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开庭一周年,余文生律师仍无下落

我为你骄傲,我一直都相信你,请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会好好照顾父母和孩子,我们等着你回家。”

——许艳对丈夫余文生律师的话

本周六,5月9日是中国维权律师余文生案秘密开庭一周年。他的案件是如此秘密,甚至连法院(徐州市中级法院)网站上都未公布他的案件。它是如此秘密,以至于妻子许艳只被口头告知,而从未收到过任何庭审的书面通知。它是如此秘密,一年过去了,案件判决书还未公布。它是如此秘密,至今余文生仍然下落不明。

2018年1月19日,余文生在北京送儿子上学途中,被警方强迫失踪。不久后,他被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RSDL)——一种极易遭受酷刑和单独监禁措施,关押在离他北京家中700公里以外的徐州。尽管妻子许艳和律师们多次奔波于北京和徐州两地,力尽全力要求与余文生会见,但始终未能获准。在余文生失踪期间,许艳与丈夫唯一的接触,是2018年4月那次5分钟视频通话,当时余文生刚被正式逮捕,指控是涉嫌煽动颠覆国家罪——中国当局强加于人权捍卫者之身的典型荒唐罪名。

为了标志余文生被秘密审判一周年,并持续关注他的案件,我们在此公布一篇与许艳的简短采访。(注:该采访内容翻译自保护卫士同篇文章英文版)

保护卫士: 向当局询问你丈夫庭审的相关情况,他们是如何回应的?

许艳:当我和律师前往徐州询问时,他们连大门都不让进。他们也不让我们见任何办案人员,什么回应都没有。也尝试过以书面形式要求答复,但也没有回复。2019年12月25号,我和两位律师第五次到达徐州中级法院询问余文生的案件,一个负责办案叫刘明伟的法官口头告知判决还没下来,我们又问是否可以提供法律程序的书面文件,也没有回复。

保护卫士余文生失踪的几年一定给你和孩子带来巨大压力,你和家人都是怎么走过来的?

许艳: 这些日子我们过的特别艰难,可以说是度日如年。身体和心理都承受着痛苦。最主要的,我们还是担心余文生的状况,担心他的身体是否吃得消,他会不会被判的很重,他们会不会一直把他关着,我们再也见不到他。

保护卫士如果可以和你的丈夫通话,你想对他说什么?

许艳我很为你骄傲,我一直都相信你,请照顾好自己的身体,我会好好照顾父母和孩子,我们等着你回家。

保护卫士请再谈谈该案以来你的个人经历以及想法?

许艳: 我希望人们意识到余文生的处境非常糟糕,他遭遇的迫害非常残酷。

最初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对我进行传唤,这种做法远远超过一般对人权人士家属的打压程度。

他们在国内的网上把余文生的名字完全屏蔽了,就好像这个人从没存在过一样。这种程度的屏蔽也是非常罕见的,其他709大抓捕的律师们至少都能搜到一些信息,甚至一些更为敏感的名字都能搜到。

在过年两年半时间,我和律师们从未见到过余文生,我们仍不知道他的判决什么时候会下,或者余文生的情况会怎么样,这种做法不仅严重违法,而且是极其残酷和不人道的。

保护卫士王全璋律师说国际关注对他的情况有帮助,针对余文生的情况,你想对国际社会说什么?

许艳:国际社会的关注非常重要,我希望:

  • 此前有向联合国报告过余文生案件的国际组织,能继续向联合国提交报告,要求联合国和相关官员关注余文生的情况,呼吁中国政府立刻公布判决书并释放余文生。
  • 国际人权组织和律师协会针对余文生案提交联合信件,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公布案件结果。
  • 国际社会可以考虑给余文生颁发人权奖,作为对他人权工作的肯定和支持,也在一定程度保护和鼓舞余文生和其他身处困境的人士。

余文生是谁?

在失踪前,余文生曾代理过很多敏感案件,包括为同道维权律师王全璋辩护,为被打假疫苗的儿童家长辩护,起诉北京政府治理空气污染不力等。2017年,就在他被抓捕前几个月,他写过一封公开信,呼吁罢免习近平。

媒体通常倾向于较少报道持续处于失踪人士。毕竟没有什么新的进展报道。然而,从王全璋律师在被失踪近五年后,终于于今年四月与家人团聚来看,国际社会的压力确实起到了作用

多位律师曾试图代理余文生的案件,但被当局拒绝。2018年4月被正式逮捕之前,警方称余文生已将妻子许艳聘请的两位律师——谢阳和常伯阳解除代理。警方甚至拒绝律师与余文生会见以便确认是否为他本人意愿。就在这时,一段预先录制的视频(在余文生被抓之前录制)被放出,余文生在视频中表示如果他接受了官派律师,则意味着遭遇了酷刑。

失踪过程时间线

2018119

余文生在送儿子上学途中被捕,直到1月27日,妻子许艳都没收到有关其拘留的书面通知书。

2018127

许艳收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余文生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转移至距北京700公里以外,江苏徐州的一个不知名地点关押。

2018419

余文生被正式逮捕,转押到徐州看守所,许艳隔日收到逮捕通知书。妻子许艳获准与余文生进行了5分钟的视频通话,许艳形容他看起来更瘦了,头发长乱。

201959

许艳未获书面通知,仅从一个不明身份人士口中获知当天余文生的案件开庭。该案开庭消息未在徐州中级法院网站公布。至今没有余文生的下落,甚至秘密开庭已一周年,判决书还未公布。

余文生这个人就这么消失了。

转自:保护卫士

本文发布在 余文生,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