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晓明:平庸的恶

艾晓明教授

央视译制片巨献:给正在作恶和正在潜伏的反人类罪犯!这套加拿大/巴西联合制作的电视纪录片 追捕纳粹的人( Nazi Hunters) (2010)在纪实类频道、网上视频、小米盒子上的视频平台上都能看到。查了下网页资料,一共有十三集,由采访和情境再现的方式合成。

刚看了前两集,第一集是在乌拉圭把那个前纳粹战犯做掉;第二集即举世闻名的耶路撒冷审判埃希曼的前奏——在阿根廷把这个家伙逮住,活着弄上飞机,使之在全世界的注视下接受审判。

也是这场审判促动汉娜.阿伦特提出“平庸的恶”这一理论概念。

我觉得,平庸的恶只能部分地解释被洗脑后的一般状况,但不能完全解释像埃希曼这类人物的行为。埃希曼是将犹太人移送集中营并被屠杀这一“最终解决犹太人”方案的负责人,这不是简单以“职务行为”可以推脱的罪行。片中一位受访作家,显然是阿伦特所批判的那类观点的代表,即将埃希曼看作恶魔。

但无论如何,我们必须承认,不是所有人(哪怕是纳粹)都会保持那种理性的沉沦,如果一概谓之“平庸的恶”,那就出现今天我们这里的情形:大饥荒死了几千万人,无人负责。那明明是有少数人冒死进谏,为什么这些人不甘平庸呢?

“平庸的恶”,有助于我们认识机制和意识形态的作用,而不至于将时代变化寄托于所谓“粉碎四人帮”的简单故事;但不能再将平庸的恶升华到伟大理想乃至乌托邦的意境。

无论是清理苏区清理AB团的血腥杀戮,还是延安整风中的严刑拷打,亲历者都知道这里发生的是暴行,而不是理想。 将之解释为平庸的恶或伟大理想所支配,无非都是在这个神解中摆脱个人罪行。

那将暴行上书的高律师暴打、关押至不会说话的凶手、那威胁胡佳要活埋他的恶徒,是什么平庸之辈?有罪必究,之所以没有罪犯是因为正义还没有开始。

(据2014年8月15日微信公号“牛四”)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