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哈萨克族一家三口因坚持信仰被重判

新疆伊宁县有一家三口因坚持宗教信仰,被当局判刑15至25年。被判刑者的亲人表示,在海外媒体的关注下,她的家人之前还能去监狱见到两个妹妹,但是现在则不准探监。

新疆媒体人迪力夏提和他的儿子。(家属提供/记者乔龙)新疆媒体人迪力夏提和他的儿子。(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现旅居哈萨克斯坦的古来夏对本台说,她的二哥迪力夏提和两个妹妹被判刑后,在自由亚洲电台的关注下,迪力夏提的妻子于五个月前见到了丈夫,小妹妹巴给拉于一个月前获准其丈夫探监。但是最近,当局再度变卦:“我的小妹妹巴给拉.奥拉白,大妹妹巴合提古丽,吾力拜依和我的哥哥迪力夏提.吾力拜依,在2018 年3月被警察无缘无故抓走,一直到6月是没有任何音讯的。到了6月警察口头通知家属说我的小妹妹被判了15年有期徒刑,大妹妹被判了19年有期徒刑,哥哥被判了25年有期徒刑。警察没有给家属任何正式的文件或者法院判决书,也没有说明他们到底犯了什么罪。甚至不让家属询问他们在哪个监狱,也不让家属和他们相见或者通电话,只是每几个月让家属去警察局给他们交钱。”

新疆哈萨克族巴给拉.奥拉白(小妹)被判刑15年。(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新疆哈萨克族巴给拉.奥拉白(小妹)被判刑15年。(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媒体人被判25年两个妹妹被判15-19

现年58岁的迪力夏提,先后在新疆《伊犁日报社》、《奎屯日报》从事记者、翻译及文学总编辑等工作。他曾翻译《格兰特船长的女儿》等15本文学书籍,《自由》等30多本短篇小说以及3部电视剧。2016年,迪力夏提从哈萨克回国,两年后和两个妹妹被捕。

古来夏对本台说,本台报道后,虽然情况有所改善,当局准许探监。她说:“一直到去年11月份,自从您报道了这个案情后,警察允许我的嫂子和哥哥见了一次面。在一个月前(3月份),我的小妹夫和我妹妹两年以来第一次相见了,第一次被允许探监。我的哥哥和小妹妹被关押在奎屯市监狱,但是我的大妹妹被转移到了新源县监狱,大妹夫还没有被允许相见。”

全家三口被判刑家人不准探监

古来夏说,他的哥哥先后做过三次手术,身体虚弱,需要服用药物,但在监狱不但得不到应有的妥善治疗,而且从早到晚不停的工作。

迪力夏提兄妹三人被捕后被羁押在政治再教育营,当时整个新疆羁押着一百多万名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少数民族穆斯林。直到2018年下半年,因受到国际社会压力,中国新疆当局释放一部分穆斯林,更多的被羁押者被判刑入狱。

新疆哈萨克族巴合提古丽.吾力拜依(大妹)被判刑19年。(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新疆哈萨克族巴合提古丽.吾力拜依(大妹)被判刑19年。(家属提供/记者乔龙)

警察逼迫被囚者家人提出离婚

古来夏接着说,她的妹夫一个月前探监时,见到妹妹巴给拉目光呆滞,非常消瘦:“警察方面总是给我的两个妹夫施压让他们和我妹妹离婚。现在两个妹夫一边独自照顾小孩子,一边工作。我给奎屯市政府和警察局打电话询问我的哥哥妹妹因何罪被抓,接电话的人什么都不回答。我给中国驻哈萨克斯坦领事馆多次寄信询问,他们也不回答。我的家人,我的亲人是无罪无辜的,他们没有违反任何法律。”

已经取得哈国国籍的古来夏,在此请求中国政府尽快释放她的家人,还他们自由,并让他们到哈国与家人团聚。

一家7口草场禁牧补贴款被扣

另一位移居哈萨克斯的哈萨克人阿迪里别克说,他的父亲居住在乌鲁木齐市米东区一哈萨克乡,1997年,他的父亲承包了草场地16600亩:“还有这张由本村所有共产党员签字画押的证明书,这份是禁牧和草场责任书中有我们一家七口的名字,根据这个,政府会分发给我们一家七口人应有的草场补贴。2018至2019年,根据中国相关法律,政府停发了我们的草场地补贴。2017年为止,我们一直在领取补贴。2019两年停放的补贴金,按上一年补贴计算,总计为19万元”。

哈萨克人阿迪里别克说,他在新疆的父母亲全家草场补贴去年被停放。(视频截图/记者乔龙)

哈萨克人阿迪里别克说,他在新疆的父母亲全家草场补贴去年被停放。(视频截图/记者乔龙)

阿迪里别克说,当地村长和村委会擅自决定停发他父母亲一家七口人的草场补贴款,此举属于非法行为。他要求乌鲁木齐市政府就此展开调查,发还扣留的草场补贴款。

一家七口草场补贴款去年被停发

另外,已加入哈萨克斯坦国籍的阿戈卓力.热赫曼投诉说,他的父亲热赫曼.热赫木拜家住中国新疆托里县,从事教育工作31年,因身体欠佳退休,在托里县第二中学从事普通工作。2012年,父亲申请到了哈国绿卡。2017年7月25日,回中国后其护照、绿卡被没收,2018年2月被送入政治再教育营,11月获释。

阿戈卓力说,他父亲获释后被安排做保安工作,禁止其离开中国。他多次致电父亲,但是父亲在电话里只是回答“我很好,你们放心,以后再去哈国看你们。” 阿戈卓力说,他和母亲及全家人怀疑父亲在中国受到恐吓,因此不敢说出真相。

阿戈卓力和在哈国的母亲向联合国及国际人权组织发出求助,并希望媒体报道他父亲的遭遇,让全世界知道中国新疆托里县民众的苦难。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