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中国的勇敢女性

40多年前,联合国选择正式将3月8日作为作为表彰妇女的力量的日子。这一天汇集了世界各地对于女权的呼声,令大众了解性别歧视,同时增强了全球女性的声音。

但我们今天庆祝的“国际妇女节”实际上发源于国际劳工运动,而早在一个世纪前,中国就已经开始庆祝妇女节。中国劳动妇女扮演的角色,不单体现在全球位于前列的女性劳动参与率,她们亦是经济的重大推动力。 

在争取人权的运动中,女性的力量更是不可忽视:她们的勇敢、坚韧、智慧让我们看到中国人权进步的希望。在今年的国际妇女节,让我们向这些勇敢的中国女性致敬。

李翘楚:漩涡里的人,有责任说出漩涡的样子

生于1991年的李翘楚是一名女权主义者,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专门研究劳工问题。她长期关注工人、妇女和中国社会各阶层相关的平权议题。她的研究课题涵盖退休工人的社会保障政策等。

2020年的元旦,李翘楚被北京警方以“寻衅滋事”的名义带走,之后她在推特上发布《戴手铐过新年》,开始实名公开发声,她在推特上记录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的4个月、多次取保候审、传讯、约谈的经历 — — 患有抑郁症的她,不仅在关押中遭遇残酷待遇,还要应对警察频繁的骚扰。即使如此,她仍积极为在关押中的许志永、常玮平、丁家喜、程渊、陈玫等人发声。

在对2020年的回顾中,李翘楚写道:“那些痛苦不堪的、惊心动魄的、孤独无助的、咬着牙的、流着泪的、步履蹒跚的……原来还是会过去的,但我仍然庆幸自己还在场,还有勇气说话,还有能力记住所有的经历。”

2021年2月6日,她被山东警察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名义带走,原因似乎是因为她投诉了关押许志永的山东临沂看守所伙食存在问题。

张展:国家的恐惧来自于对人民的不信任

张展曾是一名律师,2020年2月,她前往中国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心武汉,被当地疫情造成的灾难所震撼。尤其是其他独立记者被拘押的事件,以及受害者家属被骚扰的情况,让她开始利用微信、推特和YouTube等网络平台讲述她的所见所闻。

2020年9月15日,她被当局以“寻衅滋事罪”起诉,最终获刑四年。为了抗议自己被拘押和坚持自己无罪,张展于2020年6月开始绝食。此外,她还被强行戴上脚镣,双手被24小时束缚超过3个月。

在审判中,当审判长向张展核实个人信息时,张展反问审判长:“你不觉得你把我推上被告席,你的良心会告诉你这是错误的吗?”当审判长宣布合议庭与公诉人名单时,张展再次避开回应审判长的提问,再次发问:“在你纠正你的错误之前,我没法回答。这是审判你的法庭,不是审判我的法庭。”她说:“公检法如果要对人民审查,可以把任何人推上法庭。国家的恐惧来自于对人民的不信任。”

在剩余的庭审过程中,张展一言不发,最终获刑四年。

许艳:虽然艰难,但我没有后悔

2018年4月19日,北京律师余文生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妨碍公务”被徐州市公安局正式逮捕。警方后来更出示声称是余文生所写的声明,要求解聘两名辩护律师,并请妻子不要为他聘请律师。

随后,余文生提前录制的视频证实了这份“声明”的无效。他的妻子许艳更是开始了漫长的“救夫”维权之路。在2020年6月余文生被判刑4年之前,许艳和律师试着去探望他至少25次,但从未成功见到他。但她不曾放弃,在推特上,她的“维权清单”已经更新到第十份,详细记录去看守所申请会见的经历、给法官打的电话,给检察院寄的信件、去信访办公室的遭遇、联合国人权专家对余文生案件的回复、国外媒体对于余文生案件的关注……

不仅如此,这些“维权清单”也记录着她声援丈夫的代价:被警方限制出门、在路上被跟踪被推搡、家和余文生的办公室多次被警方搜查、一度被没收手机。警察曾在午夜时分将她带走,说她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被禁止出境,称她可能会危及国家安全。

但许艳从未放弃。直到2021年1月,许艳才通过视频会见到了余文生。在她会见前发布的照片里,关注她的人难得地看到了她的笑容。如今她仍在为余文生能获得适当得医疗治疗,能够转移回北京的监狱而努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她说:“虽然现在处境艰难,要相信有一天会好的”。


MeToo运动:我们一起向历史要答案

2015年3月,五名青年女权活动家因策划反对公交性骚扰的倡议活动被刑事拘留;2016年,一些广州女青年网上众筹经费,计划在地铁发布反性骚扰公益广告,结果被拒绝;2017年行动者使用“人肉广告牌”的方法将广告展示在各种城市地标空间,这个活动也被叫停。尽管充满挫折,反性骚扰和#MeToo运动在中国的声音却从未断绝,而是不断的回到人们的视野。

2017,2018年网络上开始连续出现全国各地高校学生针对在校教师的性侵或性骚扰实名指控,接着是更多人站出来指控公益人士、知名主持人和佛教高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参与讨论,甚至行动。

今年,弦子对朱军的案件,更是创造了历史:2018年,弦子(网名)在社交媒体指控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朱军,曾在2014年对她进行性骚扰。她向法院对朱军提起诉讼。而朱军否认指控,并反诉弦子和她的一名支持者侵犯其名誉权和造成精神伤害。

自指控朱军始,弦子在网络上遭遇大量的辱骂,对此事的报道和讨论则遭到审查。尽管如此,她仍然获得了许多人的支持。2020年12月,当她的案件开庭审理时,许多人自发来到法院门外支持她,并打出了“我们一起向历史要答案”的标语。 女权工作者吕频在2017年曾说:“和 #MeToo 运动相比,中国反性骚扰行动的环境更要险恶得多,因此最珍贵的是,她们不会放弃。”她们的确没有放弃。

转自:国际特赦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