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建文:徐灿你熄灭了的生命之光依然灿烂

文/丁建文

6个月前,你告诉我你得了肝癌,已转移到肺。你的声音有些沙哑,但很坦然。

5个月前,你告诉我看了我写的治癌专家刘今方的报告文学,想试试他的药。

4个月前,你告诉我,你吃了我寄去的“散结片”,感觉有明显的好转。

3个月前,你告诉我,因腹泻不知何种药物所致,暂停所有口服药。

2个月前,你告诉我,第4次介入治疗差点要命,再也不想做了。

1个月前,你夫人小赵告诉我,你收到我寄的第二次药品。

3天前,小赵告诉我,医院已经发出了你病危的通知。

2天前,小赵告诉我,凌晨你走了,走得很安详。

……

201410081232china1

感受着你年仅52岁的生命之光就这样渐渐地熄灭,我为没能挽留住你而遗憾和痛心,为你面对癌魔与死亡的威胁所表现的战士气概而敬佩与骄傲!

最初认识你是在西祠胡同的退役军官版,你那“北京寒锋”的网名给我的印象是,文字犀利且优美、思想领先有深度。

见识你是2009年3月的天津。你经过长时间思考酝酿和广泛联络,筹办了“全国自主择业转业军官联合创业研讨会”。你在会上所作的题为“我们的责任”的主题报告,第一次把全国自主择业转业军官当做成一个整体,你为拥有志同道合的十万战友感到温暖,也为这个群体被边缘化的趋势感到忧虑。你提出的战友们联合创业、抱团取暖的构思与方案,得到来自各地战友的高度赞赏,也成为我受你委托起草的联合创业倡议书的中心思想。

面对联合与创业过程中遇到的困难,挫折甚至流言蜚语,你没有彷徨,没有气馁,始终满腔热忱地对待各地战友,满怀激情地筹划着你心目中的联合与互助。

我每次到北京,你都会开着你的捷达车绕大半个北京城到我的住地。你出差到南京时,再忙也要与我见一面。在很多场合,你和我谈了很多项目和思路。南京战友联军公司股东里,有你参与的名字;北京战友学雷锋合唱团中,有你忙碌的身影;退版组织对困难战友捐款时,有你慷慨解囊的响应……你还多次向我提出过建立全国战友互助基金的想法。两人无论意见是否一致,友谊与日俱增。我很高兴地看到,你终于接受我的建议,放弃形形色色的创业构想和出国深造计划,把主要的精力集中于自己最得心应手的法律服务业,在人大附中的院内成立了自己的创业基地:北京长济律师事务所。

其实,你作为一名律师,从来就没有忘记过在推动社会公平正义方面的责任。而作为北京市律师协会宪法专业委员会主任,你对法律精神的研究与把握达到了一个相当高的水准。对一些地方政府违背法理,曲解中央文件损害军转干部利益的言行,你撰写了多篇檄文加以批驳,并与北京战友们一起找主管部门说理。你的许多观点启发和鼓舞了我。我发表的多篇关于自主择业转业军官的维权文章包含了你思想的火花。

我忘不了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只有确立依宪治国的思想,改革现有的司法体制,才能从根本上推动各项法律法规的落实,真正实现人民当家做主。我们现在所做的维权努力,不仅仅是为了我们自身的那点利益,发出我们呼声的价值不在于最终有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而在于诉求与奋斗的过程。任何一项政策和法律的完善,任何制度的改革和社会的进步,都是无数仁人志士积极进取甚至浴血奋战的结果。路是没有尽头的,我们应该利用更多的时间去开创未来,努力前进,不要在乎我们所走过的岁月。就算是生命走到尽头了,我们脚下的路也没有尽头,我们该抱着一颗真诚的心去奋进。

在宾馆里写完上述文字,北京的天已经蒙蒙亮。在即将出发去309医院为你送行之前,我看到你生前挚爱并倾注过大量心血的西祠胡同退役军官版上许许多多战友发出对你的悼念之情。我突然想起了郭峰所写散文《眼睛》中的一句话:“当生命之光熄灭了的时候,也许正是生命之光点亮了的时候。”

(据:军地人生的博客)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