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类: 李化平

李化平:兰州南收费站重大交通事故反思

几十个家庭瞬间就被辗碎 前天是周六,晚上高峰时段,兰州南收费站前堵满了排队缴费的车辆。 19点21分,一辆失控重卡冲向车群,事故造成15死亡,伤44人。几十个家庭瞬间就被辗碎。 拥堵的收费站 收费站拥堵并非特例。 老司机们很清楚,无所不在的公路收费站有两大功能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李化平 | 发表评论

李化平:进退自如的江湖人生——浅谈金庸之事功

10月30日,金庸先生(查良镛)在香港逝世,享年94岁。 金庸先生这一生,着实可圈可点。其涉足的领域,包括媒体、文学、商事、政界、学术。 作为报人,他留下了近千万字的时评,其一手创办的《明报》曾是香港一流媒体; 作为文人,他的武侠小说畅销至今60年,创造了这个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李化平 | 发表评论

李化平:律师隋牧青,那个丢三落四的保守主义分子

初见隋牧青是在广州,二年前的农历小年那天,我们一起喝酒,长途奔袭过来作东买单的是13亿卫小兵那枚光头好汉,好像是番禺碧桂园隋律租的房子附近。那天隋律一家来了、曾洁珊母女、四仿的夫人孩子、青苔妹子也在。那时隋律取保出来没多久,很乖很低调,印象最深的是他那微微上扬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李化平 | 发表评论

李化平:爱到深处心卑微——陈犯云飞外传

云飞进去一年半了,准确地说,是五百五十天——一万三千二百小时——七十九万二千分钟。蹲过看守所的人就懂:在里面,尤其是才进去、快释放的人,日子不以年月计算,而是扳着手指数日子,计时单位精确到小时、分钟,甚至是秒…… 一 “化平,笑着跟他们干,急啥子嘛。” “心里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李化平, 陈云飞 | 发表评论

李化平:我所理解的“新公民运动”

【本文是公民李化平对“新公民运动”的思考与理解,观点只代表个人,不代表新公民运动。如有岐义,以《许志永文集》为准】 一, 总有人说“新公民运动”属于改良派,许志永博士是一个改良主义者,谬种流传几年了。因许志永博士、丁家喜律师、公民李化平等等“新公民运动”参与者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李化平 | 发表评论

李化平:“新公民运动”:形势与任务

【本文完成时(2013-08-09)作者正在自己的祖国流亡;文章发表后第二天(08-10)作者在长沙被抓。今日重发,本文有删节。】 前言: 中共独裁政权的崩溃是可以等得来的(当然,我们不会选择等待,而是努力推墙);公民社会是等不来的,必须点点滴滴做起。 “公民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评论, 李化平 | 发表评论

李化平:总有一些人选择高贵地坚守——怀念李旺阳

2011年5月5日,61岁的李旺阳再次回到大监狱。出狱后的李旺阳,骨瘦如柴,双眼失明,两耳失聪,腿不能行。然先生思维清晰,信念依旧。 无家可归的李旺阳寄住在妹夫父母家,这房子非常狭小,也没卫生间,只是因为妹夫父母住院,才能腾出一个角落开铺。服侍李旺阳起居的,是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公民评论, 李化平 | 1 条评论

李化平:等您,边民兄弟

边民:实名董如彬,云南省西双版纳人,1962年生。 “再不坐牢就没机会了。”——那年,挪威哥哥从拉萨到昆明,公民朋友在一起饭醉,席间有老有少(长者70好几了,少者是90后),聊到曹海波案件时,边民冷不丁来了这一句。我们放肆地笑,边民呢,很淡定。初次见面就投缘,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公民人物, 李化平 | 发表评论

李化平:爱里没有惧怕—–人权活动家赵常青

丽江白沙古镇 “我身体扎实。” 常青边说边笑,神情蛮认真。瘦瘦干干的赵常青夸自己身体扎实,挪威哥哥一脸困惑。 年少的时候,常青从山里背木炭,半夜4点出发,走60里路到县城,几十斤木炭卖2块钱;花1毛钱吃碗面,再走60里山路,夜里12点赶到家。那是秦岭山区,从小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李化平, 赵常青 | 发表评论

李化平:亦师亦友唐荆陵

半个多月前,友人告诉我,唐荆陵律师“丢”了。我说怎么可能呢,几个小时前,我们还QQ聊天,在群里交流。数小时后,唐太太证实:熊猫带走了唐荆陵,还特别要唐先生带好衣物。 至于去什么地方,是什么原因被带走,去多长时间,唐太太也是云里雾里,浑然不知。(我在想,就是作为 … 阅读全文 »

发表在 唐荆陵, 李化平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