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滕彪

滕彪:中共治疆与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

2014年4月30日晚7点左右,乌鲁木齐市火车南站发生爆炸,造成3人死亡、数十人受伤。此时距习近平离开乌鲁木齐只有几个小时。前脚刚走,后脚发生爆炸,纽约时报引述澳大利亚的克拉克教授(Michael Clarke)的评论,“习近平似乎把这看作是一种侮辱。”习立即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滕彪 | 发表评论

滕彪专访:曾经的依法维权者,怎么看今日中国?

四年前的六四晚会,滕彪不顾国保警告,现身香港维园演说。一句“退无可退”,说的是香港,也预告了自己的人生——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自己和妻女即将流亡。 端传媒记者 陈虹瑾 发自台北 四年前的六四维园烛光晚会,滕彪当时还是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教授,也是执业律师。他不顾先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滕彪 | 发表评论

滕彪:沉默的暴行

難以置信的真相 四支電警棍開始電擊我,我感到所擊之處,五臟六腑、渾身肌肉像自顧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滿地打滾,當王姓頭目開始電擊我的生殖器時,我向他求饒過。我的求饒換來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瘋狂的折磨。⋯⋯「你丫的不是說共產黨用酷刑嗎,這回讓你丫的全見識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滕彪 | 发表评论

滕彪:狱中致爱人

现在我面对狱中的墙壁 为你作一首情诗,我的爱人 今夜,星星依旧在寒寂的夜空闪烁 萤火虫仍在低矮的草丛间时现时隐 请告诉我们的孩子,这次来不及 和她告别,爸爸就要出趟远门 请你每天在她入睡之前 和醒来之后,给她暖暖的一吻 请带孩子去摸一摸栅栏下的车前子 在某个阳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 发表评论

滕彪:沉默的吶喊

    律師在法庭上的工作就是說話辯論,從開庭陳詞、舉證質證,到交叉詢問、結案演講。林肯、甘地、丹諾、德肖維茨、巴丹戴爾、美麗島律師,古今中外的偉大律師在法庭上不知留下多少精彩華章。被送上被告席的政治犯、良心犯,往往在法庭上有著同樣精彩的表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 发表评论

Interview: Teng Biao on the New Citizens Movement and Xu Zhiyong (21 February 2014)

CRJ Visiting Scholar Teng Biao spoke with the NGO Human Rights in China on the New Citizens Movement legal scholar and activist Xu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滕彪, 许志永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