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学生领袖与政府自由对话

22hongkong2-articleLarge
抗议示威者周二在金钟观看学生领袖和政府官员对话的现场直播。出现在屏幕上的是政府二号官员林郑月娥。Nicolas Asfouri/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香港——在经历了三周震撼这座拥有720万人口的金融中心的前所未有的抗议活动之后,居民们以为他们已经看到了可能发生的一切。然 而,周二晚上,一件更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还做了电视直播:一场有关民主未来的有礼貌的辩论,一方是穿着印有“现在就要自由(Freedom Now)”字样的黑色T恤衫的娃娃脸学生,另一方是香港的高级领导人。

五位头发蓬乱的学生领袖,用坦诚的对话方式,挑战了年龄足够做他们父母的官员。他们都说粤语,这是当地通用的中国方言,同时翻译成英语和手势语。

学生要求官方承诺未来选举将兑现更大程度的自由。香港专上学生联会秘书长、24岁的周永康问政府二号人物、57岁的林郑月娥:“下一步是什么?”

在两个小时的辩论中,官员们没有做出任何承诺,只是说他们是来倾听的。但对话还是表现出一些缓和迹象,暗示持续近一个月的危机可能有了解决的希望。

这是一场异常礼貌和学术性的讨论,双方之间的代沟令讨论尤显非凡。双方都成章成段地引用了香港的宪法来支持自己的论点。

更令人瞩目的是,这发生在香港,在这个紧邻中国大陆的前英国殖民地;在这里,这种无拘无束的公开政治讨论至少已有25年没听到过了。25年前在北京,当时的学生也曾占领天安门广场,后遭到血腥镇压,其影响在整个中国延续至今。

他们讨论的问题是,香港将如何在2017年的选举中,产生特区最高领导人行政长官。2017年的选举将首次允许所有500万符合资格的选民参加投票。

但是,中国共产党控制的全国人大对什么人能在选票上得到一个名额作出了限制,全国人大对香港的宪法修改有决定权,亲民主的人士说,这种限制实际上等于把北京不喜欢的候选人排除在外。

全国人大的决定让这里的人们在9月28日走上街头,那以后一直有人呆在街头,他们在香港一些最繁忙的街道上搭起了丰富多彩的帐篷城。然而,在周二晚,政府以及一直推动着抗议活动的学生都表示,双方都在为未来着想。

林郑月娥对学生说,政府愿意向北京提交一份新报告,汇报在全国人大8月31日为香港选举法改革制订了指导方针后,这里涌现出的不满情绪。

作为似乎是进一步软化立场的表示,她还说,规则可能会在未来的选举中改变。

学生则坚持他们的要求,希望马上改变香港的选举法。他们希望2017年的行政长官选举对大范围的候选人开放。但林郑月娥的提议确实引起了一些兴趣。

“你们有没有时间表?”周永康问。“对我们的宪政制度发展有没有一个路线图?”

香港政府正在寻求办法化解自1997年回归中国以来的最大一场政治危机,那以前香港曾被英国统治了150多年。

三周多来,数千名示威者一直占领着城市中心政府总部附近的地区,以及两个繁忙的购物区。他们与试图清除路障的警察发生过冲突,人们用从竹竿到垃圾桶等各种材料制造了富有想象力的路障。

这个最初可能只是一次小示威的活动,在警察于9月28日试图驱散抗议者之后,迅速扩大为一场广泛的运动,当时警察使用了催泪瓦斯和胡椒喷雾,而抗议者则使用雨伞来保护自己。

学生们认为,香港政府向北京提交的报告没有充分反映当地的政治气氛,从而误导了全国人大对选举法改革制订的指导意见。

林郑月娥否认了这个指责,她表示,学生应该接受让香港所有符合资格的选民参加投票是一大进步。她说,“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不认为那是我们追求民主的一个重要进展。”

学生领导了这次现被称为“雨伞运动”的静坐抗议,他们曾要求与政府对话。政府曾取消了原定在10月10日举行了对话。

学生及其他抗议者希望有一个更开放的提名程序,取消所谓的功能界别,也就是香港立法会和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中的工商、行业及社会团体的代表。

政府拒绝了或不予理会学生提出的所有要求,只接受了对话的要求。

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在周一明确表示,政府只想听听学生要说的话,并给他们解释香港的政治过程。香港拥有很多不受北京控制的自主权,香港人民享有广泛的中国内地没有的公民自由,包括言论和集会自由。

梁振英说,“这不是谈判。我们特别强调这是一个对话。我们会洗耳恭听,我们显然有责任向学生、并通过媒体向公众解释允许香港举行普选的宪法安排。”

梁振英是学生愤怒的焦点。他们在两小时的辩论中,至少有两次提醒政府官员,梁振英周一有关充分的民主意味着“数字游戏”、将迫使政府把“政治和政策”向穷人倾斜的说法。

“他是为富人和工商界服务的吗?”周永康问道。“这是民主体制吗?有自由吗?”

双方都在辩论结束后的公开场合表示不抱太高的期望。林郑月娥对记者说,“我们只同意各自保留不同意见。”而参加对话的学联代表梁丽帼在主要抗议地点对支持者说,政府“没有对我们作出实质性的回应,没有给出实质性的方向。我们很失望,我们必须继续在这里呆下去”。

尽管存在敌意,但在政府总部附近主要抗议地点的大屏幕上观看辩论的学生及其他示威者对政府至少愿意对话表示高兴。

“这是政府第一次与示威者平等地对话,”戴着红色头巾的计算机工程专业学生泰迪·杨(Teddy Yeung,音译)说。“这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一大进步。”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纽约时报》记者。

储百亮(Chris Buckley)、Hilda Wang和Siobhan Downes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翻译:Cindy Hao

(据2014年10月22日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