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20年3月2日-3月8日)

编者:在中国大陆新冠肺炎疫情稍有遏制然正在世界各国蔓延之时,中共却大肆开动国家机器,上演了从“大国战役”到“全民感恩”的一出出闹剧。此时,中共政权全然漠视因大疫而骤然失去生命的三千余名逝者;及在一月前就染疫的三千多名医护工作者;还有数以千万计的患者在疫情之初求医无门;此时,中共当局全然无视在“钦差大臣”视察武汉时愤怒的市民们“假的、假的”的呼喊;及被隔离在坍塌的“豆腐渣工程”酒店里失去生命和失踪的“疑似病人”;还有因疫情而导致生活无以为继而抗议的各地商户们……疫情之初,中共当局堵塞言路,抓捕传递疫情信息的公民,隐瞒真相;疫情肆虐,中共当局全面封城、封路至封门封户,在强制隔离的政令之下,湖北红安县华河镇鄢家村17岁的大脑麻痹少年鄢成,因为家人全被强制隔离6天后因缺乏照顾而死亡的事实;武汉市民陈和建因外出与朋友喝酒被管制人员活活打死,以“疑似肺炎”掩盖死亡事实……此时,那些因疫情而失去亲人的无数个家庭,那些在死亡线上挣扎过来的患者,那些因疫情而致生活贫困和饱受大疫恐慌折磨的亿万民众,那些将要倒闭的工厂,那些即将失业的工人……中共执政者还是先来面对这些问题,而不是忙于“歌功颂德”吧。

本周重点关注的人权个案包括许志永被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覃永沛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长沙益能机构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剑雄被羁押逾200天案件仍无进展;公民记者陈秋实、方斌、李泽华被抓捕后仍处于强迫失踪状态。

必须引起各方重视的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被越来越普遍地用于反抗者的身上,成为中共打压迫害人权活动人士的一种常规手段。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在某些情况之下,可以将当事人羁押长达6个月,这是一种将人与外界隔绝起来的秘密羁押方式。期间,不能会见律师,受羁押者无法了解外界的任何信息,并极有可能遭受酷刑及不人道虐待却不为外界所知。

疫情期间,各种社会矛盾及制度性弊端暴露无遗。此刻,中共当局绝无可能会摒弃一党之私,尊重普遍人权,还全体国民以言论自由及监督、批评政府之权利。而是变本加厉制造恐怖气氛,抓捕一切敢于向强权说不的人权活动人士,对民间的任何不满之声,轻则训诫,重则处罚、判刑,长此下去,道路以目的时代都将会不复存在,而必须以“感恩”和“赞美”而代之。

生而为人,不仅要有自由之灵魂,还要有独立之思想,更要有做人之尊严!但是中共政权却剥夺了人们的这些权利。那么,人权捍卫者的主要职责就是阻止政府利用国家公器侵犯人权,采取行动监督政府,以维护人的尊严,捍卫普世人权。

一、许志永被指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中国公民运动倡导者和践行者许志永被强迫失踪二十余天后,在亲属连续的查询追问之下,得到其辖区东小口派出所明确的口头告知:许志永涉嫌的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现在是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同时被告知,这是市局办的大案要案,侦查阶段律师不得会见。

12·26公民案发生后,许志永行走在中国各地,在躲避警察的搜捕中呼吁各界关注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等被非法羁押的公民,并就新冠肺炎疫情写下多篇评论,批评中共漠视人权、钳制公民言论自由,其中“劝退书”直接习近平“让位”。2020年1月15日,许志永在广州被抓捕,16日凌晨,其女友李翘楚被警方带走后失联。另外,12.26公民案中,山东民主人士张忠顺,北京人权活动人士、前人权律师丁家喜,厦门维权人士戴振亚及樟州维权人士李英俊被控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目前为止无一人获准律师会见。

许志永被指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二、广西人权律师覃永沛涉“煽颠罪”一案被移送检察院

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的广西人权律师覃永沛一案,已经被移送至广西南宁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日前律师收到了移送起诉告知书。

覃永沛被羁押期间,代理律师要求会见被以“涉嫌危害国家安全”为由拒绝,关注案件及为其筹措律师费的律师受到警方威胁。覃永沛被抓捕后,妻子一直为他呼吁,并希望大家为被关押在南宁市第一看守所的覃永沛寄明信片,以便让失去自由的他不觉孤独。

广西人权律师覃永沛涉“煽颠罪”一案被移送检察院

三、长沙公益程渊等人被囚逾两百天 施明磊呼吁停止任意羁押

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程渊、刘永泽、吴葛剑雄被羁押逾200天,仍无一人获律师会见。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呼吁当局停止任意羁押,释放长沙公益三人。

2019年7月22日公益机构长沙富能负责人程渊、工作人员刘永泽和吴葛健雄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从未参与过长沙富能机构任何工作的施明磊受丈夫程渊的株连被戴手铐及黑头套强制传唤后,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监视居住。同年8月26日程渊等3人被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关押在湖南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三人被抓捕至今,代理律师无一人获准会见当事人。数日前,长沙国安再次将案件延长2个月的侦查期,同时找其他家属施压,要求家属做工作劝家人认罪。

长沙公益程渊等人被囚逾两百天 施明磊呼吁停止任意羁押

四、江苏无锡维权人士沈爱斌被当地公安传唤滞留24小时

江苏省无锡市知名维权人士沈爱斌于2020年3月4日被当地公安从家中带走传唤,至3月5日下午两点左右获释,沈爱斌被扣押24小时,期间警察企图搜查其居所未果。

沈爱斌原本是无锡当地一家城管部门的大队长,因为听说无锡当地有很多黑监狱专门关押维权上访人士而多次前往黑监狱救人,因此失去工作。由于他多次参与维权活动,与当地政府既得利益群体对抗,沈爱斌前后两次入狱长达四年,并多次被传唤拘留。

江苏无锡维权人士沈爱斌被当地公安传唤滞留24小时

五、贵州大学前教授杨绍政因关注肺炎疫情遭警方上门威胁险被抓捕

前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3月6日晚在位于成都市温江区的家中被警方上门传唤,杨教授拒绝开门,险些遭到警方强行撬门抓捕,在各界朋友关注下,警方最终没有强行破门,3月7日上午杨绍政教授发出声明,抗议当局剥夺其言论自由权利,并表示接下来每天会定时向朋友们报平安。

自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杨绍政因为关注疫情和人祸对国民的伤害,微信号被封3个,微信群被封约60个,并且多次收到贵州省政法委吴姓主任要求他闭嘴的电话警告。杨绍政原是贵州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因发文透露中共党政人员每年耗费二十万亿元人民币,2017年11月起被校方停止授课,并于2018年8月被开除。被开除工作后杨教授成为当地维稳部门重点关照对象,受到种种打压迫害,言论自由被剥夺、生活来源被断绝、医保被停,还遭到公安局限制出境。

贵州大学前教授杨绍政因关注肺炎疫情遭警方上门威胁险被抓捕

六、各地上访人员维权及受迫害经历

中国公民运动网持续推出各地上访人员维权及受迫害的文章。公民因司法不公、暴力拆迁和强征得不到补偿等原因上访,在上访的过程中,诉求不仅得不到解决,反而遭到更多的人权侵害。因为被打上“访民”的标签,出行住宿受阻,每到敏感日轻者被限制人身自由,重者被关进黑监狱、判刑,有的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们的遭遇是中国人权状况的一个缩影。

本周关注的各地上访人员包括湖北尹旭安,因于2019年5月5日在厦门拍摄有8964字样的车牌发布在推特上被刑事拘留,目前仍羁押在大冶市看守所;河北上访人员李九江自2007年因南水北调工程征地过程中村、镇政府官员弄虚作假骗取国家工程款,私占村民补偿款等贪腐问题引发村民强烈不满,李九江受村民委托作为村民代表上访而受尽迫害;上海上访人员陆立明因上访维权被多次暴力劫访、殴打、戴手铐脚镣。在精神病院被全身捆绑在床上灌药;江西上访人员潘小莲、山西上访人员宋桂青、新疆上访人员宁惠荣、四川上访人员詹沛鑫、黄锡绿夫妇等,在上访路上遭受着长期监控、拘留甚至是判刑的迫害;江西上访人员陈裕咸、陈维树父子维权多年无果,陈裕咸于2017年6月4日进京上访被政府人员雇佣的北京神州畅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12名劫访人员殴打致死,随身物品被扔到河北保定多个地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https://cmcn.org/archives/category/%e5%85%ac%e6%b0%91%e7%ba%aa%e4%ba%8b/

七、陈秋实在武汉失联四周 亲友呼请各界寻找和营救

公民记者陈秋实于2月6日晚在武汉与外界失联至今已过四周,期间没有任何人能够与他取得联系。日前陈秋实的推特账号上,自称是陈秋实的紧急联系人在视频上呼请大家寻找、营救陈秋实。

陈秋实失联初期,当局曾告诉其家人,为陈秋实本人做过核酸检测,他本人健康。然而,若陈秋实被医学隔离,没有理由不允许他与家人和外界联系,官方的新闻中,即使对于在方舱医院或医院治疗的新冠肺炎患者,也并没有被限制与外界联络的自由。

为了政治稳定,中共不仅向公众隐瞒疫情,在疫情肆虐后还开动国家机器,封城封口禁言,下达各种指令,“不经官方许可任何人不得擅自发布与疫情相关的信息”,打压抓捕私下发布疫情信息的公民,致无以计数的公民因言获罪。被指“吹哨人”的李文亮医生仅仅因为在微信朋友圈中示警发出有人感染病毒的消息即遭“训诫”,就在李文亮医生最终罹染病毒失去生命的那一天,也正是公民记者陈秋实被强迫失踪的日子。目前为止,在武汉疫情一线拍摄、调查真相的公民记者继陈秋实后,还有方斌、李华泽相继被强迫失踪。

陈秋实在武汉失联四周 亲友呼请各界寻找和营救

中国公民运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