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公民人物

黄怡剑:天堂没有苦难——李赞民先生一路走好

3月3日受邵阳同仁相邀,个人坐火车到邵阳参加李赞民先生七十寿宴,我与李先生素昧平生,也从没谋面,仅从邵阳同仁多次谈过李先生为追求民主、自由遭受极权打击的苦难人生。后又在微信上多次读过他写的蒙难经历,为他追求信仰的真诚和遭受苦难的淡定十分钦佩。 德国前总统冯·魏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张国庆:陈云飞那些憨逗的糗事

麦苗青,菜花黄。进入3月后,就是陈云飞入局3周年的纪念日,庙堂渐远,江湖日深,但那位笑容纯朴,外愚内智的中年直肠男,至今仍把他土气、浑厚的憨笑,开在我们的心坎上,温暖着我们这些墙外翘盼者的心。 人说女怕嫁错男,男怕入错行,想来颇有几分道理,像陈云飞这样自然奔放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喻金萍:写在刘飞跃生日之际

权利运动编辑员获悉,2018年3月21日(农历二月初五)是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羁押的民生观察创始人刘飞跃先生的48岁生日,也是刘飞跃先生自2016年11月17日在家中被警方带走后,将在看守所度过的第二个生日,其妻子喻金萍女士思夫心切,特别撰文《写在飞跃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唐吉田:痛悼李柏光律师

今天上午,正在敦化中医院陪护老人的我,突然收到李柏光律师(以下简称李律师)在南京去世的消息。噩耗传来,我感到无比震惊,怎么也难以相信这样一位在维权路上披星戴月、风雨无阻的同行就这么匆忙地走了! 没进帝都做律师前,我就对李律师有所了解:当年的他可谓中国维权领域锐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苏小和:李柏光之死

多年以前,李柏光丢下财产,从海南去了北京, 我计算了一下他的损失,包括大学老师的身份, 每月两千多元的工资,还有学校分配给他的大房子。 那是多么大的一间房子啊,据说四室两厅, 将近两百平方米,如果李柏光一直住在这里, 学校会在某一年用很低的价格把房子放在他的名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许万平:天水安息——杨天水先生逝世百日公祭

大约在2004年7月份,我从重庆到了杭州,然后去上海再辗转从李国涛先生那里出来,本来戴学武先生开着他的货车,打算带我去黄浦江看看,结果在路上戴学武先生就接到了上海市局国宝的电话。学武对我说:市局在问你好久走!我也知道上海国宝当局是知道我到了上海。因为我还要去其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李化平:子肃老师

“这些人都是在为我们受难;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走在我们前面,我们就有可能要经受他们所经受的苦难。”子肃老师这次进去,相信他已经作好充分准备。六十二岁的人了,身体又不好。求仁得仁,不是为了信念又能因为什么? 1 子肃老师又进去了。上月底,看到网上那封党员公开信,我就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马卫:会见李昱函大姐小记(2018,2,12)

2018年2月12日下午,我第一个在沈阳看守所外排队等候会见李昱函大姐,开始办理会见手续时候,我不错眼珠的注意着他们的微妙表情。办手续的警察看看手续就和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然后又掏出手机,因为没有看到他播键盘,开始我以为是接电话,后来发现是打电话,电话接通后,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 发表评论

蔺其磊律师:秦永敏先生案件进展情况通报(2018,02,08)

2018年2月8日8:40分,我到武汉市第二看守所会见秦永敏先生,我是第一个递交材料,不用登录系统,但等了约40分钟,秦永敏先生才到会见窗口,他说:今天是拿我号房钥匙的管教有事耽误时间长了,但我看出一个规律,每次你们律师会见,看守所都要给国保打电话,国保同意才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 发表评论

福州庄磊:纪斯尊病情通报(2018.02.05)

今天(2018年2月5日)上午,纪中久律师和林洪楠律师前往莆田监狱办理会见纪斯尊的手续,马不停蹄折返福州,午后两律师赶到福建省建新医院(监狱医院)。 在戒备森严、光线暗淡的病房,律师会见了躺在病床上的纪斯尊,他戴着氧气面罩,手上插着输液管,不能讲话,不能动弹。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王清营太太:老隋不合作罪名,公斩示众!?

老隋,隋牧青律师,8*9年代政法大学生曾名隋显斌,曾经我先生王清营的辩护律师,这我支持他继续拥有专业律师从业资格,支持隋律师他合法维权! 听闻隋律师要被吊销律师执照,心里即是气愤又是难过。我气愤是有司又一而再再而三地毫无顾忌作恶,上演残酷的逼害三部曲,从名声上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张国庆 : 我为隋牧青律师作见证

二十多年前,我与隋牧青是战友、十年前,我们是心灵知已、五年前,我们把酒临风;一年前,我们精诚合作,全程援助陈犯云飞的“寻衅滋事案”,但就是这次,他因在成都新津县看守所接见当事人陈云飞时,有拍照取证之嫌,引发狱方追责,这也成为他如今被广东有关方面吊销律师执业证书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李化平:律师隋牧青,那个丢三落四的保守主义分子

初见隋牧青是在广州,二年前的农历小年那天,我们一起喝酒,长途奔袭过来作东买单的是13亿卫小兵那枚光头好汉,好像是番禺碧桂园隋律租的房子附近。那天隋律一家来了、曾洁珊母女、四仿的夫人孩子、青苔妹子也在。那时隋律取保出来没多久,很乖很低调,印象最深的是他那微微上扬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李化平,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丁家喜:我为隋牧青律师作证

吊销隋牧青律师执业证的听证会,不出意外地遭遇各种维稳。最先发出公开呼吁的赵国君先生被约谈,独立人权观察员徐秦女士被堵家门,关注此事的律师同行和普通公民大范围地被传唤或被电话警告。尽管如此,网络上的声援签名短短几天就超过一千八百人。这两个不同的角度证明了隋牧青律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丁家喜, 独家评论 | 发表评论

玉品健:我身边的老大哥——隋牧青律师印象记!

2018年1月22日,广东省司法厅向隋牧青律师送达了《行政处罚预先告知书》(粤司罚立字【2018】第1号),拟对其进行吊销律师执业证处罚。该通知书一经在网上传开之后,引起了律师界及相关人群的热烈讨论。 隋牧青律师为人非常豪侠仗义、古道热肠。我于2014年秋经葛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李化平:倒霉蛋黄晓敏

1, 晓敏进去半年多了。 说句不太招人待见的话,我并不太担忧晓敏的处境。蹲看守所,吃牢饭,对过来人来说,并没那么可怕,当事人也非全如外人所想的那么凄凄惨惨。 2, 思来想去,我发现自己并不很了解黄晓敏;倒是因为他的渊源反而与他家妹黄小芹更熟稔一些。记忆中,晓敏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隋牧青律师:特色国家的大不敬罪——再次会见“拈花时评”张广红通报

今天上午十时五十分到11时五十分,我在越秀区看守所再次会见了张广红。 所方似乎很重视我,工作人员一再强调我不得携带手机入内。 会见室内,律师与当事人之间,以墙相隔,墙上竖一排铁栏杆,并罩一层铁丝网,不仅视线模糊,文件签字也不可能。这种违背相关规定的铁丝网设置,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 发表评论

唐荆陵律师的狱中祝福

镣铐和锁链不能夺去我们对自由的向往,更不能夺去上帝的应许和祝福。 如同摩西站在山顶远望那将得为业的希望之乡,我也祈祷自由的光辉早日照临这东方的大地。 祝福那一切为此而奋斗、而付出的人们,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 也祝福那些不肯放下流人血之剑和锁链的同胞,因奴役人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唐荆陵 | 发表评论

吴淦(超级低俗屠夫):致高墙外的诸君

首先感谢那些不离不弃的朋友。谢谢你们。一切尽在不言中,屠夫依然乐观,激情满怀。主要是因为有了你们这帮可爱的“疯子”。当然也感谢讨厌我,但没有落井下石的朋友,你们保持了做人底线。对于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人,我会反省我自身不足和各种毛病。对于个别人突破做人底线的事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 发表评论

蔺其磊律师:徐琳案情进展通报(2018,01,09)

2018年1月9日上午,我到广州市南沙区看守所会见徐琳先生,他仍然很看淡自己的案情,认为都是明摆的事实根本是无罪的,却大量的时间讲述了自己抗议看守所违法的行为,如在12月10日零时“国际人权日”开始绝食三天半共89个小时,要求南沙区看守所改正一些不合理的做法“ … 阅读全文 » 墙内链接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报道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