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鳴:人大和政協能被激活嗎?

bkncn-20141008000716126-1008_05411_001_01p

 

今年是中國的人民代表大會制度確立60周年,是政治協商會議(新政協)問世65周年。按中國的規矩,逢五逢十,都是大日子,必有慶典。在慶典上,中國最高領導人講了很多話,其中有些話,很是令人鼓舞。有人覺得,也許,中國開啟新一輪的政改,啟動民主憲政,會從激活人大和政協開始。

當然,我們不能排除中共會有這樣的意願,如果要啟動政改,嘗試民主,從人大和政協開始,無論從哪個方面講,的確都是一個他們可以接受的路徑。老實說,這樣的設想,此前就被提出而且在基層嘗試過,據說效果很不錯,但最終還是被叫停。箇中的緣故相當複雜,但上一屆的中共領導人不願擔責,的確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然而,即使現在的領導人勇於負責,樂意嘗試,後面的路,其實還相當的長。最大的問題是,儘管人大體制被視為中國社會主義的根本制度,全國人大被憲法規定為最高權力機構,但是,這個制度從誕生那天起,實際上並沒有真的落地過。各級人大,並沒有真的享有立法權、監督權,審議權。最簡單的,連財政預算的審核與監督,都沒有做到。各級政府如果超了預算,或者大量從預算外弄錢,人大一點辦法都沒有。憲法上規定的最高權力機構尚且如此,那麼作為「說話」的機構政協,就更沒什麼脾氣了。

這兩年,人大的選舉問題,害得政府高度緊張。其實,人大自身連起碼的權力都沒有,選舉問題,已經是第二位的了。也就是說,必須落實人大的權力,讓這個機構活起來,此後的選舉,才會有意義。

各國的民主歷史告訴我們,作為落後國家,民意代表機構如何代表民意的問題,並非成立了議會就可以解決的。這個機構的存在,最初作為一個權力製衡的機制,作用可能更明顯。當年清末新政,作為中央一級的準議會資政院,其實也不是民選出來的。欽選議員,佔多數。但即使是皇室的欽選議員,也一樣能很好地行使監督政府的職責,在資政院開會的時候,諮詢的火力之猛,並不亞於所謂的民選議員。

讓一個制衡的權力機構活起來,最關鍵的,是讓這個機構真正落實自己的職權,賦予它能夠運作的機制。人大和政協,當然也是如此。只要人大可以真開會,真議事,真的行使監督權,對中國政治的發展,就會有根本性的改觀。

然而,儘管中共領導人講了很多令人鼓舞的話,但激活的藥物,似乎還沒有裝上針管。所以,大家還得看,但願,此番會有一個好的開頭。

 (掳東網即時)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