消失六个月,被单独监禁,没有任何机制和途径进行司法救济,外界不知羁押场所,这是比刑事拘留和逮捕更为严厉、更加可怕的羁押措施。

戴振亚被羁押逾百日 律师会见再次遭拒

福建公民戴振亚自2019年12月26日被抓捕后,家人从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更不知人被关押在哪里。近日家属收到由警方拍照的家书,这是自戴振亚被抓捕后家人获得的唯一直接的信息。然而律师再次要求会见戴振亚时却再次遭到拒绝。

事件回顾: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及李英俊于2019年12月26日突然被山东警方跨省抓捕,其后全国各地对律师和公民展开了大规模的拘留及传唤,多名公民、律师因而展开逃亡,包括新公民运动的发起人许志永。公益律师常瑋平亦于1月12日于西安被捕。其后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和常玮平均被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后常玮平被取保候审)此次抓捕疑为针对2019年12月初在厦门的一次公民聚会,聚会者讨论时政和中国未来,分享推动公民社会建设的经验。

2020年2月15日许志永在广东被抓捕;当天深夜(2月16日凌晨)其女友李翘楚在北京被警方带走,居所再次被查抄。警察口头告知许志永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没有准确消息。

3月初,为许志永拍摄纪录片的导演陈家坪被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居所遭到搜查,有关许志记的视讯资料被搜查一空。

目前为止,上述被羁押人员无一获准律师会见,被关押地点未知,家属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

详细内容:1226公民案:戴振亚被羁押逾百日 律师会见再次遭拒

二、中共在疫情期间,钳制公民言论自由,压制、迫害批评和反对的声音。因发布涉疫情信息,原南京大学教授郭泉、湖南牧师赵怀国、北科大退休教师陈兆志已被逮捕;90后志愿者蔡伟、陈玫和小唐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失踪近两个月的公民记者李泽华虽然获释,但较他更早失踪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仍没有进一步消息。在人权捍卫者的一份不完全统计中,仅在2020年1月1日至3月26日期间,中国至少有897起因在网上发表疫情信息而遭到警方处罚的案例。

因转发疫情信息 北科大退休教师陈兆志已被逮捕

北京科技大学退休教师陈兆志在被关押一个多月后,已于4月17日被海淀区检察院批准逮捕,其涉嫌罪名由刑事拘留时的“编造、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变更为“寻衅滋事罪”。委托律师近日前往海淀区看守所会见了陈兆志。陈兆志的疫情言论包括“武汉病毒不是中国病毒,是中共病毒”等,他认为这是中共在对他进行政治迫害和侵害言论自由,因此拒绝在审讯笔录上签字。

现被羁押在海淀区看守所的陈兆志,患有老年痴呆、脑梗、高血压等病症。

因转发疫情信息 北科大退休教师陈兆志已被逮捕

北京3名90后疫情志愿者被警方带走 已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在北京工作的公益志愿者蔡伟、陈玫和蔡伟女友小唐三人于2020年4月19日同时失去联系。4月23日蔡伟及女友小唐的家属陆续收到北京市公安局朝阳分局的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通知书内容中蔡伟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为由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女友小唐则被以涉嫌寻衅滋事、包庇罪为由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蔡伟和陈玫是“端点星”网站的志愿者,武汉病毒疫情爆发时,该网站对疫情相关文章备份,并发布疫情动态,保存了疫情记录。

详细内容:北京3名90后疫情志愿者被警方带走 已实施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失踪公民记者李泽华突然现身

2月26日,公民记者李泽华前往武汉病毒研究所,而后遭到公安追捕。消失了近两个月的李泽华突然现身,他在预先录制的视频里表示自己已经回到老家。在消失的五十六天里,李泽华经历了什么?

当夜被以涉嫌扰乱公众秩序传唤,在一系列的办案流程包括录指纹、采集DNA、脚印收集等之后,被带到询问室,24小时之内被多位警察多次轮番问话。随后在没有任何电子设备和守卫看守下在一家酒店“隔离医疗观察”16天。3月14日早晨再被送往老家的隔离点,直到3月28日与家人团聚。

李泽华用一句话概括被“隔离”的日子:“世界似乎已经不一样了”。

详细内容:失踪公民记者李泽华突然现身

三、公民因权利被公权侵害而信访维权,成为中国特殊的一个群体——访民。一旦被烙了这个印记,就意味着上了中共的“黑名单”,出行受阻,随时处在被监控状态。因为不放弃自己的权利,诉求不仅得不到合理解决,反而受到更大的伤害。大多数长期信访的访民,几乎无一例外地遭受过软禁、绑架、关黑监狱、拘留、劳教、判刑等迫害。

湖北李树南夫妇因上访维权被起诉至法院

2019年9月6日,湖北省荆州市监利县访民李树南、陈呈香夫妇被监利县警方在家中带走后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于监利县看守所。案件已移交法院审理。案卷中指控他们夫妇敲诈政府,不孝敬老人等等。

因上访维权,李树南夫妇承包的鱼塘遭人为破坏,承包合同被单方废止,直接经济损失达60多万元。数次被行政拘留和刑事拘留,在没有劳动教养决定书的情况下被宣布劳动教养。2013年12月荆州市政府在没有进行任何协调处理之下,终结了李树南夫妇的信访事项。李树南夫妇坚持进京上访,2019年李树南听信政府安排在家等着解决问题,岂料被逮捕关押。

详细内容:湖北李树南夫妇因上访维权被起诉至法院

四、虽然中国《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任何组织或个人不得干扰、阻挠新闻机构及其新闻记者合法的采访活动。”但是,在“稳定压例一切”的大背景下,记者的工作环境越来越恶劣。一方面地方保护使得出现问题采取“瞒、骗”手段掩盖真相;另一方面“媒体姓党”令调查记者完全没有了生存空间。

“4儿童被埋”采访记者遭殴打 手机被刷机

2020年4月18日,河南原阳县一处施工现场由于违规操作及无证施工,造成4名儿童被意外压埋身亡。这起悲剧引起媒体对疫情后复工复产安全防护及监管的质疑。有媒体记者在随后的追踪采访中被不明身份人殴打,手机被刷机清空包括通信录在内的所有内容。

在无国界记者组织最新发布的全球新闻自由度排名报告中,中国新闻自由度在180个国家中排名列倒数第四,中国同时也是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有至少100名记者及博主遭到关押。尤其是新冠肺炎疫情初期,由于中共钳制公民言论自由、扼杀新闻自由,隐瞒疫情,导致疫情在中国肆虐,最终祸及全球。

详细内容:“4儿童被埋”采访记者遭殴打 手机被刷机

五、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施行后,由于“政权安全第一,稳定压倒一切!”的国策至上,为了稳固政权,中共维稳部门仍广泛罗织“精神病”人,将大量的执着维权者投入精神病院整治。这些人一旦被定为精神病,就意味着他们的人身自由、言论自由及财产权利都会被剥夺。

中国被精神病人数调查

​中共治下,“被精神病”成为其惯用的维稳手段,官方将不便治罪的维权者污名为“精神病患者”,以貌似“合法”的方式强行收押迫害。中共政权最为看重的自己的政权稳定,他们因此制定了“稳定压倒一切!”的基本国策。“稳定压倒一切”维稳就要压倒人权、法治、人性良知,公民一旦执着于维权或发表不同政见,维稳部门就会不择手段予以打击、稳控,这当中就包括将不同政见者、正常信访人强制关进精神病院。

据《民生观察》网多年统计,中国除西藏外,各省市都有被精神病的大量案例。另据众多被精神病人反映,他们在被精神病关押期间,同一医院内有多人也是被精神病者,这些被精神病人思维正常,逻辑清晰,仅仅因为发表不同政见或上访维权,就被维稳当局以“精神偏执”为由,强制送进精神病院关押、整治。中国有3185个市县,基本上每个市县都会有一家以上的被精神病院,仅保守估算,中国每年被精神病人数将不低于六千余人。中共1949年建政至今已70余年,累计制造的被精神病人约有40余万人甚至更多。

详细内容:中国被精神病人数调查

六、人权律师唐吉田、刘巍被吊销律师执业证已经十年。2010年4月30日,唐吉田和刘巍两位律师被吊照事件被认为是中共对公民维权运动的中坚力量人权律师全面打压的开始。随后,在网传的茉莉花运动期间中共开启了针对人权活动人士普遍的酷刑、强迫失踪、认罪等迫害模式,并在709大抓捕中达到一个高潮。近几年来,人权律师群体首当其冲,从行业处罚、吊照开始,随着人权状况的恶化,在人权倒退、法治不彰的时代,人权律师们在拼力固守着法律的底线,不让贪婪的权力继续肆意将法治的堤岸冲毁。

今天,仍有包括余文生在内的一批人权律师被构陷入狱遭到非法羁押和审判。

卢思位因代理陈家鸿律师涉“煽颠罪”一案受行业处分

4月24日,由成都市律协惩诫监督委员会下达了对卢思位律师的行业处分决定书,对卢思位律师给予行业训诫的纪律处分。其理由是代理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广西律师陈家鸿案违规。成都市律协以“陈家鸿并未与卢思位前后执业的律所签订委托辩护合同,律所也未向卢思位开具会见嫌疑人的专用手续”认定卢思位违规。

自陈家鸿被抓捕后,多位关注此案的律师受到约谈威胁,组成陈家鸿案辩护及顾问团的覃永沛律师目前也被关押中,刚出狱不久的维权人士王默疑因介入陈家鸿一案于2019年5月14日被抓捕关押至今。卢思位律师也受到律协警告威胁要求其退出代理此案。

详细内容:卢思位因代理陈家鸿律师涉“煽颠罪”一案受行业处分

野渡:同道——纪念唐吉田、刘巍吊证十周年

2010年4月30日,北京市司法局以“扰乱法庭秩序”为由吊销唐吉田、刘巍的律师执业执照。这是对作为公民维权运动的中坚力量人权律师全面打击的开始。吊销律师执业执照,也仅仅是暴风雨的前奏。2011年2月,体制终于不再掩饰自己从不吝于摧毁所有动摇其统治行为的意图,作家、律师、记者、人权捍卫者、维权公民陆续被“预防性”抓捕、被失踪,这场茉莉花大抓捕,涉及人数至少上千人。当年年底,体制通过了《刑事诉讼法修订案》,其中包括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等条款。

详细内容:野渡:同道——纪念唐吉田、刘巍吊证十周年

声明:强烈谴责迫害余文生律师的徐州当局

2018年2月19日余文生律师被北京警方抓捕,后转江苏省徐州市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逮捕和侦查。同年7月19日徐州市检察院对余文生审查起诉,2019年2月1日徐州市检察院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罪向徐州中院提起公诉,2019年5月9日,徐州市中级法院秘密开庭审理余文生案。

截止本声明发明时,余文生律师已失去自由850天,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直不判不放。我们认为,余文生提出修改《宪法》建议是行使公民基本权利的行为,当局应当马上停止这种严重的政治迫害行为。

详细内容:声明:强烈谴责迫害余文生律师的徐州当局

七、新疆、西藏因为宗教信仰成为人权受害的重灾区,一旦获罪往往被处以更严厉的重刑。由于地域、信息等多方面因素,他们受到大陆人权活动人士的关注极少。尤其在新疆,因宗教信仰全家获罪或受株连被关押的例子很普遍。“新疆再教育营”暴光后,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令新疆的人权状况似有缓解,但人权普遍受侵害现象仍然非常严重。

新疆哈萨克族一家三口因坚持信仰被重判

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古来夏表示“小妹巴给拉.奥拉白,大妹妹巴合提古丽,吾力拜依和哥哥迪力夏提.吾力拜依在2018 年3月被警察抓走,直到6月警察口头通知家属说我的小妹妹被判了15年有期徒刑,大妹妹被判了19年有期徒刑,哥哥被判了25年有期徒刑。警察没有给家属任何正式的文件或者法院判决书,也没有说明他们到底犯了什么罪。甚至不让家属询问他们在哪个监狱。

现年58岁的迪力夏提,先后在新疆《伊犁日报社》、《奎屯日报》从事记者、翻译及文学总编辑等工作。2016年他从哈萨克回国,两年后和两个妹妹被捕。迪力夏提兄妹三人被捕后被羁押在政治再教育营,当时整个新疆羁押着一百多万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直到2018年下半年,因受到国际社会压力,中国新疆当局释放一部分穆斯林,更多的被羁押者被判刑入狱。

详细内容:新疆哈萨克族一家三口因坚持信仰被重判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