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刘晓波

刘荻:“我们爱他,但不崇拜他”——杂忆刘晓波

##冰激凌暗号 第一次见到刘晓波本人,是在2003年底,我刚从看守所出来的时候(2002年11月作者因涉嫌“非法组织”名义被关押一年多——编者注)。听说刘晓波为我写了好几篇呼吁文章,我心中很是感激。刚出来没几天,独立中文笔会的赵达功就把我带到晓波家里,这是我头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刘晓波 | 发表评论

何德普:怀念好友刘晓波

(何德普——北京自由撰稿人,人权活动家。1979年参加西单民主墙活动,为民刊《北京青年》召集人,1989年参加八九民运;1998年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并因发表异议文章等于2003-2011年服刑八年;出狱当年加入独立中文笔会,现任独立中文笔会理事兼自由写作和狱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刘晓波 | 发表评论

张祖桦:刘晓波的理想是无法禁錮的

《零八宪章》签署人、中国著名异议作家刘晓波先生在去年世界人权日前夕(12月8日深夜)被警方从家中带走后,一直被关押在秘密地点,当局对外的说法是“监视居住”,却一直拒不说明为什么要对一个合法公民进行秘密“监视居住”,法律依据何在?等了半年多,结果等来的是官方的惯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刘晓波 | 发表评论

王德邦:历史的变数读秒以待——纪念刘晓波先生逝世一周年

转眼刘晓波先生离世已经一周年了。就在周年忌日到来的前三天,中共当局释放了他的太太刘霞女士,让她乘机前往德国柏林。当从网络上看到刘霞女士到自由世界那灿烂的笑容时,我真是悲喜交集。悲者,如此一个天真浪漫而心怀美好的女士,居然被一个统治集团弄得心情忧郁以致生而无趣,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刘晓波 | 发表评论

卢峰:阴霾密布更需“良知灯塔”

一年前在刘晓波先生的追思弥撒上朗读了好几段刘晓波的文字,每一段都发人深省,提醒大家不要失望,更不要绝望最喜欢的是一段来自“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的话:「无论不准自由的政权及其制度的力量多么强大,每个个体也要尽量争取把自己当作自由人来生活,即力争过一种有尊严的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刘晓波 | 发表评论

纪念刘晓波,与中国良心犯并肩

对于关注中国人权事业的人们来说,这个星期是默哀的一周,星期一,“709大抓捕”事件三周年;星期五,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去世一周年忌日。唯一的一抹亮色是刘晓波的遗孀刘霞在软禁八年后终于获准离开中国;两天后却又传来异见人士秦永敏被判刑13年的消息。 星期四(7月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刘晓波 | 发表评论

余杰:看哪,这只濡水扑火的鹦鹉——纪念刘晓波以身殉道一周年

胡适和余英时都引用过一个关于鹦鹉佛经故事,这故事完整见于明末清初的文人周亮工的记述:昔有鹦鹉飞集陀山。乃山中大火,鹦鹉遥见,入水濡羽,飞而洒之。天神言:“尔虽有志意,何足云也?”对曰:“尝侨居是山,不忍见耳!”天神嘉感,即为灭火。 周亮工的朋友接着发感慨说:余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刘晓波 | 发表评论

国家的“囚徒”:刘霞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近八年后,刘霞获准出国。在此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刘霞被软禁在家中或其它地点,有专人看守,行动受限。刘晓波去年7月肝癌病逝,这一年里,刘霞能真正自由的希望看似十分渺茫。如今,刘霞得以前往柏林。 转自:dw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刘晓波 | 发表评论

卡尔.格什曼: 记念一位英雄烈士

作者:卡尔•格什曼 (Carl Gershman)    翻译:张裕 二十年前,金大中在与李光耀就民主与亚洲价值相容性进行辩论时,表示他对亚洲民主前景持乐观主义态度的根本理由是:“亚洲人自身日益提升对民主和人权重要性的认知。”对民主价值的这种奉献深度,没有什么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刘晓波 | 发表评论

刘晓波:四处漏光的黑幕中国

最近,《天安门文件》的出版使中共高层极为恐惧,因为此书揭露了六四大屠杀的高层决策黑幕;中国最有影响的平面传媒《南方周末》再次遭到中宣部整肃,因为这份民间喜爱的报纸以敢于揭露深层黑幕而著称。尽管改革以来的中国有了一定的新闻管制的松动,但是这绝非中共的本意,而是对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刘晓波,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胡平:重温刘晓波非暴力抗争理念—写在刘晓波逝世一周年之际

在刘晓波逝世一周年之际,让我们来重温刘晓波的非暴力抗争理念。刘晓波的非暴力抗争理念是他给我们留下的一份宝贵的精神遗产,可是他的非暴力抗争理念也引起很大争议。在一年前刘晓波被肝癌死于狱中时,就有人说,刘晓波用生命的代价,彻底否定了他的非暴力抗争理念。有鉴于此,我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刘晓波, 观点转载 | 发表评论

首座刘晓波永久雕像将竖立台北

(德国之声中文网)六四事件纪念日前夕,刘晓波之友会联同多个民间团体宣布,将于今年7月13日刘晓波忌日当天傍晚,在台北市政府前广场公园竖立刘晓波雕像。 纪念铜像一共有三件,名为《我没有敌人》,由台湾艺术家郑爱华制作。她说,作品包括一个高2.5米的刘晓波微笑塑像,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刘晓波 | 发表评论

野渡:路上的囚徒——纪念晓波

一 晓波逝去已过百天。这一百天来,无时无刻不想为他写点东西,提起笔却又无话可说。世间没有天堂,在血写的现实下,语言是如此的无力,既不能让逝者的灵魂稍感安慰,亦不能让生者醒觉奋起。 然而,终归还是要说些什么。 他的声音,他的名字已在这片国土上成为敏感词而消失,他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刘晓波 | 发表评论

邵江:刘晓波的抵抗——从民主墙到互联网

刘晓波从出生到青少年经历毛时代集权制度的兴衰,独立思想始于挑战邓小平重塑集权制度的民主墙时期。自1978年起,刘晓波以文学和美学自我启明,实践和坚持批评自由。1989年,刘晓波放弃在海外安全发展的学术生涯,投身于中国民主运动,实践公民抵抗。六四屠杀后,刘晓波将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刘晓波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