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获国际妇女奖后失联 美国务卿发声

3月8日国际妇女节, 中国人权律师王宇荣获美国国务院颁发的“国际妇女勇气奖”,但是在颁奖典礼之前,王宇受到中国当局施压,目前失联并且缺席颁奖礼。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会密切关注王宇的处境,必要时会为王宇公开发声。

美国第一夫人吉尔·拜登(Jill Biden)和国务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于周一(3月8日)共同出席“国际妇女勇气奖”线上颁奖典礼,表彰在倡导和平、正义、人权、性别平等领域,展现出非凡勇气和领导力的21位女性,并且为7名遭暗杀的阿富汗妇女领袖颁发荣誉奖。

“我因为代理人权案件,2015年开始受到打压,之前被关了一年多,又被软禁了一年多……”王宇在事先录制好的视频中历数自己在2008年和2015年后多次被中国当局打击迫害的经历,“我(在)代理案件的过程中,也看到司法的腐败和堕落。因此,作为一个法律人,我觉得有义务推进法治。我也希望有更多的人站出来,为中国的法治和公平正义来呐喊。”

中国律师王宇在3月8日“国际妇女勇气奖“的颁奖仪式上发言(视频截图)
中国律师王宇在3月8日“国际妇女勇气奖“的颁奖仪式上发言(视频截图)

美国政府密切关注王宇失联现状

王宇本人目前处于失联状态。布林肯在会上说, “王宇是中国最杰出的人权律师之一,曾为受虐儿童、少数民族、女性和宗教群体代理案件,也因此招致中国政府对她本人的打压,这种打压一直延续到今天。过去两天,我们不能正常联络到她。我们很担心,因为我们知道她想要出席今天的仪式。美国政府会继续跟进,必要时会为王宇的处境发声。”

吉尔·拜登认为,人们很容易把这些女性看作是被上帝触碰过的英雄或天使,其实她们也是想要“舒适、幸福、跟亲友聚餐、引人微笑的回忆”的正常人。

“一些妇女为自己的事业而奋斗了一生,另一些人则踏上了意想不到的征程……”吉尔·拜登说,美国与她们同在,“她们为自己的生命奋斗,为孩子而战。她们想要拨乱反正,为每个人建立更光明的未来。 她们不是天生就没有恐惧,无人例外。但她们在平凡的一生中作出了不凡的抉择。勇气不是找来的,它无法消除我们的怀疑,它是一种有意的选择。”

本台当日多次致电王宇和包龙军夫妇,但是无人接听。据王宇的友人、因安全原因不愿公布姓名的内地维权律师透露,王宇夫妇在广东处理“恶俗维基”一案,而天津的国保已经赶到广东控制住二人,最后一次取得联络是在北京时间3月7日中午左右:

“她有案子,国保说你推迟两天,准备把她带到武汉‘旅游’,为了避免她接受采访以及参加网络颁奖仪式。国保说就这两天,过去就好了。我还是担心,国保会利用这样的时机,有可能敏感时间一过去,人又联系不上。”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3月8日“国际妇女勇气奖“的颁奖仪式上发言(视频截图)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3月8日“国际妇女勇气奖“的颁奖仪式上发言(视频截图)

709”受难第一人 王宇初心不改

美国国务院在表彰王宇的新闻稿中写道:她处理过涉及法轮功学员、农民和上访者等政治敏感案件,捍卫妇女和儿童权利、宗教权利、以及言论和集会及结社自由等。自2011年开始处理人权侵犯案件以来,目前仍在出境禁令之下,并屡遭骚扰和人身攻击。

2015年镇压维权律师的“709”大抓捕中,王宇和丈夫包龙军首先被捕并被关押十三个月,受尽酷刑,连十六岁儿子包蒙蒙也惨遭殴打。出狱之后,二人无法正常执业,被警方限制出境、长期跟踪、不时强迫失踪而且经济收入受到很大影响。

2020年11月30日,王宇的律师执照被正式注销。她推测,事件与她早前声援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刑的余文生律师有关。

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告诉本台,“她在709(大抓捕)之前就非常勇敢,很多朋友称她是‘女汉子’。709被抓回家之后,还在继续争取代理案件,到了后期律师证被注销,一直在坚持和努力。”

上述维权律师、王宇不愿公开姓名的友人补充道,王宇在“709”之后依然致力于以法律维护公义,包括给李翘楚、李怀庆之妻包艳提供法律咨询。他认为,比起颁奖表彰,美国督促中国政府释放女性维权人士的实际行动更值得期待:

“美国政府需要更多的行动,包括2022年的冬奥会,完全可以提出条件释放张展、耿潇男、王藏的妻子、陈建芳。任何让女性受难的政府,都是混蛋政府!全世界都应该反对。”

“国际妇女勇气奖”自2007年3月由时任美国国务卿赖斯(Condoleezza Rice)设立,至今已褒奖来自75个国家或地区的155名女性领导者。布林肯强调,保障女性的平等权利和尊严是美国外交政策的优先事项,“今天我们嘉奖的这些女性,因为所从事的事业承受了暴力、死亡威胁、监禁和警察骚扰。有些人和家人分离,有些人被迫去国,她们应该得到我们的支持和承认。”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