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公民人物

「六四」无名英雄被遗忘 经长期囚禁出狱生活坎坷

2019年5月,孙立勇主编的「『六四』抗暴者法庭档案」出版,收集了108名「六四平民抗暴者」的法庭资料。(孙立勇提供) 2019年5月11日,旅居澳大利亚的六四抗暴者孙立勇。(吴亦桐提供) 「六四事件」30周年纪念日临近,各界举行的纪念活动接踵而来,当年的民主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专访:六四被抓第一人——高瑜

八九学运遭到北京当局镇压后,大量运动参与者或同情运动人士遭到逮捕审查。而在六四清场之前,知名记者高瑜便已经失去自由,由此也成为那场运动中首名被捕者。三十年过后,她向本台记者回忆那一段历史。 德国之声:您一直被视为是八九学运期间遭到逮捕的第一人。是否能为我们描述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从昔日改革者到今天的政治囚徒 鲍彤称今生“一事无成”

鲍彤是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最得力的助手,上世纪80年代辅助赵紫阳对中国政治经济体制改革进行顶层设计,提供重要改革路线图,也是因1989年“六四”事件被捕入狱的最高级别中共官员。 六四前夕,因其改革姿态和对天安门抗议学生的温和态度,赵紫阳失去当时中共最高领导人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六四前夕 北京人权捍卫者张宝成被构陷“涉枪”抓捕、抄家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5月28日零时许,北京人权捍卫者张宝成的居所被警方闯入,警方以张宝成“涉枪”为由实施抄家,随后将张宝成带走,目前张宝成被羁押何处尚不得知。 据远居在美国的张宝成的妻子刘珏帆消息:女儿接到张宝成用家里的座机打出的电话,他又被拘捕了,正在抄家,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张宝成 | 发表评论

专访:六四30年 民众看穿了政权

德国之声:89年的春天,有一个很大的抗议活动震动了中国。你那个时候24岁,在西安,自己也参加了这个运动。在你看来,这个运动是一个民主运动,学生运动,为了好一点生活条件的抗议,还是要得到更大的个人自由的抗议? 周勍:我觉得这个应该分不同层面来谈。学生基本上就还是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赵二军断言父亲名誉与六四皆平反不了因是“敌我矛盾”

1989年的5月17日,时任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决定在北京戒严,5月20日凌晨时任总理李鹏代表中共党中央和国务院正式宣布戒严,到了20日清晨5点赵紫阳亲自到广场慰问学生并留下一句“我们来得太晚了”,世人此时方悉这位总书记已失势落台,但根据当时身在北京的赵紫阳的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陈犯云飞遭遇成都个别法盲警察的耍流氓(寻衅滋事)

今日下午一点半左右,我还在午休(入狱四年遭酷刑及克扣生活折磨,出狱二个月身体仍未恢复),成都温江区两警察来我家将我叫醒,哄我到外面走走,谈点事。他们所谈之事是,问我转发的有关丁子霖教授接受6.4专访的视频是谁给我的,我又转发了那些人。我在问他以下问题后,他们回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709家属李文足:又搬家了

我家房东涨房租了,一下子就涨了1000块钱。难以承受之痛,只好另寻居所。 房子马上到期,所以,我们709四姐妹只能在山东五天,进行“李文足千里寻夫第2季”的活动,周五晚从济南赶回了北京。 709家属经历的逼迁,现在想起来还惊心动魄!倒是我没有直接吃到逼迁的苦头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王全璋 | 发表评论

李文足守候监狱数日仍无法会见王全璋

中国公民运动网报道:在709大抓捕中最后一名获刑的人权律师王全璋,被转押到山东省临沂监狱后,家人被以“会见室装修”为由仍被禁止会见。为了能够依法会见丈夫,5月20日以来,李文足等709的家属们守候在临沂监狱,通过各种交涉,仍无法成功会见王全璋。 在5月20日李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报道, 王全璋 | 发表评论

苏晓康:她从来没有撤离广场

我知道近几年蔡淑芳一直在流浪,最近又在网上见她说:今年亦不打算回港。几年前我说过:“许多人死在天安门广场,却也有人永远活在那里。”她就是一个。 二十世纪的历史,比先前的时代更需要目击和见证,因为太血腥。 我们被笼罩其下的这个时代,有一个血腥的起点,发生在众目睽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六四30年:被忽略的“六四抗暴者”

“六四”30年来第一本记录”六四抗暴者”群体的新书《六四抗暴者法庭档案》出版。该书的编者是旅居澳洲的民运人士孙立勇,由美国劳改基金会赞助,明镜出版社出版。 “六四抗暴者”指被当局冠以“六四暴徒”的群体。他们在89民运期间,在军队进城后,以及“六四”镇压前后,拦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刘晓波:六四遗产和人权运动

尽管,八九运动以惨烈的六四大屠杀结束,六四问题仍然是中共政权的禁区,但是,亡灵们的血并没有白流,失败所留下的多方面遗产,也并非全然是负面的,特别是政治方面的遗产,对十四年来的中国现实具有重大意义。 从反面讲,真实的政治权威必定拒绝暴力性强制而诉诸于道义合法性,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刘晓波,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蔡楚:蓝莲花,你还好吗?

 传说中的蓝莲花   南阿拉巴马大学湿地里的白睡莲,花较小,生长在浅水中。清晨含苞欲放,到中午怒放,旁晚闭合作酣睡状。据介绍,白睡莲开时,起初几天是白色,过几天变成粉红色。花期可达半个月。睡莲的根块富含淀粉,印第安人喜欢食用。蔡楚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许章润教授疑赴日治病受阻 70位日本学者连署要求复职

因批评政府而遭整肃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再遭打压,赴日本治病但遭官方拦阻,70位日本学者联名声援,致信清华大学要求恢复其教职。 曾一度传出患重病的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其近况外界所知不多,有消息指他受到威胁,被禁止对外发声。媒体人陈先生周四(23日)在朋友圈发布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六四30周年:通往自由香港的“黄雀行动”

一边是广东虎门荒凉的海岸边,一边是不夜城香港繁华的商业区旺角。吕京花自己也有些恍惚,怎么几个小时之内,她就从政治气氛一片肃杀的大陆逃到了安全的香港。 她从广东虎门出逃时,周围像是荒郊野外,零零散散地点缀着几座房子,灯光灰暗。天上戏剧性地下起了雨,她没打伞,在稀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时政博览 | 发表评论

六四30周年:极权主义转型之路 中共学到什么?

六四天安门血腥镇压踏入第30周年,中国政府的统治策略也产生了巨大转变。旅美的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滕彪针对中国极权主义转型进行了深入研究,他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分析,中国“高科技极权主义”不仅使民间动员难度增高,也威胁全球自由和民主体制。 滕彪曾长年在中国国内推动维权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陈光诚:李文足临沂寻夫的探监路

王全璋律师被中共绑架失踪1410多天了,虽然中共通过临沂监狱发通知说,他于4月29日被送到了临沂监狱,却以“会见室装修”为由,违法拒绝家属探视。在李文足与监狱多次电话交涉无果之后, 5月20日李文足、王全秀、王鞘岭、刘二敏和袁姗姗带着孩子赶往临沂,走上了探监之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王全璋,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李文足千里寻夫第2季:第一天 情况通报

临沂监狱办公室107室 上午10点,我和全秀姐在大楼外面被监狱警察查看身份证后,被带进监狱办公大楼大厅。大厅门口放着一个桌子,有两位工作人员要求我们登记,留下了身份证,检查了身体和背包,有两男两女四位警察带到1楼107室房间。其中一位男警察说道:你们先等一下,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王全璋 | 发表评论

刘晓波: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六四十五周年的祭日又快到了。 在人大代表齐聚大会堂的时刻,SARS危机中挺身而出的真话英雄蒋彦永先生,再次公开说出了被压抑了十五年的真话:建议中共当局为六四学生爱国运动正名。 在八九年那个血雨腥风的时刻,蒋大夫以301医院的抢救小组负责人的身份,加入到拯救生命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刘晓波 | 发表评论

民族之殇30祭,黄河在这里拐了弯

邓小平1989年4月在北京种下的树如果没死,年轮该增加了三十圈。当年6月天安门广场上那场惨剧的定性,由“动乱”到“暴乱”最后停留在“政治风波”上。死了多少人,受难者家属、执政者、外国媒体和政府给出了大相径庭的数字。韩国光州事件、台湾二二八事件,历史已还其本来面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