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20年3月23日-3月29日)

编者:至本周日全球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人数已经突破60万,已经有超过3万人死亡。而在中国武汉,随着封城令解除,当局开始开放染疫而亡者的家属领取骨灰,有媒体消息指在武汉殡仪馆和公墓都出现了长长的车潮和人龙,等着领取亲人的骨灰盒或是为亡者挑选墓地。但全程有便衣阻止拍摄并禁止哀悼,有网友指武汉连悲伤的权利都没有。

就在疫情仍在全球肆虐之时,民营企业家任志强被抓事件仍在继续发酵;1226公民案中遭拘押人士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方式任意羁押,联合国人权高专发表声明,专家指,中国的行为已违反国际人权法,并强调已与北京就此事展开对话。专家还指出,中国政府封锁消息,令外界对被羁押人士的安危一无所知。多年来中国政府不断施用“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来持续打压异议人士。

本周重点关注女性人权活动人士李翘楚和陈建芳,她们处于被强迫失踪或任意羁押状态,被剥夺了律师会见的权利;本周因言论王健、秀才江湖被警方带走后已失踪数日;覃永沛被剥夺律师会见的权利,其代理律师就执业权被剥夺向有关部门提起控告;陈云飞出狱已一年仍未获得真正的自由;叶海燕多次遭遇逼迁导致生活无以为继。以上个案表明,中国的反抗者因维护人权、行使公民权利,其人身自由权利、自由迁徙权及基本生存权常常受到严重的侵害;强迫失踪、超期羁押、律师会见权及司法救济权被剥夺被越来越广泛地施用在良心犯及人权活动人士身上。即使获刑后,良心犯在监狱中的健康和生存状况仍属于“秘密”而家属被威逼不得向外界透露。

中国在过去百余年的时间里,有无数志士仁人为了中国实现民主和宪政,前赴后继,薪火相传,百折不挠,谱写了一曲又一曲普罗米修斯式的英雄赞歌。虽然时至今日,中国仍在民主转型的路途上艰难跋涉、步履沉重,中国的人权状况仍在持续恶化,但是,正是因为有了一批又一批的自由战士们不惜用自由甚至生命为我们每一个人去拼尽全力去争取做人的尊严,才令我们没有失去所有。权利从来不会从天而降,而是要靠每一个人积极去争取。中国需要烈士,更需要战士,只有大多数人都自主地加入到抗争的队伍,一个平等、公正、民主和宪政的中国才有望早一天实现!

一、女权活动人士李翘楚被强迫失踪逾40天

女权活动人士、许志永的女友李翘楚自2月16日凌晨被北京警方带走至今已被强迫失踪逾40天,目前仍无进一步的消息。期间,李翘楚的家人及律师相继前往辖区派出所及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查询,均未获明确答复。因被秘密羁押和无法获准律师会见,外界担忧她遭受酷刑及刑讯逼供。

12·26公民案发生后,警方为了找到许志永的下落,开始对李翘楚24小时严密监控,更在2019年12月31日对其传唤,将她拘押24小时,她被戴着手铐审讯,几乎所有的讯问都与许志永有关。目前李翘楚已被强迫失踪超过40天,而许志永自2月15日被抓捕至今,亦没有进一步的消息,警方只是口头告知家属许志永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但家属至今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件。其他1226公民案中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遭羁押逾90天从未获准律师会见,事实上也处于强迫失踪状态。

女权活动人士李翘楚被强迫失踪逾40天

二、女性人权捍卫者陈建芳被控“颠覆罪”羁押逾一年从未获律师会见

上海女性人权捍卫者陈建芳自2019年3月20日在位于浦东新区的家中被警方抓捕至今逾一年,陈建芳被指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已经被移送至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陈建芳被抓捕至今从未获准律师会见,外界也无法得到任何直接的信息。在陈建芳被抓捕后,其丈夫不仅受牵连被无故关押,女儿的工作和生活也受到严重影响,一家人被警方威逼不得与外界联系,不得与任何人谈论陈建芳的案子。

一年来,陈建芳的委托律师张磊数次前往上海,向办案单位、检察院及法院提交与陈建芳本人被被抓捕之前签定的委托书和律师事务所函,要求依法会见当事人陈建芳,均遭推诿拒绝。2020年1月,张磊律师就陈建芳被剥夺律师会见权、上海当局侵害陈建芳诉讼权利提起控告,至今两个多月的时间过去了,没有收到任何答复。

由于律师无法会见,陈建芳在被羁押的一年里,是否遭受了酷刑折磨,她的身体健康状况如何外界都不得而知。《世界人权宣言》第九条 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拘禁或放逐;第十条 人人完全平等地有权由一个独立而无偏倚的法庭进行公正的和公开的审讯。然而,中共当局根本无视这样的国际人权条款,对一切反抗者普遍实施任意羁押、酷刑及秘密审判。

女性人权捍卫者陈建芳被控“颠覆罪”羁押逾一年从未获律师会见

三、秀才江湖(吴斌)疑因网络言论在株洲被带走后失踪

3月24日晚6点左右,湖南维权人士秀才江湖(实名吴斌)在株洲被不明身份人员(疑为国保)带走后失联至今。在失踪的前一天,其在推特上发布的内容为:老家衙役又打电话让我回家,我不想回家,回家我没有安全感。为了避免进一步骚扰,我决定先停止发帖十天,除非他们来找。生活在大监狱,没办法。

秀才江湖发出推文的第二天便与外界失去联系。近期以来,各地公民因网络言论频遭传唤和强迫失踪。数日前,南京维权人士王健被辖区派出所传唤后失踪;安徽维权人士周维林被警方带走已超过两周仍没有进一步消息。

秀才江湖(吴斌)疑因网络言论在株洲被带走后失踪

四、南京维权人士王健因言获罪失踪多日

南京维权人士王健自本月17日与外界失联至今,其友人疑王健或已被警察采取强制措施。此前,他曾于3月11日被传唤,16日下午发现其居所楼下有多名便衣监控。最近一年以来,王健屡遭南京警方传唤威胁,其手机也被搜查扣押。

近日各地维权人士纷纷遭到当地警方的约谈警告。频受警方骚扰传唤的湖南省株洲市维权人士欧彪峰,日前更接到长沙国保警察的电话,称要与其见面;湖南省郴州市维权人士谢文飞,接到自称是春陵江镇派出所警察电话,警察说上面下了通知,如再发“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将对其拘留。”

南京维权人士王健因言获罪失踪多日

五、覃永沛被羁押5个月 代理律师李贵生就执业权利受侵害进行投诉

广西人权律师覃永沛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5个月以来,从未获准律师会见,导致律师无法正常行使执业的权利。日前,贵州恒权律师事务所的人权律师李贵生就自己执业权利(通信权)被侵害投诉南宁市第一看守所。

李贵生律师认为:依据法律规定:“辩护律师有权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会见和通信。辩护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时不被监听。看守所应当及时传递辩护律师同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往来信件。看守所可以对信件进行必要的检查,但不得截留、复制、删改信件,不得向办案机关提供信件内容。”显然南宁市第一看守所违法将信件交给己经不是办案单位的国保支队,违反了法律规定。为了依法维护当事人的正当权利及律师的执业权利,李贵生律师向有关部门投诉,希望能依法依规查处并责令改正。

覃永沛被羁押5个月 代理律师李贵生就执业权利受侵害进行投诉

六、各地上访人员维权及受迫害经历

中国公民运动网持续推出各地上访人员维权及受迫害的文章。公民因司法不公、暴力拆迁和强征得不到补偿等原因上访,在上访的过程中,诉求不仅得不到解决,反而遭到更多的人权侵害。因为被打上“访民”的标签,出行住宿受阻,每到所谓的敏感日轻者被限制人身自由,重者被关进黑监狱、被关进精神病院、判刑,有的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们的遭遇是中国人权状况的一个缩影。

本周记录了辽宁上访人员陈沈群、山东上访人员丁好玉、黑龙江上访人员李小燕、辽宁上访人员刘振、河南上访人员贺立军一家、重庆上访人员冉崇碧、河南上访人员何方美等各地公民维权及受迫害的经历。

其中陈沈群于2016年11月20日被驻京劫访人员从北京市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截访返乡,途经葫芦岛绥中县时遭遇“车祸”死亡。而同车的3名劫访人员和司机均是轻微伤或皮外伤。车祸发生后,家属质疑死因,被警方控制在一宾馆。2017年1月25日,在没有进行尸检的情况下陈沈群的遗体在绥中县被强制火化,并阻拦、殴打其家属不许家属见陈沈群遗体;

其中刘振于2018年10月21日同十余名沈阳籍访民一起去到位于北京的美国驻华大使馆进行人权求助,被北京警方行政拘留5天。10月29日拘留期满刘振被沈阳警方接回后随即送入浑南区看守所刑拘,12月4日被浑南区检察院批准逮捕。2019年1月13日上午,家属接到通知,刘振在看守所死亡,官方称刘振死于“急性心梗”,属于“自然死亡”。刘振的儿子刘常杰粗略查看刘振遗体时发现胸口有紫色淤青,受伤部位且向内凹陷。

https://cmcn.org/archives/category/%e5%85%ac%e6%b0%91%e7%ba%aa%e4%ba%8b/

七、人权活动人士陈云飞出狱满一年 自由仍受限制

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四年的陈云飞出狱一年以来,并未获得真正的自由,目前的出行及言论仍受管制。2019年3月25日陈云飞服满四的的刑期走出监狱,一年来,因网络言论、纪念六四多次受到传唤、扣押手机,2019年9月19日更因支持香港反送中社会运动被控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被羁押一个月后获取保候审,随后言论及行动自由受到更严厉的限制。

良心犯刑满出狱后,仍会被当局以种种借口限制其人身自由、言论自由及迁徙的自由。出狱一年多的江天勇目前仍被控制在河南老家,没有完全的自由。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四年半的王全璋,即将于10天后刑满,而他在写给妻子李文足的家书中明确表示:“最希望出去的时候没有管,没人找上门,我们开始以前的生活。”表达了希望可以在不受当局管控的情况下与家人团聚的愿望。

人权活动人士陈云飞出狱满一年 自由仍受限制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