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專制下的民主自治

bkncn-20141015000714817-1015_05411_001_01p

 

在「文革」中受迫害失踪的著名報人儲安平曾經說過:「國民黨手上,民主是多少的問題;共產黨手上,民主是有無的問題。」儘管儲安平為這個斷言及相關主張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但是很多人並不相信。一代又一代人,希望能夠在共產黨的領導之下,在一黨專政的前提之下,實現地方民主自治。

廣東「烏坎事件」是在強權下奮起抗爭的典型例子,一度為真正的地方自治帶來希望。2011年底到2012年初,烏坎村民誓死抗爭,贏得了選舉權利,實現了短暫的真正自治。曾經被政府視為搗亂頭目的林祖鑾、楊色茂等當選為村委會主任及委員。一年之後,烏坎民主走到盡頭。村委會承諾的收回被非法出賣的土地問題,並沒有途徑解決。村委會內部矛盾重重,分崩離析。

今年3月,烏坎村村委會舉行換屆選舉,原村委副主任洪銳潮與楊色茂都被當地政府威脅不要參選,但表示拒絕。隨後,洪銳潮被以涉嫌受賄罪刑拘,後在獄中被選為村委副主任;而競選村委主任的楊色茂宣布退選。近日,洪銳潮和楊色茂分別被法院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四年及兩年。

這兩位村官是否在法律上構成受賄,存在一些爭議。無可爭議的是,包括對他們的工作不滿的村民也認為,他們被判刑是政府對「烏坎事件」的秋後算帳。更沒有爭議的是,烏坎人誓死抗爭換來的民主自治徹底結束,烏坎又還原為中國一個普通的鄉村。

「普通的鄉村」在政治上意味著擁有法律規定的「普選」,但是選舉過程和結果對專制政府不構成任何挑戰。法律規定,中國內地近50萬個村實行村民自治,村民委員會及村長由村民一人一票直接選舉。「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指定、委派或者撤換村民委員會成員」,而且「由登記參加選舉的村民直接提名候選人」。

包括城市在內的中國最基層人大代表選舉也是如此,即「不設區的市、市轄區、縣、自治縣、鄉、民族鄉、鎮」的人大代表,也由選民直接選舉。各政黨、各人民團體可以提名候選人,「選民或者代表,十人以上聯名,也可以推薦代表候選人」。也就是說,所謂的「公民提名」,在這些選舉中早已實現。

村長直選大多受上級操控,徒有形式,因此烏坎抗爭成為例外。如果說這個抗爭因為引起國際輿論關注,讓政府被迫讓步「丟了面子」,所以遭到打擊報復,民主功虧一簣。那麼也有另外的「和諧」例子。

比村長直選走得更遠的是鄉長、鎮長直選。1998年,四川省遂寧市步雲鄉,6000選民一人一票選舉出「新中國」第一位直選鄉長。共有15人直接報名登記成為候選人,通過類似於西方民主的競選及投票過程,最有能力的譚曉秋最終當選。譚曉秋連任兩屆,其政績令上下滿意。深圳等地也進行了類似試驗。但是,因為跟中國法律及政黨管理體制的衝突,直選鄉鎮長無疾而終。

這兩起事件已有很多調查研究,其基本的結論是,在一個專制的大環境中進行小範圍的民主選舉,面臨重重障礙,走入死胡同勢所必然。就專制與民主而言,這些地方進行的就是「一國兩制」試驗,均以失敗收場。專制政體下是否能夠實行真正的民主自治?這是一個必須回答的問題。遺憾的是,整個世界都在故意迴避。

 

(據東網即時)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