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波: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自江泽民上台以来,在官方语言中,他是“江核心”;而在民间舆论中,他却是“政治戏子”。看看大陆民间流行的讽刺性“新民谣”,拿江寻开心的段子最多。

在如此蔑视“江核心”的舆论环境中,如果江不是利令智昏,在两年前的十六大上,他就应该象其他六常委那样下台。这样,对他的形象来说,也许还能起到一两拨千斤的作用,多少挽回一点声誉,赢得些许体面。

然而,他就是利令智昏,想学邓小平的先例,硬要顶风上,以普通党员之身连任军头,但他与邓小平的权威差之千里,邓的垂枪听政都要招致骂声,而既无邓的资历和威望、又无邓的魄力和智慧的江,却硬撑着连任军头,境内外从未停止过的挺胡贬江的舆论潮,实乃江的咎由自取。

江留任两年,既是自我作贱,又是以丑角为胡温当托儿。看看十六大以后的国内外舆论,凡是到江的,全是盼他尽早下台。比如,二届、三届中共全会,每一次都有一边倒地促江下台的舆论。以至于,由于盼江下台的党心民意过于强烈,社会舆论对十六大以来中国事务的评价,出现了极端情绪化的偏向:垂枪听政的江泽民,不但变成了胡温新政的垃圾桶,而且殃及进入高层的江系人马——几乎所有的坏事都是江系干的,而所有的好事都是胡温干的;即便胡温干不好的事,也是由于江系捣乱。

如此一来,不论是否喜欢胡温,反江的党内外力量都要向胡温聚积;进入十六大政治局中的江派人马,也都跟着江沾上一身腥。逐渐地,即便是靠江的提携进入中共核心层的人,也不愿被舆论看成江的傀儡,更不想替江背骂名,自然也希望江早日下台。

大概,唯一不希望江下台的,只有江氏家族。

也许,江泽民终于悟出了这一点;更大的可能,是江在坚持了两年之后,实在顶不住党心民意的压力,不得不交出军权。但,现在交权,在党心民意那里,已经体面全无,剩下的评价,也就只有权争的失败者。曾庆红没能填补副军头的空缺,似乎已验证了江的失败。

尽管,全会关于江辞职的公报,通篇是不着边际的赞美,开了中共历史上“未盖棺,先论定”的先河;尽管,全会闭幕时,江、胡共同见与会代表,胡作了满嘴抹蜜的开场白,对江的恭维亲切得有点离谱,似乎他现在集党政军三权于一身,不是邓小平钦定的结果,而是江禅让给他的。但两年来,他的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之尊,却屡屡跟在江身后出席军方活动,那种屈辱的滋味,胡心里最清楚。当然,胡也对与江明争暗斗的辛苦,最有体会。

江泽民不愧被称为“政治戏子”,离开他眷恋的权力宝座时,也想把自己的谢幕表演成“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高潮,不但写下了无私为党为国为民的请辞信,而且在向代表们发表谢幕讲话时,那种前所未有的高亢语调,肃然把自己的请辞当成伟大的壮举。但他又不得不对新主人胡锦涛作肉麻奉承。因为,对江而言,这最后的谢幕,只为了至关重要的一点:保证江氏家族的利益安全。

江泽民下台了,十五年大权在握,除了邓南巡时被吓出一身冷汗外,可谓出尽风头,但作为一个大国的最有权势的政客,却平庸得让人懒得评价,勉强说一句,也就是给个“独裁戏子”的俗名。

胡锦涛圆满了,集党政军三权于一身,但胡的权力象江一样,来自邓的钦定,他也可能是江的翻版,不敢超出跛足改革的邓模式。而不敢超越邓模式的党魁,肯定无大作为,平庸到下台。

只是,江丑角谢幕了,再无人替胡顶雷了。

胡如何收拾邓、江留下的残局,只能拭目以待。

2004年9月19日于北京家中

【观察】2004.09.19

转自:独立中文笔会

本文发布在 刘晓波.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