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人权纪事:(2020年3月9日-3月15日)

编者:本周武汉肺炎疫情虽在中国大陆稍有缓解,但世界蔓延趋势仍在加强。本周关乎言论自由引发关注的两件事,一是房地产大享任志强因“一位脱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的文章已失联数日引发各媒体关注,其文中直指执政的共产党对言论自由的严格限制加剧了新冠状病毒的流行。文中同时写道:“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尽管高举一块又一块的遮羞布,试图掩盖自己根本就没穿衣服的现实,但丝毫也不掩饰自己要坚决当皇帝的野心,以及谁不让我当皇帝,就让你灭亡的决心!”;另一件是《人物》杂志一篇《发哨子的人》的文章遭到删除引发网民们接力传播,中共秒删文章的审查引起网民们的愤怒和不满,网民们用多达近百个版本变换方式转发此文。

本周中国公民运动网一篇南方树的署名评论文章指出:没有言论自由,社会就没有自我净化和循环的能力,没有了言论自由,每一个微小的错误都可能会放大进而酿成重大社会的祸害,进而影响到社会的稳定和每个人的安全。从刘晓波先贤“愿我是中国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到李文亮医生的“健康的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再到艾芬医生的“要有人站出来说真话,必须要有人,这个世界必须要有不同的声音。”突显出中国公民对自由言说的渴望及中共严重剥夺公民言论自由权利的现实。

本周重点关注狱中的良心犯王全璋即将出狱时能否在出狱时获得真正的自由;被以言治罪的周远志在狱中突发多种疾病;陈家鸿突然解除自主聘请的律师等个案。良心犯们被捕后能够自主聘请律师、律师是否可以依法正常会见,入狱后的健康和生命安全以及刑满出狱后是否仍被违法限制言论、迁徙、就业及人身自由,是良心犯们一直面临的困境。其中,2016年6月9日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的张隽勇,被任意羁押在成都市看守所两年零十个月后,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处三年有期徒刑、缓期四年执行。这意味着他将被限制人身自由长达七年。中共就是用这种所谓的缓刑、剥夺政治权利等手段,对良心人士变相监管和政治迫害。

本周欧彪峰因关注1226公民案中被抓捕的许志永、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及遭到强迫失踪的李翘楚等公民被传唤,周维林疑因网络言论被强迫失踪数日,野静环因发布自己被劳教的内容被传唤,卢廷阁因关注社会热点事件被传唤,以上个案表明中国公民争取言论自由的道路还很漫长和艰难。

一、“发哨人”被禁引发网络接力反审查公民行动

武汉肺炎疫情之下,中共箝制舆论、压制公民言论自由日甚,其中《人物》杂志一篇《发哨子的人》的文章在3月10日发布当天遭到删除,引发网民们接力传播,为了对抗网络审查,网民们用竖排、繁体、甲骨文、图片、漫画、火星文、英文、日文、越南文等变换方式转发,以表达对当局的不满和抗议。

武汉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于12月30日时接到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上面写有“SARS冠状病毒”。她把报告拍下来后在武汉医生们手中迅速流传,其中转发的人当中包括李文亮和8位被训诫的医生。随后,艾芬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最严厉的斥责”,她被指责为“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结果导致艾芬所在的武汉中心医院,有超过200名医生被感染,包括李文亮医生在内的4名医生因感染武汉肺炎相继去世。

在媒体姓党,全民统一意识形态,政权稳定第一的专制治下,在大疫来临之时,中共不仅痛失了武汉肺炎疫情初期的有效防治期,还祸及全世界。今天,中共不仅未有丝毫反省,反而变本加厉剥夺公民言论自由权利。

“发哨人”被禁引发网络接力反审查公民行动

二、安徽维权人士周维林被捕数日家属索要手续被拒

安徽合肥市维权人士周维林自本月12日被合肥市公安局瑶海分局警察抓走,至今已超过三天,周维林的儿子前往当地公安机关索要法律手续,但遭到拒绝,并被告知十天以后再处理此事。

因工伤维权而走上捍卫人权之路的周维林,数年来多次被传唤、抄家,还因与其他公民一起捍卫未成年人安妮的受教育权被控“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6个月。而此次安徽警方再次无手续将周维林秘密羁押,令外界忧虑其受到酷刑审讯。

安徽维权人士周维林被捕数日家属索要手续被拒

三、王全璋下月出狱 刑满后自由成忧

709案中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获刑四年六个月的人权律师王全璋,将于4月5日刑满出狱,然而王全璋透过电话告知家人,不让妻子李文足到山东临沂监狱去接他,称需先在济南办理身份证及银行卡。李文足由此质疑,王全璋可能受到协迫,担心即使王全璋出狱也会被限制人身自由。

大多数的良心犯出狱后仍会被以各种借口限制人身自由,比如被强制留在户籍地,被阻断与外界联系,江天勇、陈光诚、高智晟等良心犯在出狱后都有被继续软禁的经历。鉴于此,王全璋出狱后能否像正常人一样拥有基本的自由值得各界密切关注。

王全璋下月出狱 刑满后自由成忧

四、卢思位律师接法院通知称已被当事人陈家鸿解除辩护人资格

广西玉林人权律师陈家鸿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有了最新进展,代理律师卢思位3月12日下午接到广西玉林市中级法院通知,称陈家鸿已经书面解除了卢律师的辩护资格。卢思位律师之所以成为陈家鸿的委托律师,原因是2018年6月时陈家鸿与其签署的委托合同和委托书,并约定如果陈家鸿律师受到刑事指控,由卢思位律师担任陈家鸿的辩护人,约定该委托文书一直有效。

然而,2019年4月29日陈家鸿律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后,当局一直拒绝卢思位律师介入此案,因为坚持代理该案,卢思位律师长期以来受到成都维稳部门重点关照,工作和生活都受到严重影响。

卢思位律师接法院通知称已被当事人陈家鸿解除辩护人资格

五、人权律师卢廷阁因网络言论被传唤

3月11日上午卢廷阁因10条网络言论被传唤,被传唤的内容包括:1.追问国监委李文亮案调查结果。2.及与黄某英案调查对比。3.关注陈秋实律师。4.关注杨斌律师。5.寻找0号病人。6.外国人条例所谓的征求意见,实则试探民意。7.网络生态规定2个帖文被删,指出它们连讨论都害怕的要命。8.在某群提示:在一群发多条帖,不如在多群发一条。9.关注李文亮的联名活动。10.国外准备限制企鹅公司的他人聊天截图等。

据卢廷阁律师自述,他被重复做3遍笔录,均拒签,最后一遍干脆全部拒绝回答。

人权律师卢廷阁:2020年3月11日被传唤

六、各地上访人员维权及受迫害经历

中国公民运动网持续推出各地上访人员维权及受迫害的文章。公民因司法不公、暴力拆迁和强征得不到补偿等原因上访,在上访的过程中,诉求不仅得不到解决,反而遭到更多的人权侵害。因为被打上“访民”的标签,出行住宿受阻,每到敏感日轻者被限制人身自由,重者被关进黑监狱、判刑,有的甚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他们的遭遇是中国人权状况的一个缩影。

本周记录了北京上访人员周莉、陕西上访人员孙礼静、重庆上访人员周光福、广东上访人员陈凤强和陈凤明两兄弟、辽宁上访人员盖凤珍和石兴友夫妇、河北上访人员杨贺臣和杨宗生父子及山西上访人员李莉维权及受迫害的经历。其中李莉因长期遭受丈夫虐待导致身体遭到严重伤害,颅骨开裂,颅脑积水,后并发脑萎缩而控告上访,关押期间被戴15公斤的脚镣手铐,审讯时被用强光灯炮直射眼睛长达5个小时。其中一次被囚禁500多天有300多天不是遭受暴力殴打,就是戴着手铐和脚镣蹲小号。曾因不堪受辱,两次上吊自杀。

https://cmcn.org/archives/category/%e5%85%ac%e6%b0%91%e7%ba%aa%e4%ba%8b/

七、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撰文关注许志永等人被警方传唤

湖南省株洲市维权人士欧彪峰,因撰文和发推关注许志永、丁家喜等12·26公民案中被抓捕的人士,遭到当地警方的传唤,被训诫后警方要求其不得再发表“许志永等人被拘捕的不法消息。”

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和李英俊被跨省抓捕后,躲避警方抓捕的许志永多次录制视频,呼吁各界关注丁家喜等被羁押的良心犯极有可能遭受的酷刑。许志永被抓捕后,许志永的女友李翘楚被强迫失踪,同时推特上出现对许志永抹黑及人身攻击的内容,而为其呼吁的多位公民受到警方威胁,警告不得为许志永发声。

目前为止,涉12·26公民案的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李英俊和许志永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但家属都未收到任何法律文书,更不知羁押地点,律师会见遭拒。遭到强迫失踪20余天的李翘楚没有进一步的消息。

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撰文关注许志永等人被警方传唤

中国公民运动网撰写

本文发布在 一周人权纪事,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