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海明:内地比香港更需要对方 

每隔一段时间,内地舆论总会出现诸如香港不再香、香港不再有魅力、香港没有产业规划、香港经济将衰退等等论调,一再引发内地民众与港人争论,甚至谩骂。真应了“中港精英联手赚钱,两地屌丝隔空对骂”这句话。

其实,香港对内地越来越重要,内地越来越需要香港。可以说,香港继改革开放前的货物转运,改革开放后的招商引资之后,将第三度再担负起推动内地经济、金融发展的掮客角色。

掮客,在中国古代商业史上又称“居间者”、“经纪者”,有穿针引线之意。但香港还赋予了掮客新的含义,那就是“支持者”和“引路者”。

过去香港曾是中国不可或缺的国际贸易中间商。事实上,香港曾两次担任中国的“掮客”角色,既解救了中国内地的困境,又拉动了内地的经济发展。

香港角色并未边缘化

香港担任内地的第一次掮客角色,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朝鲜战争爆发后,西方对中国实施禁运,英属殖民地香港首次充当了中国内地的掮客,不但成为转运大量军用、民用物资和货品进入中国内地,而且还成为中国内地唯一对外的窗口。

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香港又担负起另一个更重要的掮客角色。在内地改革开放初期,各地建设都缺钱缺人,此时香港的资金、技术和人才源源不断输入内地,为内地的经济建设提供了强力的保障。加上当时内地运输力量薄弱,香港国际贸易中心的角色,把中国出口的商品带到了世界各国,极大地帮助了内地的经济发展。

今天随着内地进一步开放,不少人觉得香港已经功成身退了,但事实是至今香港向内地提供资金和中转服务的角色依然吃重。

大家或许不大清楚,中国经济目前依然离不开外资的推动,研究发现,中国每增加引进1亿美元的外资,平均可为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GDP)增加15亿元、就业人口增加2万。但自2008年爆发环球金融危机、欧债危机之后,美国、欧洲和日本资金纷纷从中国撤离,导致中国的外商直接投资(FDI)每况愈下。只有香港的资金对中国内地“不离不弃”,甚至还逐年快速增长。

数据会说话,中国商务部公开数据显示,过去30年,来自香港的资金一直占内地吸收外资的一半或以上。去年中国外商直接投资“第一大国”日本为70亿美元,负增长4.3%,但来自香港的资金则超过其10倍,高达730亿美元,同比还上升了12%。

今年1至5月,香港对内地的FDI为340亿美元,是排在2至10位的9个国家和地区投资总和的3倍。日本只有不到20亿美元,美国是14亿美元,德国和法国更只有可怜的8.1亿和3.2亿美元。

在中国的出口方面,香港中转者的角色也并不像许多人以为那样被边缘化。

中国现今在外贸市场遭遇极大的困境,在2008年爆发环球金融危机之后,欧美国家由于经济衰弱,不但减少了对外的需求,更设置贸易壁垒、贸易制裁,重创了中国出口市场;不少新兴国家与中国商品同质化严重,为强占国际市场,竞争激烈。即使上海、深圳等内地港口的集装箱吞吐量再大,在贸易壁垒下也无用武之地,国际贸易自由港香港再次协助中国内地解困。

在这里要解释个经济名词:转口贸易,又称中转贸易,指两国的出口货物易是通过第三国的中间商,把货物转手来完成的贸易方式。众多中国内地出口企业为了绕开贸易保护主义,近年来开始选择中转贸易方式来实现产品的间接出口,这个中转贸易的地点就在香港。

根据香港特区政府最新数据统计,在2008年爆发环球金融危机后至2012年的5年间,香港的中转贸易每年平均增长15.7%,在2010年更狂涨超过35%。香港转口贸易的活跃,说明了香港依然发挥着过去历史关键时刻为中国商品“引路”的作用。

看到这,诸如“香港不再香”、“香港不再有魅力”的说法,每年都赶往香港招商引资的地方政府、众多中国内地出口商、受惠于港资的数以千万计的就业人口会同意吗?

香港发展并非只靠内地

有关香港经济离开内地就不行的观点,并不大正确。和大家想象的不一样,香港的发展并没有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中国内地这个“篮子”里。

在大家热烈谈论香港缺乏制造业,政府没有推动产业升级,未能跟上内地发展战略,香港经济已经空心化之际,香港经济早已在不知不觉地进行了第三次转型。越来越多学界研究相信这次转型的核心是外展化,这意味着香港正在重新回到以贸易为本的经济模式,成为新型亚洲贸易中心。

这个贸易不是大家熟知的进出口商品传统贸易,而是“离岸贸易”。离岸贸易概念在内地较人少人提及,指的是由一个母公司在其它国家、地区开办子公司,将异地生产的商品和服务,卖到全世界。

离岸贸易涉及的商品、服务,事实上没有进出香港,因此“离岸贸易”主要通过两种方式提升香港的经济。方式一是子公司获利后,返回给香港母公司的利润回报。方式二是子公司协助香港母公司在管理、金融服务、产品设计、外销网络、物流等等诸方面,进一步参与全球价值链,融入更大的国际市场,获取更广的资讯,更快地学习技术并获得技能,开辟新的投资领域,这不但能推动母企业发展壮大,也能推动出口高速增长。

其中的代表者正是去年的话题人物华人首富李嘉诚,他被指撤资内地,西进欧洲。但事实上李嘉诚正是通过这种“离岸”的方式,投资欧洲,既拉动了公司发展,又推进了香港经济。

根据香港贸发局最新的数据显示,离岸贸易已成为香港商业活动的最重要一环,所占比重由1988年的18.6%增至2012年的65%。香港本地出口相比转口贸易所占的比重悬殊,分别为1.1%和33.9%。可见,即使香港的港口集装箱吞吐量、转口贸易被上海、深圳超过,香港的经济仍可凭借离岸贸易获益。

而且,在可见的未来,香港将在境外通过“离岸”的发展模式,不断扩展和转移外展网络,将投资、贸易与国际市场链接起来,并结合香港本土强大的金融业、服务业,共同促成香港成为新型亚洲贸易中心,甚至发展成为亚洲乃至全球价值链管理枢纽。

对此,随香港经济的第三次转型,大家在评论香港与内地的经济关系时,应该以相应的新视角去触摸香港未来发展脉搏。同时,大家更该与时俱进地注视香港的转型,为内地城市的深度发展借鉴有益经验。

内地人误解了香港经济实力

内地GDP持续高速增长,这让大家都引以为傲,看着香港2%、3%的增速或许觉得这简直就像乌龟爬行。但别被表象给骗了,其实大家对香港经济的看法有两个普遍的认识误区。

误区一,香港的GDP增速并不是一直很低,只是波动较大。事实上在过去10年中,香港有一半的年份GDP增速都超过6.5%,在2007年环球金融危机之前,香港的增长一度相当可观,2004年甚至达到8.7%。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每次受金融危机冲击都十分严重。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冲击后,香港接下来5年的平均增速也下滑到1.9%,在经济下滑的同时,香港也衍生了政治和社会的不少杂音,与当前的情况非常相似。

不过,大家认识香港经济的第二个误区,则是忘了香港实施联系汇率制度,港元与美元钩挂,因此,香港的GDP等于是以美元计价的。港元过去30年来对美元都稳定在7.8的位置上,“拉低”了香港的经济表现。

近年来,美元对全球不少发展中国家货币汇率显著贬值,这导致不少地区以美元计算的GDP突然“超速”增长。例如被认为“超过香港”的新加坡,事实是新加坡元兑美元汇率过去10年增长了30%,以至于新加坡以美元计算的GDP规模、增长速度,自2012年起超过香港,但若扣除汇率变动,新加坡的实际经济增长并没有超过香港。例如,2013年香港GDP3824亿美元,新加坡4252亿美元,但若撇除货币升值因素,相当于新加坡还不到3000亿美元。

至于中国内地,在人民币2005年汇改以来兑美元甚至升值了33%,如果港币不是挂钩美元,而是与人民币同步升值,香港的经济表现会如何,相信读者不难得出答案吧?

香港是内地金融改革导师

今年以来,中央政府在股市改革上动作连连,不但启动央企中信集团整体到香港上市的模式,其后还准备在今年9月推出上交所和港交所的股票互联互通。为什么不把这些事情放在上海或美国完成,而要通过香港?

央企、国企要上市集资不是易事,由于A股当前的上市门坎还是比不少境外交易所高,而且还有超过700家企业轮候上市。加上,A股长期低迷,市场的胃纳略显不足,这让不少准备在A股上市的企业望而却步。

美国实行严苛的“萨班斯法案”,对上市公司管治提出一系列要求,事实上断绝了国企赴美上市之路。而且,过去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概念股有200只左右,但现被摘牌的已有151家中国公司,显示美股市场对中国股票的淘汰率很高。

另外,中央政府也不放心央企、国企整体到欧美国家上市。但香港则能满足改革、集资的双重要求。同时开通的沪港交易所互联互通,则让国际市场确认香港仍是捕捉中国机遇、投资中国的最佳市场,短短几个月已经吸引了数千亿美元资金源源不断达到香港市场。未来加上内地投资者通过“沪港通”进入香港的资金,要解决伴随央企、国企改革而来的大量集资问题,就将水到渠成。

与此同时,香港协助央企、国企引进国际资金的同时,港交所还将给上交所引进国际市场上对公司管治、监管水平等的更高要求和准则,以此可倒逼内地的股市改、企业改革、提升透明度与效率,推动内地股市健康发展。

在中央政府眼中,香港既能汇聚国际资金,国际化经验与监管水平又远远领先上海、北京等城市,加上香港回归,中央政府对香港的信任程度要远高于其他国际金融中心。中央政府未来无论是要吸引港资投资、推动资金对外开放、企业走出去,还是要进行股市改革、金融改革,都非常需要借助香港的力量。

简而言之,香港现在已经进入了第三次充当掮客时间。对中国政府而言,不大可能希望香港国际化优势减弱,变为一个普通的中国城市,反而更希望香港能够进一步国际化,与内地城市差异化,只有如此,香港才能当好“掮客”以帮助内地进一步深化改革,推动经济稳步向前发展。

两地都应当更多抱持超融合的观念,减少猜测、指责、谩骂和矛盾,才能深入地发挥中港两地的优势,从而促进中港两地升级,共同踏上经济发展新台阶。这就像法国著名作家雨果所说的那样,世上有一种东西比所有的军队都更强大,那就是:恰逢其时的一种思想。

(据2014年9月29日微信公号志仁儒学)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