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20年5月4日-5月10日)

编者:新冠疫情延续至今已造成逾400万人感染,超过27万8千人失去生命。在中国,疫情虽有缓解,但染疫的亡者家属却因追责、维权而遭维稳打压;因支持作家方方,湖北大学教授梁艳萍、海南大学退休教授王小妮等学者遭到恶意举报而受到学校调查。这场由方方的封城日记形成的网络水军与自由派的撕裂引发了新一轮打压自由派的风暴,当局由此进一步压制批评言论、清除自由派学者,似有文革重现的感觉。

本周日是母亲节,然而,在中国四川,有一位身患绝症的耄耋老人却无法听到儿子哪怕一句的祝福,她就是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女士!黄琦因维护人权已三度入狱,目前被囚狱中,母子二人已经被隔绝了三年多的时间。自感不久人世的老母亲唯一的心愿就是:在有生之年能够见儿子黄琦一面!在中国,不知还有多少良心犯的家庭被生生阻断了亲情和爱。

近年来,良心犯的境况随着人权状况的整体恶化陷入困境。中共当局在抓捕人权活动人士、绞杀公民社会之后,对一切反对的言行已经有了一套完整的、系统的镇压流程。在针对良心犯方面,已然完全置法律于不顾,强迫失踪、封锁消息、酷刑、株连亲属、超期羁押、秘密审判成为迫害良心犯的常规手段。

可以说,当下之中国正处于近40年来最黑暗的时期,但是,黑夜里总有那无数的星星在不息地闪耀。40年来,一代代的民主志士在这片自由被禁锢的土地上,永不停息默默地耕耘!值得欣慰的是,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到这条筚路蓝缕的道路上,不管前方的路有多泥泞,只要大家携手并肩,我们不仅可以越过荆棘,更可以到达自由的彼岸!

张祖桦先生在《以公民维权运动捍卫权利——三论人权捍卫者》一文中指出:要想有效地捍卫公民权利,制约强大的政治权力,仅靠分散的个人行动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依靠公民社会采取协同一致的集体行动。在现实中国就是要推广普世人权理念,促进公民社会的成长,推动公民维权运动,将公民的力量集合起来,采行各种有效方法和途径,捍卫公民权利。罗斯福夫人60年前在联合国通过《世界人权宣言》大会上的演说中有一段名言,大意是:只有当公民社会形成茂盛的长青藤,把国家政府围绕起来,限制住,才有希望落实人权保护。诚哉斯言!

本周中国公民运动网重点关注的人权案例如下:

湖南人权活动人士谢文飞被涉“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4月29日晚被警方带走的湖南省郴州市人权活动人士谢文飞(本名谢丰厦)已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羁押在郴州市下辖的资兴市看守所,谢文飞租赁的住所也遭到警方搜查。

谢文飞于生日当天被警方带走,疑涉悼祭林昭、反抗一党专制及武汉疫情等言论。谢文飞与外界失联后,因关注谢文飞,湖南多名维权人士受到警方传唤,其中欧彪峰于5月1日晚被株洲市三名国保警察传唤,在笔录中警方希望欧彪峰不要再在网络上发声被拒绝,欧彪峰明确表示会继续关注谢文飞。

详细内容:湖南人权活动人士谢文飞被涉“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

著名民运人士、前中共检察官沈良庆被审查起诉8个月案件仍无进展

著名民运人士、前中共安徽省检察官沈良庆被羁押近一年,案件于2019年9月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移送包河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已经过去了8个月,但案件仍无进展。

有关沈良庆案件的信息很少,目前仅知情人士透露,沈良庆是在六四30周年前夕接受外媒采访后于2019年5月15日失踪,数日后外界才得知他已于5月16日被以涉“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关押进合肥市看守所。沈良庆被抓捕后,曾遭受酷刑及不人道对待,包括戴黑头套、长时间审讯、整天不准吃喝,不准上厕所等。家属及律师曾为其申请取保候审但遭到拒绝。警方甚至要求家属劝其“认罪”,律师亦因代理沈良庆案件受到当局压力。

详细内容:著名民运人士、前中共检察官沈良庆被审查起诉8个月案件仍无进展

释放丁家喜!

因新冠疫情,人们突然之间进入了一种被严格限制的生存模式。然而,还有一些人,他们被更极端的隔绝和被更严重剥夺自由的人。那些人的指尖,并没有互联网赐予的浩若烟海的文学、音乐、电影、戏剧、科学、社会科学、新闻、体育或者搞笑视频,他们是一群被独裁政府蓄意而不公压迫的受害者。他们中的一位名叫丁家喜。

2011年,在丁家喜已经享有北京最好的知识产权律师之一的声誉之时,他在位于纽约的福德汉姆大学做了短期访问学者,由此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他转而成为了一个社会权益和公民权利的活动者。他曾:倡导促使非本地户籍子弟公平教育的权利;要求中国政府高官公示财产;寻求保护业主免受政府的非法侵害;投身“新公民运动”的倡导活动,致力于通过和平方式推动政治和法律改革。他为这一系列倡导活动付出了3年6个月的自由。2016年10月获释后,他勇敢地重新投身于社会倡导活动,帮助并鼓励那些怀有相同理念的人彼此联系、交换信息、抒发己见,共同推动民主改革和对公民权利的尊重。

2019年12月26日,在与一些志同道合的活动者相聚之后不久,丁家喜在北京被山东警方羁押(与他相同遭遇的还有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等三名倡导者)。从那时起,他一直被中国当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他的律师被告知,丁家喜面临“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指控,但不允许律师会见。

详细内容:释放丁家喜!

秘密开庭一周年,余文生律师仍无下落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在北京被警方强迫失踪。随后他被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关押在徐州;同年4月19日余文生被逮捕,转押到徐州看守所,许艳隔日收到逮捕通知书。

2019年5月9日,许艳仅从一个不明身份人口中获知当天余文生的案件开庭。该案开庭消息未在徐州中级法院网站公布。至今没有余文生的下落,甚至秘密开庭已一周年,判决书还未公布。

详细内容:秘密开庭一周年,余文生律师仍无下落

四川两会在即,红二代罗世模遭强力维稳

5月9日早上7点,红二代(父辈中共地下党罗世文家族,49年后被中央与地方内斗镇压)、70多岁的访民罗世模被四川省自贡市当地四名维稳人员强制从陈云飞出租屋带走。

罗世模的家从土改被政府镇压后,他们家的多处房产全被没收,家人也都被赶出家门四处流浪漂泊。据罗世模讲,地下高级特工罗世文是他堂哥。他父亲罗万森,叔父罗师佛均是1927年加入共产党。50年代他父亲罗万森被判入狱后,至今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他几十年上访寻找,杳无音信。现在四川两会召开,政府怕罗世模上访,便对他采取强制维稳措施。这也是当地政府每年敏感时间对他必须的维稳项目。

详细内容:四川两会在即,红二代罗世模遭强力维稳

两会维稳,在京打工的辽宁访民杨秀梅被强制返乡

中共两会临近,各地访民成为维稳的重点对象。不仅在北京信访的访民受到地方截访,连在北京打工为生的访民也纷纷被地方强制返乡。5月7日上午十时许,辽宁铁岭市访民杨秀梅在北京花卉大观园市场打工时就被辽宁劫访人员强制带走,正在被遣返回户籍地。为了维权,杨秀梅先后被3次劳动教养共计7年的时间。在劳教所其受尽迫害摧残,导致患上了严重的心肌梗塞。她的母亲也因上访被非法拘禁、被威胁。

详细内容:两会维稳,在京打工的辽宁访民杨秀梅被强制返乡

深圳劳工维权人士张治儒等5人被羁押一年三个月后获缓刑

广东深圳劳工维权人士张治儒、吴贵军、宋家慧、何远程、简辉等5人在被羁押一年零三个月后,日前被以“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分别判处一年六个月至三年不等的有期徒刑,且缓刑两年至四年。上述5人已于5月7日晚获释回到家中。

2009年1月20日,深圳劳工维权人士张治儒、吴贵军、何远程、宋佳慧、简辉等5人相继遭到深圳警方抓捕。随后,当局封锁消息,并警告家属不得接受采访、不得谈论案件,代理律师也受到来自政府部门的施压。由于5人被羁押期间家属为其聘请的辩护律师无法介入,在当局的干预下5人均被指派法律援助律师,因此家人及外界无法及时获知他们案件的进展等相关信息,家属更不知道案件已经开庭并宣判。

近几年来,各地NGO组织受到当局严酷打压,尤以广东劳工NGO最甚。从广受关注的2016年 “番禺打工族服务部”总干事曾飞洋、孟晗、朱小梅、汤建、邓小明、彭家勇、何晓波等7人被控“聚众扰乱公共秩序罪”遭到抓捕,到2018年深圳佳士集团工人要求自主组建工会以保障工人的合法权益遭到持续数月的打压,致近百名各地支持佳士工人维权的大学生遭到抓捕及强迫失踪,再到“木棉社工”因创始人童菲菲无故被抓捕而不得不结束日常运作,透视出劳工维权组织的生存空间日渐狭窄。

详细内容:深圳劳工维权人士张治儒等5人被羁押一年三个月后获缓刑

前知名媒体人张贾龙被涉“寻衅滋事”案将于5月13日开庭

前知名媒体人、腾讯网编辑张贾龙被控涉“寻衅滋事罪”一案,将于5月13日上午九点三十分在贵阳市南明区法院第二十法庭开庭。贵州籍公民张贾龙于2019年8月12日晚九点多钟被辖区派出所和维稳部门从家中带走,但警方当时并未说明因何事由抓捕张贾龙。直到律师会见后,外界才知悉张贾龙因言获罪,所有指控涉及推特内容及网络言论。

公民有言论自由及监督、批评政府的权利,然而这些权利和自由却常常被公权以涉嫌“寻衅滋事罪”任意剥夺。

详细内容:前知名媒体人张贾龙被涉“寻衅滋事”案将于5月13日开庭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