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中环”鼓声擂响 ——香港“公民抗命”吹响集结号

北京的伪普选决议在香港无法赢得多数人认可,事实上已被“公民同意原则”的政治伦理所否定。因此,以香港“公民抗命”为灵魂的“占领中环”行动正义凛然。如果当政者试图用暴力镇压,将是“无道伐有道”,必激起天下舆论所共谴。

黑布、黑衣、黄丝带,4,000名港人男女老幼同心,浩然正气地在隆隆鼓声中,以庄严静默游行,抗议中国人大强迫港人接受伪普选方案。从此,港人抗争到底的政治决心,将一波接一波地波及开来。每个香港人都知道“占领中环”(代号:“去饮”)就要开始了——来自香港的“公民抗命”已经吹响了集结号。

黑布围城抗议北京背信弃义

香港泛民主派对全国人大常委会8月31日下午通过的香港特首产生办法决议案反应强烈,抨击人大令香港政改倒退,全面封杀真普选,堵死对话之路。他们认为,这是“香港民主运动最黑暗的一天”,誓言“公民抗命”时代全面展开。香港“和平占中”与多个民间团体星期天发起“黑布行”示威,从铜锣湾遊行到中环的遮打道。这是继8月31日晚上“公民发声集会”以来,“占中三子”发起的首次游行,以黑布围城抗议北京背信弃义。

游行者手拉9条每条长150米的巨型黑布,上写“公民抗命,政府失信”和“罢课”等标语。占中发起人之一戴耀廷表示,游行远较预期的1000人为多,预期正式占中时会有更多人参与。他们凭群体集结显示力量;借公开表达发挥作用;用和平理性维系秩序。游行开始前,主办方提出“争取民主、誓不罢休,公民提名、誓不低头”的“两不”原则,并同时要求参加者在游行期间不呼喊口号,而以鼓声带动游行。

组织者还特别让年纪较大的参加者走在游行队伍前面,而即将参与罢课的学生则殿后,寓意争取民主运动承先启后,继往开来。“公民抗命”示威以和平回应暴力,以理性回答抹黑,充分展示了港人的政治素质。

共同承担时代的责任

面对港人一直要求中共兑现承诺、港人治港、民主普选的“占领中环”运动,中国人大常委会最新通过的香港政改决议案,不仅规定候选人要得到提名委员会过半数支持和数目定在2至3人,更将人大2007年决定的提委会须参照选委会的组成方式中的“参照”改为“按照”,规定由1200人组成,分4大界别,另外附加了选举人“爱国爱党”这一《基本法》从未提及的荒唐前提,彻底封堵了香港温和派就提委会组成争取空间的可能性。这个僵化议案的出台,本希望对香港“占领中环”运动起到压制作用,但效果却恰恰相反。北京的不谈判、不妥协、不宽容的强硬立场,和失信、失义、尽失民心之举,已将更多的香港民众推向“公民抗命”的队伍中。

据香港《南华早报》委托香港大学进行的一项最新民调结果显示,48%的受访者表示,中国人大决议制定的2017年香港特首普选办法,是假民主,香港立法会应当否决;39%的人表示,支持香港立法会通过北京提出的相关方案;另外13%的人则表示不清楚或者“很难说”。

此前,多名泛民议员集体宣读由25位议员联署的声明,承诺在立法会否决不符合国际标准的“假普选”政改方案。更有520名来自香港各大专院校的学者及教职员,签署声明,批评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让不民主的提名委员会操控未来特首候选人的提名权,筛选不同政见人士。他们批评北京背弃民主治港的承诺,令人失望及愤慨,呼吁港人团结起来,共同承担时代的责任。

北京恐惧“蝴蝶效应”

“公民抗命”就是公民的“反对权”。它指的是“公民不服从”,是出于“社会良知及正义”的公共利益之关注而不得已所选择的一种公开抗议手段,也是一种唤起多数人认同的必要手段。近些年来,许多国家走向民主制度的和平变革,都是从“公民抗命”开始的。“公民不服从”往往以点带面,最后导致全面开花。这种效果常常被舆论喻为“蝴蝶效应”。

据《国际先驱导报》文章称:如今北京政局混乱,群体事件频发,当局在对内实施高压维稳政策的同时,更奢望“统战”台湾,因此极其担心香港“公民抗命”带来“两岸四地”的“蝴蝶效应”。为此,北京官方媒体不断用“暴乱”和“敌对势力介入”之名套在香港“占中”头上,大加舆论鞭挞,妖魔化为“反党叛国”,甚至操纵“反占中”势力,反制“占中”民意。更引人注目的是,北京一度曾让驻港军队上街,以武力威胁为潜台词。

香港“公民抗命”的正当性

全国人大最新推出的香港2017特首普选方案,是对“一国两制”承诺的背叛。香港“九七回归”以后,保持资本主义制度不变,本是中央政府承认历史在香港形成的既成事实,而不是中共“授权”。如今香港要按全球化资本主义制度的普世价值普选特首,却要被强行套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紧箍咒,实令天下舆论不齿。如此自我否定,既是不法,也是不义,更是失信。

民主制度设置的最终目的,是要实现公民联合和政治正义,达致全体公民的和平共处,让国家成为公民的政治联合体、市民的生活方式与国民的文明共同体。人类有史以来所追问与证明国家政治统治正当性的意义,正在于形成评价政治统治是否得到了被统治者认可和接受的政治伦理,从而使政治统治具有有效性和稳定性。这便是政治权力和其遵从者证明自身合法性的政治伦理。

现代社会的政治伦理已经确立:政府之正当权力,来自于普选票箱,是经被治理者的同意产生的。于是,“公民同意”便成为解释国家权力来源政治正当性的基石。当国家政治正当性得到了“公民同意原则”的政治伦理证明时,对政治治理的遵从就获得了正当性;当国家政治正当性被“公民同意原则”的政治伦理否定时,“公民抗命”就获得了正当性。如今,北京的伪普选决议在香港无法赢得多数人认可,事实上已被“公民同意原则”的政治伦理所否定。因此,以香港“公民抗命”为灵魂的“占领中环”行动正义凛然。如果当政者试图用暴力镇压,将是“无道伐有道”,必激起天下舆论所共谴。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40期   2014年9月19日—10月2日)

本文发布在 公民评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