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风云:京东工人罢工 4人被刑拘

京东偷偷搬迁,工人怒而罢工

京东员工罢工具体是从9月5号中午开始,据京东员工介绍,公司从八月中旬开始就在晚上将青浦的一些设备往外搬迁,但是公司方面对员工一直没有书面通知,直至9月5日,仓库已经停止正常配送工作,中午的时候,工人忽然发现厂方早已在偷偷搬运,原本300俩左右运输车只剩下四、五辆,办公室都搬光了,领导全部离开,于是大家开始聚集在厂门口,一百多人停工要求公司给个说法。

在9月5日之前车队长也曾多次提及搬厂的事情,但一会儿说要搬,一会儿说不搬,一会儿说三个月后搬回来,一会儿又说不会搬回来,始终没有确切通知,当工人于5日罢工讨要说法的时候,得到的却是:5号晚上有一个华东地区的一个总监过来,告诉工人说“要去的去,不去的接着闹腾”。罢工当天,政府也派出了两百名警员和将近二十名治安人员维持秩序,9月6号开始驾驶员正式停止放货,后来最多时有两百多人参与此次罢工。

9月8日工人派代表去市政府寻求帮助,政府工作人员没有说工人的做法不对,但也没有给出明确回应,正值中秋佳节,工人们虽然在罢工,已经在外面风餐露宿了好几天,有的工人甚至好几天没有休息了,但是中秋节工人们还是从自家拿来了煤气罐和锅等简单工具,做了一桌团圆饭,就在公司门口摆了几桌,工友们一起简单庆祝了一下节日,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公司方面也没有人来表示慰问以及澄清责任,只是一味逃避,对工人不管不问,工人对这样的做法很是气愤,于是打出了“京东欺骗员工,要求赔偿,还我们合法权益”的横幅,以此对公司方面的态度表示抗议。

中秋节200多名员工露宿街头自己做饭

京东回应搬迁,叫工人“去上班”或主动离职

9月9号,京东代表、劳动局、信访办、园区副总、园区派出所所长、公安局与部分员工会面,提出单方面解决方案,并未给员工商讨的机会,工人不同意,谈不拢便不欢而散,京东自行发布书面公告,称因为房屋漏水需要维修暂时将青浦仓库停止运营,计划于9月20号开始维修的相关工作,时间周期约为三个月左右,具体时间视业主维修进度而定,对于工人,京东要求工人去新仓库上班并提供四项福利政策自由选择,同时希望不同意搬迁的员工主动离职。9月11日,京东再次发布正式书面通告,给出最终方案,承诺“如三月之后未搬回会给出赔偿并且班车接送”,工人未答应。

京东9月9日公告

警察护航京东搬迁完毕 罢工工人被刑拘

9月12日事件升级,政府出动了240名警察,加上治安人员达四百多人,在厂门口拉起警戒线,将工人挡在外面,并叫被围在里面(厂门口)的工人出来;后来这些被围在里面的工人中有10人被抓,其中6人做完笔录,在24小时后被放出,另外4人仍被刑拘。在警察的“保驾护航”下京东基本搬迁完毕,师傅称刘强东“主席”的排场比习主席还大,认为地方政府此举是迫于上级压力(刘强东是上海政协委员),并不责怪地方政府。

同时京东给了3天期限让工人决定搬迁还是离职,由于有人被抓,工人变得分散,不敢再维权,余下的工人无奈结束了静坐,部分员工主动离职,但仍有不少员工回家“罢工”,有师傅表示既不搬迁,也不签自动离职,等待京东和政府的进一步回复,被刑拘的工人至今仍还没有明确释放时间。

工人眼中的京东搬迁与维权真相

按照劳动法规定,搬迁要提前一个月与员工商量,但京东连通知都没有,京东方面一直到现在都坚持称三个月后会搬回来,只是因为青浦仓大规模漏雨需要维修,9号的公告写着维修期约3个月, 11号的公告则写着:“承诺维修期为三个月左右,最长不超过四个月(不可避免或不可预计或不可克服的客观情况造成的延长除外)……如公司违反该承诺,员工可要求解除劳动关系,依法由公司支付经济补偿。”

但工人对漏雨的理由完全不认同,并且说物流这一行搬走后一定不会搬回来。他们说:京东以前如果是因为货物放不下而搬运到别的仓库,情形与这次完全不同,没必要全部搬走;并且物流公司总是搬迁,目的是不断更新员工,以免工龄超过十年(规避劳动法规定);京东的三年免税期已经到了,旁边的一大栋建筑都是为京东造的,但京东宁付违约金,也要放弃青浦仓。

最初京东说的是搬迁到江苏陆家镇,后来又有了几个嘉定的区可选但都是临时的,三个月后都要搬到陆家镇。工人合同上的工作地点有的写青浦,有的写上海,有的写上海和江苏,增加嘉定几个区的目的就是为了在合同上避免被抓把柄。

据工人称,青浦仓库根本不存在漏雨问题,至于维修也不需要将所有的东西全部搬走,工人相信,一旦搬走,肯定不会再回来青浦这个仓库,这也是工人坚持不去别的仓库的原因,对于公司做出的三个月的承诺,员工认为只是权宜之计。当问到工人这样认为的原因时,工人解释说,因为青浦的仓库三年之内是免税的,超过时间要交税,而公司想摆脱税务,这样一来也可以逼迫一些工龄较长的工人辞职,因为工人工龄一旦超过10年,公司就要承担很多责任,而对于工龄较长的工人来说,他们的家人都已经在本地居住下来,孩子也在本地上小学,根本没有办法再跟随公司搬迁,只有辞职一条路。

工人坚持称自己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不是罢工,而是维权,聚在厂门口却没有进到厂里。一百多人都给各媒体打过许多电话,但始终没有记者来,但估计有暗访,网上的一些照片特别清晰就是证明。(网上的视频和照片既有工人上传的,也有媒体传的;工人还通过微博等进行报道)媒体称工人扣留车辆,但工人称自己哪有权力那么做,只是对方看人多不敢把车开出来,工人说因为规定不能拉横幅,所以横幅只是拉了半小时供拍照用。

(据2014年9月16日微信公号“新生代”)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