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志永博士狱中书简:关于团结,宽容,以及人道主义

滕彪,

上次来信你提到民主派内部撕裂严重。

下面这封信给你也是给大家的,希望你公开。

中文互联网上充斥暴戾气息,动辄诛心杀伐。千年专制熏染下,阴谋论成了很多国民之特性,此文化亦影响民主派。应当痛心反省,潜心修行。我曾在《荣光照耀中华》中写过,“记住爱。黎明之前,勇气最可贵。勇敢的公民都值得珍惜。不在互联网上恶意攻击,无爱不言,批评时亦心怀善念。激烈的温和的相互理解,先行者后来者相互鼓励,不同组织不同宗教相互包容,不同社会地位不同利益诉求相互支持。爱这辽阔的沧桑的土地,悠久的文明,勤劳的人民。结束专制漫漫长夜,迎来东方文明辉煌重生,是我们共同的天命。任何时候不被仇恨蒙蔽心灵,心中满满的爱才有力量勇毅前行。”重申此言,你我共勉。

民主派也要顾大局。民主自由事业是今日中国之大局。凡有利于此事业的言论、行动,无论来自体制内外、何种派别,当鼓励和支持。当有人冲锋陷阵,不冷嘲热讽,不横加挑剔。民主不是个人至上,自由不是为所欲为,时刻谨记我们肩上的使命。

民主派也要讲团结。不是无原则的一团和气,而是在个人自由、民主规则之上形成团队,形成组织,形成合力。有观点分歧很正常,当存小异,求大同,相互理解,相互鼓励,相互包容,相互支持。有反思、有批评、有争论很正常,不人身攻击,应该是我们共同的底线。

民主派也要有修行。修行可分为三个层面,服务、担当、放下。服务是指服务社会、帮助他人;担当是为理想承担责任,承受代价;放下是放下自我。三个层面一个比一个难。勇敢的人大多个性比较强,这是优点,有时也能成为缺点。当时刻警醒,放下自己的固执、偏见、面子,才能形成合力。

撕裂往往从误解开始,经过不断升级的恶言恶语,致彼此充满敌意。爱和善意的言论至关重要,所以我给自己的目标是,无爱不言,嗔恨时不说话,说话时心怀善意。当然这很难做到,我在努力。

看守所也是我的修行之地,面对践踏基本人权,面对个别牢头狱霸恃强凌弱,我曾几次发怒,现在我仍然会批评制止,但努力做到心怀善念。

三年来我最大的变化是从一个理性思考者变成一个虔诚信仰者,信仰华夏祖先的昊天上帝。我真切感受到上帝的存在,感受到他赋予我们的神圣使命,这种感受让我感动不已,我们对华夏民族怀有深切的责任,中国未来的美好政治取决于我们这一代民主志士的品行和修为,我们不能让人民失望。

多年来,海外民主力量山头林立、一盘散沙,令人痛心,为什么就不能形成合力呢?国内条件不具备,海外具备,恳请各位在民主规则之上,放下自我,互相团结,形成合力,如此,中国民主事业将翻开崭新的一页,是时候了。

公民 许志永
2023年10月8日

 

志永,

谢谢你的信。你关于爱和善良,团结和宽容的观点,我都完全同意。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很困难。这是无论每个人、每个团体都应该努力的方向,无论什么政治观点。

但现实又是很灰暗的,有的时候很残酷;我们无法消灭各种背离人性的行为,更无法消灭人的私心和邪恶的念头。除了法律约束之外,道德、伦理和宗教也很重要。

在中国自由民主派中,左右之间的分歧越来越明显了,尤其是2020年之后。中国知识分子中周保松、张千帆、陈纯、周濂、夏明、陈冠中、王江松、王天成、肖雪慧、程益中和我,等等,被认为属于“左翼自由主义”。而大多数自由民主派知识分子、异议人士和维权人士都是明显的“自由主义右翼”。这个问题非常值得我们思考,我也还在努力学习和反思之中。任何一个社会都有不同的观念光谱,大家应该彼此学会站在对方的立场思考问题,不断把观念细化,在分歧之中逐渐取得一些共识,这样才能促进一个社会的理性讨论和政策的理性制定。但很多人把这种分歧变成了敌我关系,并且把公共观念的矛盾变成私人恩怨,这是极其遗憾的事情,也是很多公共讨论不理性、不健康的原因。

从上星期开始,全球最瞩目的新闻是逐渐升级巴以冲突。对这个领域我没有专门研究,虽然恶补了很多历史知识,也不太敢发表看法。我认可Mehdi Hasan的这段话:

“对我来说,这场冲突一直与道德有关。从道义上讲,你不能为杀害巴勒斯坦平民辩护,即使你说这是为了打击恐怖主义。但从道义上讲,你也不能为杀害以色列平民辩护,即使你说你是在对抗占领。”

Isaac Saul也表达了非常相似的立场。他反对“似乎会自我延续”的“暴力循环”。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位媒体人,前者是穆斯林,后者是犹太人。

生活在那里的人们以及世界各国的观察者和政治家,多数都对巴以冲突感到绝望,觉得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但问题又不能不解决,总不能这样子持续下去。

冲突涉及到两千年的恩怨,民族、宗教、土地、地缘政治、文化、经济、意思形态等等因素都交织在一起,比中国的民主转型还要复杂和艰难得多。

解决这些问题是对人类智慧的一个巨大的挑战,但是离开了你长期倡导的良善、爱和宽容,恐怕真的无解。等中国自由了之后,中国和世界还是会面临很多棘手的问题,人们一刻也不能停止思考、奋斗还有牺牲。这是人类的生存困局,也是人性的永恒处境。但是不管是左翼右翼,不管是民族主义还是无政府主义,不管是进步主义还是保守主义,不管信仰哪一个宗教或无神论,我们都应该共同坚守人道主义。或者说,人道高于主义。

那美好的一仗,我们打过,我们仍在坚持。

尽管这世界的苦难让我们心痛,让我们愤怒,但我们仍要努力时刻感受内心的宁静,时刻坚持内心的原则和理性的思考。

寒冬来临,你多保重。

滕彪
2023.10.13
(你一定知道,去年的今天,那个孤独的勇士。)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公民人物, 滕彪, 许志永.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