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双德:成都基督徒为香港市民祷告

2014年10月18日下午,成都一群非“三自”教会的基督徒聚会,此次聚会的主题是“苦难,为什么是上帝给人类的恩典?”。

年逾81岁的著名作家、摘帽“右派”、 基督徒张先痴老先生,为参加聚会的朋友们分享了自己的生活经历:

张先痴先生,1933年出生于武汉市一个富裕的家庭,用中共的语言,属于“剥削阶级” 家庭。但是张先生在学生时代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背叛了自己的“剥削阶级”家庭,成了一名坚定的共产党员。

1957年“反右”,身为国家机关干部、中共党员的张先痴先生,也不能幸免,被划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关进监狱“劳动改造”了23年。这年他23岁。“摘除” 右派“帽子”出狱时,他已经四十六岁了。

谈到狱中生活,他说:他曾经被单独囚禁了三年六个月,从“小囚室” 里放出来后,因为长期没有跟人说话,虽然讲话感到发音很困难,见到了其他“同改” 还是很兴奋,就大声地跟人说话。佷快他的咽喉就再也发不出声了。后来医生告诉他:因为长期不说话,声带已经退化,以后只能慢慢地,小声地讲话,再慢慢恢复声带的功能。所以到现在他也只能慢慢地,小声地讲,不能与他人争吵……

为了羞辱“反党、反社会主义” 分子,监狱管理当局经常在真枪毙中插入“假枪毙”。 有一次,半夜,“劳改农场”紧急集合,张先生和其他七位属于“刺头” 的“劳改犯”, 被五花大绑抓了起来。他们当众宣读“判决书”: 全部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押到刑场上,向八个囚犯开枪;枪响后,有人被吓成了“神经病”。

苦难的“劳改”生活,沒有尽头,也看不到任何希望,也许“死亡”是一种解脱,所以对于“枪毙”, 张先生没有很恐惧……。但是他们在梱绑他的时候,弄伤了他的嘴,一颗牙齿被弄掉了……23年的劳改生活,长期繁重的体力劳动,他的右肩磨出了一个巨大的“纤维瘤”。

张先痴先生继续说:1957年,中共把我划为“右派分子”时,我十分委屈,认为自己背叛了“剥削阶级”家庭,走上革命道路,是一名坚定的中共党员。经历了二十三年苦难的“劳改”生活,1979年出狱时,我认为:自己是一个真正的、名副其实的“右派分子”。 上帝是很神奇的!如果上帝没有赐予我这么多的苦难,那么我现在还是一名“五毛党”!

张先痴先生在华夏地区的苦难经历,再一次震撼了李双德。他说:你们基督徒,是上帝的儿女,在关心自己的灵魂的同时,也应关心香港“真普选”。根据《中英联合声明》:中央政府只有两项权利,即国防和外交权;其他权利,均属于香港市民的自治范围。2014年8月3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了《关于香港特别行政区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决定》,他们也知道这是违反《中英联合声明》的,与香港市民所要求的“真普选” 背道而驰的,所以该《决定》要求香港立法会批准,否则,“如行政长官普选的具体办法未能经法定程序获得通过,行政长官的选举继续适用上一任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

“华夏地区的苦难不能再蔓延到香港!华夏地区没有民间社会,华夏人也沒有权利举行和平集会,声援争取真普选的香港市民。 但是,你们基督徒可以向全能上帝祷告,保佑香港市民。”

基督徒张国庆先生回答道:“李双德,你不是我们教会的基督徒,你不清楚我们教会的活动。我们有几个‘查经’ 学习班,正在为香港市民祷告……我们能够做的,只能是向全能的上帝祷告,保佑香港市民平安………”。

聚会结束后,回到家,基督徒张碧华女士手执《圣经》,跪在十字架前,面对受难的耶和华,为香港市民祷告…

张碧华女士的丈夫王春明先生,原系某省旅游局干部,中共党员。一九八九年学潮期间,王春明因同情和支持学生,在香港参与了“黄雀行动”, 营救北师大学生吾尔开西,被中共当局开除公职,开除党籍,吊销《护照》,后失踪,下落不明,迄今沒有任何消息。最初,张碧华女士并不理解丈夫的行为,但是她爱丈夫,倾其所有,将家里仅有的三万元钱交给了丈夫。丈夫岀事后,张碧华女士和女儿也受牵连,有一年春节期间,有关当局负责人要把她们母女俩从旅游局宿舍赶出去……。是苦难使张碧华女士成熟。她独自一人带着女儿,相依为命,过了25年,四分之一个世纪,顽强地坚守着她与丈夫的爱情……

基督教“摩道友” 陈云飞,原某农牧局干部,后因在某《晚报》上刊登“向坚强的六四遇难者母亲致敬!”广告,被监视居住六个月……此时,他也跪在十字架前,为香港市民祷告……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