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态:NGO受国外资助,麻烦要来了

原编者按:

最近,中国知名NGO立人图书馆连遭打压,引发关注。

在向外界释疑时,立人创始人李英强提到:“接受海外资助很可能成为有司构陷的借口,所以立人图书馆从未主动申请国外资助。”

事实上,政府以海外资助为由构陷NGO,这不仅是中国特色,也是近年来部分国家的新常态。

9月13日出版的《The Economist》两篇文章Donors: keep out、Uncivil society对此有详细介绍,五月花综合编译,或能为关心NGO和公民社会的朋友提供域外新知。

 

俄罗斯

故事可从俄罗斯说起。

2004年,乌克兰发生橙色革命,NGO起了重要作用。第二年,普京即下令:俄罗斯的公共机构不能接受外国资助。

俄罗斯政府要求,在2012年之前,NGO若接受国外资助并涉足政治,都得自动登记为“外国代理人”(foreign agents)。

然而,遭到抵制后,俄罗斯政府决定自我授权,以后,谁是“外国代理人”,克里姆林宫说了算。

俄罗斯有个NGO叫Soldiers’ Mothers of St Petersburg,他们收集在乌克兰战乱中伤亡的俄罗斯军人的信息。

这无疑与官方的宣传口径相矛盾。上个月,这个并未收过国外资助的NGO被认定为“外国代理人”。

匈牙利

在匈牙利,发生了类似情况。

有数十个NGO机构受到影响,如Roma PressCenter、Women for Women against Violence都受到审查。

匈牙利总理欧尔班

今年7月,总理欧尔班说:“We’re not dealing with civil society members but paid political activists who are trying to help foreign interests here.”

挪威有个援助匈牙利NGO的项目长达20年,今年不得不搁置。

9月8日,匈牙利两家分配挪威资助金的NGO遭到搜查。

埃及

还有埃及。

这个国家正计划要求NGO在获得外国资助之前,需获得官方许可。由于规则不清晰,许多NGO担心他们的财务受到影响。

出于不明的“安全原因”,埃及的New Woman Foundation无法再从海外获得每年5000美元的曼德拉创新奖。

乌兹别克斯坦

中亚的乌兹别克斯坦也不例外。

政府要求,NGO得到的国外资助需存放于两家国有银行。

阿塞拜疆、墨西哥、巴基斯坦、苏丹和委内瑞拉过去两年都通过法律,限制接受外国资助的NGO。

欲步其后尘的,还有孟加拉、埃及、马来西亚和尼日利亚。

印度

这里应该提到印度。

1976年,总理英迪拉甘地认为FBI会借国内NGO干预国家事务,因此,印度NGO接受外国资金需要得到政府许可。

印度最近一份情报档案称,受外国资助的NGO的活动拉低了经济增长率。人们担心,民族主义者莫迪会收紧法规。

不过,印度的公民社会倒很活跃。

美国

据纽约时报报道,一些外国政府资助华盛顿的大型智库,有人宣称这带来了不当的外国影响,非法干涉美国主权事务。

事实上,美国政府下属的国际开发署也在国外资助智库和NGO。

不过,美国的应对措施是要求财务公开。

该收尾了

国际非盈利性法律中心(ICNL)的Douglas Rutzen说,近年来全球出现了一波“公益保护主义”,许多国家出台新法律,限制NGO的活动。

2011年,联合国任命Maina Kiai 作为报告起草人,关注和平集会和自由结社的权利。

今年5月,Kiai公布了保护公民空间(civil space)的3大原则,首要原则便是“Being able to seek funding , and to receive and spend it, is inherent to the right to freedom of association。”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出了一份报告“Closing Space”,罗列出50个限制NGO接受海外资助的国家。 报告作者认为,“it should be understood as the ‘new normal’ , the result of underlying shifts in international politics that are bound to last for some time.”

我的感想:

从其他国家NGO受打压的遭遇看,中国的NGO所面临的困境尤其普遍性。在民主程度较低的国家,强大的公民社会恰恰为威权体制所忌惮。

美国也对NGO接受国外捐款有所防范,但这个国家更有底气,也更明智,用财务公开的办法去应对。

毕竟,全球化和民主化是潮流,公共外交也正当其时,禁止国外资助、打压NGO的做法无异于因噎废食,实在短视。

可悲的是,甚至有政府在掌控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时,居然连八十平方米的立人图书馆也要赶尽杀绝。如此蛮横,恐怕是连普京、欧尔班、纳扎尔巴耶夫也做不到的。

自2007年起,立人图书馆共成立22家,如今仅剩2家。打压还在继续。

(据2014年9月16日微信公号“五月花”)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