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公民记者李泽华突然现身

在武汉消失了近两个月的公民记者李泽华突然现身。他在预先录制的视频里表示自己已经回到老家。本台记者与李泽华取得了联系。李泽华真的安全了吗?他的自白视频里透漏了哪些信息?

公民记者李泽华于今年2月26日晚间直播被武汉公安带走后,消失了近两个月。

4月22日,李泽华突然在社交媒体油管上传了一段六分钟视频报平安,并解释自己这段时间被公安询问、隔离,已平安跟家人团聚。

李泽华22日以通信软件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我目前已经安全”。他简短向本台记者表示,”谢谢之前的(报导)内容”,但受访还”暂时不行”。

李泽华的三位朋友也告诉本台,已分别收到他报平安的讯息,其中两位朋友在3月15日已经收到李泽华的短信,时间点与李泽华自述被武汉卫健委送回老家的时间相符。

消失的五十六天,李泽华经历了什么?

25岁的李泽华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今年一月底他辞去央视频道美食节目主持人的工作后,独自进入已封城的武汉。他以公民记者身分探访武汉小区、火葬场的真实情况,制作成视频在油管上发布。

2月26日,李泽华前往武汉病毒研究所,而后遭到公安追捕。

根据李泽华在视频里的自述,公安跟着他回到住处,在门外对峙了三小时。最后,公安找来李泽华的两个朋友,李泽华开门、交出手机,跟公安到武汉青山区的派出所。

李泽华:”于当天11点52分进入办案区,在一系列的办案流程包括录指纹、采集DNA、脚印收集等之后,我进入到了询问室,传唤我的名义为涉嫌扰乱公众秩序。在二十四小时之内,我坐在这张铁凳子之上,和很多位来询问我的警官交流了多次。”

央视前主持人、公民记者李泽华(记者唐家婕提供)

央视前主持人、公民记者李泽华(记者唐家婕提供)

隔离生活无电子设备、有三餐、有守卫、有新闻联播

二十四小时后,派出所长告知李泽华决定对他”不作处理”,但考虑到他曾到疫情敏感区域,需要进行”隔离医疗观察”。期间,派出所长委托李泽华的朋友暂时保管所有电子设备。

李泽华描述在隔离酒店里16天的生活:”期间,一日有三餐,安全有守卫,每天都能看新闻联播。”

3月14日早晨,李泽华自述在武汉青山区卫健委一行七人,以及一辆跟随的黑色轿车陪同下,将他送往老家的隔离点,直到3月28日,与家人团聚。

镜头前,李泽华表明影片录制日期是4月16日,指过去一个多月时间以来,对他来说”世界似乎已经不一样了”。他说目前正在筹划今年的发展,感谢所有照顾和关心他的人,愿疫情下所有受难的人能早日安康。

李泽华说自己在隔离期间有很多思绪,在视频最后留下16个字,”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李泽华最新视频透露的三个细节

李泽华的自白视频留下了一些细节,引发讨论。

首先,与李泽华过去主要发表在海外社媒平台油管Youtube、推特的视频不同,这段最新的视频,李泽华早了两个多小时先放在中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而后才放到Youtube与推特。影片上传八小时内,微博已经有超过二十万的观看数。许多网友涌入留言,”平安回家就好”。

不过,央视频道上,有李泽华的节目内容都已删除。

第二个让网友质疑的细节是,若仅为防疫管控隔离,为何要收走电子设备? 为何又有七人的大阵仗送李泽华返家呢?

旅美的中国人权律师滕彪以自身经验告诉本台: “ 隔离是为了防疫,收走电子设备、只能看新闻联播跟防疫没有关系。说白了,这就是一种剥夺自由的方法,跟被逮捕是一样的。我被抓的时候也是计算机、手机被收走。如果不给通信设备,显然不是单纯的隔离,这就是剥夺人身自由。”

第三个疑点是李泽华被带走的程序及被指控的”扰乱公共秩序罪”。

根据国际组织人权捍卫者网络(CHRD)统计,今年1月1日至3月26日之间,中国有至少897起因为在网上发表疫情信息而遭到警方处罚的案例,其中九成以上的罪名都是”扰乱公共秩序罪”,面临刑事拘留或消失。

另外两名在武汉消失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仍下落不明。本台尝试拨打陈秋实的手机,用户关机。

腾彪: “扰乱公共秩序罪也是一个口袋罪,在法律上是比较模糊的,中国官方用这种罪名对付维权人士、异议人士这是很常见的做法。法律上,在刑事拘留的时候给警察这种裁定权。但实际上,中国警察的权利是没有受到约束的,尤其涉及到政治、人权案件。警察的权利是非常大的,不给任何借口就把人失踪,在中国基本没有救济方法。”

腾彪还提到,武汉公安透过李泽华朋友请他开门、交管电子用品,也是一个很常见的手法。他说,李泽华突然希望保持低调有几种可能,或许有明令禁止、或有长期关押的心理阴影,也可能是 “他还没有完全自由”。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武汉疫情.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