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滕彪

滕彪:天安门屠杀与集中营——在台北自由广场纪念六四三十周年的演讲

1989年六四屠杀之后,刽子手们立即开始清除血迹,毁灭罪证,并且消除记忆。那是对抗争者和死难者的第二次屠杀。 暴行没有在1989年结束,中国政府对良心犯、人权律师、藏人、维吾尔人、法轮功学员、家庭教会、记者作家的迫害从未停止,并且变本加厉。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任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六四30周年:极权主义转型之路 中共学到什么?

六四天安门血腥镇压踏入第30周年,中国政府的统治策略也产生了巨大转变。旅美的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滕彪针对中国极权主义转型进行了深入研究,他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分析,中国“高科技极权主义”不仅使民间动员难度增高,也威胁全球自由和民主体制。 滕彪曾长年在中国国内推动维权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滕彪:中共撕毁一国两制香港没抗争沦陷得更快

六四30周年将近,现于美国大学担任访问学者的中国前律师滕彪近日到了台湾,准备出席由华人民主大学主办,本周末在台大校园内举行的六四研讨会。 香港是目前中国领土中唯一能每年公开举办六四大型烛光晚会之地。然而,30周年的研讨会无法在香港举行,因为其中许多被邀请的演讲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滕彪:维权运动的“政治化” 和“非政治化”(下)

记者:您的职业生涯可以说是见证了维权运动的起起落落。我想在这里跟您探讨中国维权运动的政治化和非政治化。在维权运动中,政治化这三个字有什么意义? 滕彪:维权运动它的政治化或非政治化,一直是中国维权运动产生之后的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也是在维权内部非常有争论的话题。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滕彪:形形色色的黑监狱(上)

2003年3月20日,大学毕业到广州打工的孙志刚在收容遣送站被毒打致死,这一悲剧经《南方都市报》报道之后,引起强烈反响。收容遣送制度的依据是1982年国务院的《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但由于它承担了社会治理的功能,加上权力缺少监督,在实践中很快被异化:盲目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滕彪:习近平的反法律战争

农历新年前夕,天津第二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人权律师王全璋有期徒刑4年6个月。2015年被当局绑架的王全璋曾在三年多杳无音信。在“709大抓捕”中失去自由的律师几乎都受到酷刑虐待。酷刑的手段包括殴打、长时间剥夺睡眠、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恐吓家属和孩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滕彪:暴行,以法律的名义——《失踪人民共和国》序

掌握权力的作恶者常常用一些轻描淡写的或者中立的命名来掩饰背后的残暴:“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字面上完全看不出血腥屠杀的暴虐。“三年自然灾害”、“六四反革命暴乱”,则是无耻地篡改历史、颠倒黑白。“法制教育中心”,其实跟法制和教育没有一毛钱关系,那是遍布全国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滕彪:中共治疆与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

2014年4月30日晚7点左右,乌鲁木齐市火车南站发生爆炸,造成3人死亡、数十人受伤。此时距习近平离开乌鲁木齐只有几个小时。前脚刚走,后脚发生爆炸,纽约时报引述澳大利亚的克拉克教授(Michael Clarke)的评论,“习近平似乎把这看作是一种侮辱。”习立即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滕彪:用法律抗争与对法律宣战——写在709事件三周年

2016年12月22日,在被关了14年之后,黄志强等4名无辜被判死刑的江西农民被无罪释放。和很多西方人理解的冤案有所不同,这并不是“公检法”——这个词的意思是警察、检察官和法官,三者在党眼里是一回事——“搞错”了,从一开始,公检法就知道这几个人无罪,但他们需要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滕彪专访:曾经的依法维权者,怎么看今日中国?

四年前的六四晚会,滕彪不顾国保警告,现身香港维园演说。一句“退无可退”,说的是香港,也预告了自己的人生——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和妻女即将流亡。 端传媒记者 陈虹瑾 发自台北 四年前的六四维园烛光晚会,滕彪当时还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教授,也是执业律师。他不顾先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滕彪:沉默的暴行

難以置信的真相 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滕彪 | 发表评论

滕彪:狱中致爱人

现在我面对狱中的墙壁 为你作一首情诗,我的爱人 今夜,星星依旧在寒寂的夜空闪烁 萤火虫仍在低矮的草丛间时现时隐 请告诉我们的孩子,这次来不及 和她告别,爸爸就要出趟远门 请你每天在她入睡之前 和醒来之后,给她暖暖的一吻 请带孩子去摸一摸栅栏下的车前子 在某个阳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 发表评论

滕彪:沉默的吶喊

    律師在法庭上的工作就是說話辯論,從開庭陳詞、舉證質證,到交叉詢問、結案演講。林肯、甘地、丹諾、德肖維茨、巴丹戴爾、美麗島律師,古今中外的偉大律師在法庭上不知留下多少精彩華章。被送上被告席的政治犯、良心犯,往往在法庭上有著同樣精彩的表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 发表评论

Interview: Teng Biao on the New Citizens Movement and Xu Zhiyong (21 February 2014)

CRJ Visiting Scholar Teng Biao spoke with the NGO Human Rights in China on the New Citizens Movement legal scholar and activist Xu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许志永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