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丹:”小河案两周年研讨会”惊险实录

【题记】冤案,是人类疾苦之最。关注冤案,是法律人的责任,也是人性的大爱至善。向参加小河案两周年冤案研讨会的全体律师致敬!

2014年小河案研讨会现场

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申诉研讨会,是一场法律范围内的专业研讨会,内容只围绕近几年的冤案,与会人员都是关注冤案申诉的律师、学者和洗冤后的当事人及亲属。谁能想到这样一个会议竟会惹怒了贵阳的大脑壳,之后发生的一切更是触目惊心。

单纯的冤案研讨会

左图:29日与吴华英、吴昌龙、李金星相聚。右图:30日姐弟俩为律师准备一盒盒泡面。

这次会议主题很明确,即“冤案研讨”。

参加会议的人员有为弟弟申冤12年的坚强姐姐吴华英,还有坐牢12年终获无罪释放的吴昌龙,姐弟俩因那起“福清爆炸案”而闻名全国。

十几年前,有人在福清县纪委大院传达室门口放下炸药,制造了一人当场被炸死的惨案。当地公安急于破案,逮捕了吴昌龙等若干人,通过残酷的刑讯逼供获得认罪口供,在缺乏证据、事实不清的情况下强行宣判,判处吴昌龙死缓。其间吴昌龙悲愤地写下遗书,几次自杀未果。姐姐吴华英长年上访,奔走四方。上诉期间,上海知名律师张培鸿介入此案,多次申请会见吴昌龙,均被福建无理拒绝。贵阳小河“黎庆洪案”宣判后,律坛怪侠杨金柱和著名死磕律师伍雷介入此案,二人手提5块红薯,硬是砸开了会见的大门。

杨金柱、伍雷阅卷后,决定为吴昌龙做无罪辩护,为营救吴昌龙伍雷呼吁大家关注,姐姐吴华英把案卷材料传给我,我仔细阅读后写出文章《去日十二载,来日多少天》http://t.cn/zYcRKZ8公开为吴昌龙呼吁。2013年吴昌龙获得自由,被无罪释放,今年5月完婚,组成了幸福美满的家庭。

直到这次研讨会,我才有机会与姐弟俩千里相聚,话语之间感受到12年的苦难没有让姐弟俩仇恨这个社会,反而让他们更懂得珍惜。那天当律师有难时,姐弟俩与律师寸步不离,买水买面,跑前跑后,其虔诚的感恩之心令人动容。目睹8.30黔灵山公园姐弟俩的背影,我由衷感叹,为了冤案中的生命沉冤昭雪,我们的律师吃多少苦、受多少委屈都值得,吴家姐弟的感恩之情,就是对律师最好的鼓励和回报。

期待与优秀律师相聚贵阳

会议进行中,有人来砸场子,张燕生律师处乱不惊,沉着冷静地介绍念斌案。

这次会议最令我期待的是亲耳听听张燕生律师为念斌案辩护的全过程。很多年轻律师也是慕张燕生之名而来,大家都想听听刚刚宣判不久的念斌案。

念斌因邻居孩子中毒身亡,被认定为凶手。8年期间四次判处死刑,三次被驳回,最终被宣判无罪释放。张燕生代理这个案子,历经6年艰辛,其间被傲慢的公权力刁难,被另一方家属侮辱打骂,直到念斌无罪释放后,对方亲族还在村里大摆灵堂,高挂念斌和张燕生律师的照片加以诅咒。

我大约在前年就接到了念斌姐姐发来的材料,之后认真听了李肖霖律师对此案的全面分析和判断,特别是在斯伟江律师的影响下,开始强烈关注念斌案。

斯伟江律师在念斌案决战的时候,将自己的微博命名为“念斌律师”,带动了包括我在内无数网友对念斌案的持续关注和呼吁。念斌走出牢房后,斯伟江隐身全退,悄然把微博又改成了“斯律师”

我见到张燕生律师说:“你在念斌案上的顽强、坚韧精神令我感动。”

张燕生真诚地说:“斯伟江、青石、李肖霖律师真的很棒、很优秀。”

今年2月20日,在我生日那天,念及念斌一条无辜的生命危在旦夕,冲动之下我发微博公开又为念斌呼吁,微博全文如下:“一年多前@我是念斌的姐姐 把念斌案材料给我看后,我非常震惊,因为这个案子不仅涉嫌刑讯逼供,而且涉嫌警察故意伪造证据、制造假案、欲枉杀生命。我甚至被自己得出的结论吓坏了,不敢相信福建公安里竟会有人如此疯狂。今天念斌命悬一线,我受内心良知感召,公开为这条生命呼吁:请,还给念斌一个公道!

微博发出后,我内心反而更加沉重,我在为念斌担心的同时,又多了一份对自己的忧虑。当时正是倒春寒,看到不少人因为发微博“被寻衅滋事”后,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会被人构陷成别有用心。坦白说我那时内心充满了恐惧,甚至有些后悔自己的冲动。

念斌宣判那天,我握着手机不停地刷屏,当获悉念斌无罪释放后,我流着泪发出一条微博:“祈祷我的同胞远离念斌那样的悲剧,也免于我这样的恐惧。”

小河案研讨会设在当年贵阳“黎庆洪案”的地点,不仅是因为“黎庆洪案”有遗憾,更是因为这个地方曾经有着最强大、最震撼的律师辩护团。他们有的人被法庭驱逐,有的人被强行抬出,有的人被审判长暗中做手脚解除委托,有的人甚至受到了被抓捕的威胁。但是,小河案律师团的律师没有退阵,他们顽强地坚持了下来。

这片土地上有中国律师的法治梦想,有太多令人感动的故事,也有太多令人难忘的回忆。

一下飞机就被跟踪

左图:盯梢的多为年轻人,本性不恶。图为迟夙生律师与年轻国保话别。右图:迟律上车后,国保仍然立即坐上了无牌照的白色轿车,紧追不放。

29日上午大约11点,我乘坐的航班落地贵阳,与青石联系后,我与同时到达的王耀刚、朱孝顶、钟颖律师一起,乘坐一辆出租车前往酒店。

出租车驶出不远,王耀刚就发现了一辆白色吉普在跟踪我们,这个有多年刑警经验又做过公安局长的的老警察,独具鹰眼,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通过反光镜,锁定了“尾巴”。接着指挥出租车左拐、右转、绕圈、掉头,大约用了半个小时,终于甩掉了“尾巴”。为此,我们付了多出四倍的车钱。司机盯着后视镜说:“不好耍,这么快就把它甩掉了,没多大意思。”我们听后哈哈大笑说:“怎么,您还嫌不过瘾啊?”

住进柏顿酒店后,我们才发现“尾巴”无处不在,这时我也调整好了心态,坦然接受他们的盯梢。同时也暗暗跟踪、观察着他们。大约下午2点半左右,周泽、迟夙生律师也住进了我们这个酒店,一问才知道,是被原酒店撵出来的。我问:“为什么撵?”迟夙生说:“没有为什么,只说,就是不让住。”

晚饭前,我与迟夙生律师外出买感冒药,因为飞机空调过冷,我感冒得很厉害,我们边走边问路,走错几个路口,才找到药店,一路上,我不停地观察我们身后的“尾巴”。

走进黔灵山公园

无论迟夙生走到哪儿,穿灰色T恤的年轻人紧跟不放。

左图:迟律师后面的盯梢搬来一个音响在会场放起高音喇叭捣乱。右图:黔灵山公园,山青、水秀、猴子多。

律师们为什么会走进黔灵山公园?小河案两周年冤案研讨会又为什么会卷缩在河边召开?

之前,组委会一共预订了5个酒店,前4个都被酒店单方撕毁了合同。

到了前一天晚上,得知第5个预订的柏顿酒店,由于当天下午消防检查,有关部门试水压力过大致使水管爆裂,水漫金山。大家前往勘察,果见天花板四处漏水,地板上放着水桶,连地毯都被浸湿了,有人说:贵阳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大到了水管都爆裂的程度。

律师表示:“没关系,我们就在水毯上开会。钱一分不少,照付。”饭店负责人听后,头摇得像拨浪鼓:“不行、不行,你们真的不能在这里开会,求求你们了。”眼见得酒店负责人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律师们也只好放弃,不再坚持。

第二天早上接到通知去黔灵湖公园东门,我与游飞翥、钟颖、莲子一行四人上了一辆出租车,为了甩掉后面的面包车,我们任由司机随便开。司机技术很好,但是后面的面包车玩命咬住我们,怎么也甩不掉,这时我们才知道技术再好,也怕玩命的。最终我们认输,把车开到了黔灵湖公园,游飞翥对后面的尾巴说:“小伙子,你开车技术不错。”我说:“你也要注意安全。”他不好意思地说:“你们还想去哪?我可以送你们。”我和飞翥与他握手告别,说实话我觉得这些“盯梢”很可怜,他们还是个孩子,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进了公园没走多远,碰到了迟夙生和吴华英,同时我也注意到了迟律师身后的“尾巴”,看来迟律师是重点人物,尾巴比我们多好几条。我故意与迟律师拉开距离,偷拍她身后的“尾巴”,黔灵山游人很多,猴子也不少,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猴子,故拍尾巴的同时,也拍了一堆猴子。

茶社变成了大本营

左图:在茶社看会场,上面是一把“矿泉水广告”的遮阳伞。右图:在会场看茶社,那把遮阳伞尽收眼底。

茶社是贵阳公安临时征用的现场指挥部,也是后勤补给大本营。

我们还没到会场,就已经在微信中看到了打横幅的照片。会场设在一条小路临水幽僻的榭台上。找到会场后,横幅已经收了起来,大家正在做自我介绍。我坐下还不到5分钟,就有几名警察来查身份证,其中一个戴眼镜穿便衣的女人引起了我的注意。接着来了不少身穿圆领T恤的青年,把榭台中间挤得满满的。我偷偷溜出会场,想找个合适的地方,拍几张全景。我绕到了侧面的一家茶馆,没想到刚拍几张,老板娘就跑出来喊:“我们今天装修,不营业。”我说:“我很累,坐一会就走。”她说:“不行,这里不让坐。”我说:“你这里很美,我难得来一趟,你帮我拍几张照片吧。”她同意了。

拍照时,我观察她身后的屋里没有装修的迹象,里面有人在注意我,这时有两个穿圆领T恤的青年,走到了我的左右,我见状忙说:“谢谢老板娘,我走了。”老板娘送我走出茶社,我回过头看,那两个穿圆领T恤的青年并没有出来。

我心里已经明白了大概,见到四周没人,我对老板娘说:“我给你200元钱,只讨一壶水喝,就在河边一个随便的阴凉处喝,可以吗?”

老板娘为难地说:“今天不行啊。”

我说:“那好,我明天约朋友来这里喝茶,这里太美了。”

老板娘马上说:“好,明天来吧。”

我问:“你今天装修,明天就能装好了?”

她贴近我小声说:“不是因为装修,今天有公安局的人来,不准我们营业。”

我问:“今天什么时候?”

她说:“早上7点多,不到8点。”

我问:“茶社里都是他们的人?”她没有说话,表情已经做出了回答。

至此,我基本断定,这个茶社是贵阳这次行动的现场指挥部、大本营。

构陷“传销”抓捕律师

抓走黄佳德后,又寻衅殴打抓捕刘凯律师。

拍照后,我又转回会场,刚走下两级台阶,就被三四只手拽住,“不许下去,快走开。”几个人连拉带拽把我拖上来。其中一个梳马尾的女人拽住我的领子,用力往回拉。我嘟囔道:“下面怎么了,看看都不行吗?”这些人轰我:“快走开。”

没办法,我只能滞留在小路上,问周围的人:“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我观察周围执行任务的人,大概有7拨。1、穿黑色T恤;2、穿白色T恤,3、穿灰色T恤;4、穿棕色T恤,5、穿警服;6、穿公园制服;7、穿便衣。

暴力执法时,警察一般不上手,只是站在一边看。穿T恤的人彼此之间知道是同伙,但相互并不怎么认识。打人一般是穿黑色和灰色衣服的小青年,抓人一般是警察和穿白色T恤的。穿白色T恤的人腰间鼓鼓的,有人说是枪,也有人说是手铐。

我在他们中间听到有人说“传销”这个词,这时我看见吴华英,我说,想办法告诉律师,他们可能会以“传销”为借口抓人,我们给几个律师打电话,但是,现场太乱,律师都没有接听。

正在这时,前边一阵骚乱,几名穿白色T恤的人和几个警察反扭着一个年轻人的双臂走了过来,其间不停地有人喊“抓传销的、打死这帮搞传销的。”我一看被押走的正是年轻律师黄佳德。佳德是这次会议的联络员,工作勤勉,待人有礼貌,大家都很喜欢他。

警察押着佳德走,人群如潮,执行任务的和围观群众混在一起,分不出谁是谁。我想上前说明情况,但几次被人推开,正在这时,迎面又跑来一个年轻人,我清楚地听见一声“打”,只见几个人迎面扑了过去,那个年轻人瞬间被打到在地,后来才知道这个年轻人叫刘凯,是湖南的一名律师。

接着我看到几处都在打人,一时发懵,不知道出了什么状况。突然,我听到有人在拼命地嘶喊:“无耻、流氓!”我一看是王甫律师,只见他怒目圆睁,手里拿着一个杯子,脸都被气得变了形,边跑边骂,我冲上去死死拽住他的胳膊,迟夙生律师也上来拉住他,我拼命喊:“冷静、王甫冷静,不要追。”

这时有人冲上来喊:“你们搞传销!”王甫转头怒斥:“构陷、无耻、流氓!”

事后,迟律师回忆说:“我和许丹把王甫拦住时,他气得脸刷白。”

王甫说:“我当时真的没有注意是谁在拉我。”

律师挣脱便衣跳入河中

左图:刘凯律师在柏顿酒店,他是第一次参加小河案研讨会。右图:刘凯律师纵身跳入了黔灵河。

刘凯一步步走向会场。

十几个便衣拽着刘凯律师,连拉带踹,边走边打,已经绕道了河的对面。李和平等律师仍然不放弃,继续追赶,又在一阵骚乱扭打过程中,惊心动魄的一幕出现了,只见刘凯拼命挣脱了扭打他的人,纵身一跃跳入了黔灵河中,人群各个角落不约而同迸发出“啊,有人跳水。”接着有人喊,抓凶手!也有人喊:“别往前走了,站住,原地站住!”

刘凯似乎什么也没听见,他艰难地一步一步向会场走去,人们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很多人为他捏了一把汗,生怕前方有深沟陷进去。刘凯前方翠绿如碧,身后泛起一片黄沙。

我对身边一个穿制服的女警察说:“你们贵阳警方实在是太过分了!”

她说:“不让开,你们不开不就得了。”

我说:“不让开会,也不让关注冤案吗?难道人命关天的冤案,也不许关注吗?”

她说:“哪有什么人命关天的冤案呦。”

我气得瞪了她一眼,觉得好悲哀。

 

刘凯上了榭台后,大家松了一口气,我往回走,看见被打的张锦宏律师,他因为黄佳德被带走,上去解救,结果被打得鼻青脸肿,浑身是伤,裤子也破了,眼镜也碎了。

我问:“你哪来的勇气跟他们打?”

张锦宏说:“佳德跟我的孩子一般大,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被带走。”

这时候李和平律师也走过来了,也是脸上、胳膊上都带着伤。

 

事后,我问刘凯,你当时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跳河?他说:“光天化日之下,他们就敢这样野蛮地打人,怎么也不能让他们把我带走,带走后还不把我打死?”

我问:“跳的时候,不害怕吗?”

他说:“不怕,我只想:我敢跳,他们绝对不敢跳。”

我感慨道:“都说湘军英勇不怕死,我是真看见了。”

绿衣女子在现场偷拍

绿衣女人一直在现场举着手机。

绿衣女人在人群中散布河边有人搞传销。

左图:绿衣女人走向茶社,此时这个茶社,根本不让游人靠近。右图:绿衣女人在茶社里向外观看,仔细看屋里,茶壶摆得整整齐齐,哪有一点装修的痕迹?

我和几个律师快走到会场时,看见一个身穿绿色连衣裙的女人对着迟夙生大喊:“告诉你,我有肖像权,你拍照你要负责任。”

迟夙生说:“正在执行公务的警察没有肖像权。”

绿衣女人又大喊:“我只是过路的群众,群众有肖像权。”

我上前对绿衣女人说:“别生气,慢慢说。”她不停地跟我说,迟夙生律师对着她的脸拍照,她要让她删了。

她气鼓鼓地走到了一边,我也跟了过去,她并不回避我,当着我面拨通了一个电话,好像这个电话让她很失望,她跟旁边的人气得一直喊:“她对着我的脸拍照。”这时有人说:“你该强硬时,就要强硬起来,该亮明身份就亮明,把她的手机要来删了。”她气得说:“我没穿制服,怎么亮明身份?”说完她又气冲冲地走向了会场。

当时葛永喜律师光着膀子,正提着挨打被撕碎的衣服拍照,绿衣女人没有去找迟夙生的麻烦,而是站在了葛永喜律师的身边,这期间我发现她一直端着手机,镜头冲外,从来没有把手机放下来。我猜她在录像。

不一会儿,她离开了榭台,我又跟了出来,我发现她径直朝茶社走去,我告诉律师茶社是他们的大本营,薛荣民律师用长焦镜头,拍下来了她闪身进入茶社屋里的画面。

茶社不停地有人走了出来,大约15分钟左右,绿衣女人走了出来,老板娘跟在她的身后,拎出了一大包吃过的盒饭垃圾。

观察完了绿衣女人,我才发现,警察早已无影无踪,留下的便衣也没几个了,大多都是柏顿酒店的盯梢。

神秘女郎构陷律师传销

照片中的女人最早是跟着警察一起来的,之后,不停地四处构陷律师拉她搞传销。

我问他们为什么抓黄佳德,律师告诉我,黄佳德一上来,就有人要抢他的包,然后有人喊把他带走。几个律师上来询问,这时有个女人喊:“他们搞传销,我不参加他们就要打我。”

接着谁上前问就打谁,四面八方都开打,葛永喜的衣服被几个人同时拉扯,撕成了碎片。蔡瑛律师的手机也被打飞了。我从微博上看了一下诬陷律师传销的那个女人,发现正是最早跟着警察到会场的那个戴眼镜的神秘女郎。我说:她是跟着警察一起下来的,有警察保护她,谁敢打她?律师说:“她本身就是警察,她在底下说是警察,上来就喊有人拉她搞传销。”

我说:真够笨的,不知道互联网时代,真相瞬间就上网吗?想玩构陷也得提高点水平啊。

后来这个女人的照片传得满网都是,网友说,好好的一个女孩子,做什么不好,偏要害人。

到底谁在寻衅滋事

这些孩子借口律师碰了他们就大打出手,一边打一边喊:“外地人打贵阳人了。” 他们真的是贵阳普通的游客吗?真的是公安局长说的“群众”吗? 请注意图中这张稚嫩的娃娃脸,灰色T恤,斜挎包、牛仔裤,还有脚下的那双蓝色球鞋。

开会的前一天,我和迟夙生律师走到哪,身后的灰T恤就跟到哪儿, 注意一下脸、包、T恤、裤子和球鞋。

我问刘凯:“别人上来都没事,怎么偏偏打你?”刘凯说:“不知道,上来就有人找茬说碰着他了,接着就有几个人动手打。”其间一直有人不停地喊:“外地人打贵阳人了。”

我从微博上看了一下打人的场面,寻衅打架的那张脸太熟悉,我觉得他就是前一天晚上盯着我和迟律师的那个人。这难道是巧合吗?我和迟律师在街上,他在街上;我和迟律师在天桥,他在天桥;我们来到了黔灵山公园,他又出现在公园。

到底是外地人打了贵阳人,还是贵阳人构陷外地人?人的嘴巴会说谎,但照片不会说谎。公安的向局长强调是群众阻止律师开会,大家看看上面的照片,那些人真的是公园里的群众吗?

以前我听说律师被打,总认为一个巴掌拍不响,律师多少也有责任,律师个性强,遇事爱较真,难免不与警方发生冲突,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执掌公权力的警察,不去堂堂正正地执法,反而做些偷偷摸摸、不择手段的事。

古训:己正人或不从,况教人以诈哉!贵阳大脑壳,真让人无语!

研讨会落下了帷幕

当天,周泽始终是这副表情,沉默不语。傍晚,周泽对派出所说,放了黄佳德,一切由我来承担。黄佳德出来后,与伍雷拥抱而泣。

14名绝食抗议的律师。

面对贵阳随便殴打、抓捕律师,与会14名律师决定绝食抗争,要求贵阳公安惩办凶手,释放黄佳德。下午被打的刘凯律师又加入到14名绝食抗议的律师行列中,这14名律师是:李金星、张磊、江天勇,王兴,胡贵云,袭祥栋,赵永林,石伏龙,蒋援民,刘凯,张维玉,葛永喜,庞坤,李修蛟。

在绝食中,律师仍然坚持座谈,分享每个人的办案经验,傍晚律师一起来到公园派出所前,派出所位于一座小山包上。

青石,背着黑色的双肩包,第一个登上台阶,目不斜视地一步一步走向派出所,几十名律师跟在青石的身后也登上了台阶。他们要向派出所要出黄佳德和之前只身来说明情况的周泽。

晚上7点多黄佳德走出了派出所,与伍雷拥抱,泪流满面。

晚上8点多周泽走出了派出所,欢呼声响彻黔灵山。

至此,贵阳小河案两周年暨冤案研讨会落下了帷幕。

 

2014年9月3日于京城海淀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