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彪:中共治疆与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极端主义

2014年4月30日晚7点左右,乌鲁木齐市火车南站发生爆炸,造成3人死亡、数十人受伤。此时距习近平离开乌鲁木齐只有几个小时。前脚刚走,后脚发生爆炸,纽约时报引述澳大利亚的克拉克教授(Michael Clarke)的评论,“习近平似乎把这看作是一种侮辱。”习立即指示要“把暴力恐怖份子的嚣张气焰打下去”。随即在5月发表杀气腾腾的讲话:对“三股势力”必须采取零容忍的态度。

所谓“三股势力”,是指暴力恐怖势力、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简单的说法是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

中共在东突厥斯坦(新疆)实施的大规模集中营,是当今全球范围内针对平民的最大规模的拘禁行为,已引起国际社会的严重关切。中共先是百般抵赖,但在权威媒体、人权机构和联合国所公布的大量事实和证据面前,中共的否认显得无力而滑稽,于是转而采取淡化和狡辩,声称“再教育中心”只是职业培训和学习,目的是为了“清除极端化思想”。

在2014年四天访问新疆的过程中,习近平就不断强调“对恐怖活动要保持严打高压态势,先发制敌。”2016年他提拔铁腕治藏的凶狠无情的陈全国来主政新疆,随即在本已经实行严酷统治的新疆全境发起变本加厉的“严打运动”。2017年出台、并在今年10月进一步修改的《去极端化条例》,试图把大规模抓捕、关押、洗脑的做法常态化、法律化。

极权动员需要制造恐怖气氛,也需要一个明确的敌人。中共当局在新疆的“超级严打”运动和大规模集中营,有一个明确的敌人,那就是“三股势力”——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那么,到底谁是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

恐怖主义。新疆有恐怖主义思想和恐怖活动;但很大一部分原因却是中共在新疆长期的压制政策,包括普遍的歧视、宗教迫害、文字狱、掠夺资源、酷刑乃至法外处决;暴政诱发绝望和反社会思想,刺激种族仇恨和宗教仇恨。任何针对平民的恐怖袭击当然需要严厉谴责,但正是中共以“反恐”、“维稳”为名,在新疆实行血腥的国家恐怖主义。超过100万人被毫无司法程序地关押在集中营,集中营里屡屡发生酷刑、死亡、强奸等事件,这比单个的恐怖袭击要恐怖千百倍。

分裂主义。中共无视历史和现实,抱守虚假的、狭隘的大一统思想,给民众灌输虚假的历史,煽动国家主义思想和反穆斯林情绪。而以反分裂为借口的国家恐怖主义手段,恰恰制造和强化了分裂主义;对受压迫族群区分、隔离、歧视对待,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将他们边缘化,这强化了这些族群的受害者身份;他们的语言、宗族和文化受到摧残以致有灭绝的危险,这耻辱感和危机感也迅速诱发强烈的分离意识。中共当局的首要目标是维持一党专制,谁愿意成为中国的一部分呢?中共才是分裂的最大推手。

极端主义。信奉极端主义和执行极端政策的正是中共。如果顺应历史潮流放弃专制高压政策,或者退而求其次让新疆高度自治,尊重人民的基本人权与自由,新疆问题根本不至于走到今天这种紧张到令人窒息的境地。但暴力起家的中共迷信暴力,迷信洗脑,迷信高科技极权主义。温和的、备受尊敬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教授被判无期徒刑。大量的维吾尔知识分子被构陷入狱。菜刀实名制。在穆斯林小区高调宣传吃猪肉。政治株连。剥夺护照。禁止带头巾和蓄胡须。禁止过传统节日。检查站和摄像头遍布。警察被分配抓人配额。街头随意检查手机。儿童被从亲人手中抢走,强迫安置在孤儿院。新疆全境从幼儿园到高中,全面禁止使用维吾尔语言和文字。强制与半强制汉化。鼓励亲友邻里相互揭发举报。如此等等,这每一条都是极权体制下、极端主义理论下的极端行径。

对新疆的残暴统治并非始于习近平、陈全国,但,习、陈野蛮的反人类暴行和极权手腕,让新疆的状况雪上加霜、严重恶化,维吾尔人和新疆境内各界民众苦不堪言。实施国家恐怖主义统治的是中共当局;因残暴的宗教迫害、文化清洗而客观上造成分裂主义的,是中共当局;出于极权逻辑而施行反人类的极端主义政策的,也是中共当局。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滕彪.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