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一三 :互聯網已成極左勢力的棲息地

08月10日(日)

隨著中國市場化改革的推動,極左在中國現實中基本已沒有了市場,不過卻在匿名、群居、情緒化、極端化的互聯網上找到了棲息之所,互抱取暖,成為影響中國輿論場一個不可忽視的力量和變數。

前幾天,位於南京夫子廟貢院街原民國建築「首都大戲院」經過修繕後,將作為「首都大戲院博物館」對外開放。正如當地媒體所言,一個完整的城市,應能完整體現其變遷的過程,每座建築都是很好的見證。

原先叫「首都大戲院」,為尊重歷史,當然可以叫「首都大戲院博物館」。就像為還原歷史,我們經常將一些地方叫作「舊址」,並不是還原原先的名字,而是通過「舊址」讓人看到那段歷史。

不過,這種尊重城市歷史記憶的做法,受到了網絡極左勢力的攻擊。一個極左賬號所發微博吸引了很多極左網民的支持:據江蘇媒體報道,民國南京四大影院之一、1949年後改名為解放電影院的首都大戲院,經過近一年的保護性修繕,它的老門臉已進入工程收尾階段,同時也將恢復原名首都大戲院。這是誰的首都?繼市旅遊委要為淮海戰役改名後,南京又在玩歷史遊戲,不知又要搞什麼名堂?極左將此上綱上線到「嚴重的政治錯誤」,稱南京是國民黨反動派的首都,南京市今天仍自稱首都不僅是對偽都的留戀,更是對黨的背叛和對先烈的侮辱!

這純粹是網絡碰瓷兒和刻意的上綱上線,媒體報道得很清楚,並不是掛上「首都大戲院」的名字,而是「首都大戲院博物館」,展覽那段歷史,關鍵詞是「博物館」。是在今天南京的土地上展示反映當年南京那段歷史的舊迹。跟好幾個南京官員聊這件事,他們都非常無奈地說,沒想到極左勢力在網絡上如此囂張,顛倒是非上綱上線,惡意攻擊謾罵,挑撥不是真相的網民。這段時間將要舉辦青奧會的南京,深受極左攻擊之害。

上個月,南京旅遊部門下發一個《關於適當調整民國文化講解詞的通知》,文件表示,「接南京市政協委員反映情況,台商參觀南京景區時,導遊講解詞中一些表述讓台灣朋友感覺不是很舒服。」文件中提出各相關景區(旅行社)可結合實際,對民國文化導遊講解詞適當做出調整,盡可能地用一些中性詞。

文件中舉例,「淮海戰役改為徐蚌會戰等等,以充分照顧台灣客人的感受。請各單位接此通知後儘快做出調整。」南京是溝通兩岸關係的一座橋樑城市,作這樣的調整其實並沒什麼,可立刻被極左勢力盯上,上綱上線地稱這是嚴重政治錯誤,是背叛歷史,是否定中共所寫的歷史。這種誤導甚至在網上引發一場巨大的風波,南京官方不得不在輿論壓力下作了妥協,稱這個文件是個別人借市領導之名下發,已經撤回。

從這兩個事件看到,在現實中貌似消失的極左,又在互聯網上找到了棲息地。中國社會從來沒有失去極左生存的土壤,極左力量會尋找一切機會冒出來尋找「存在感」,歌頌文革,懷念毛所發動的文革,否定進步,作改革開放的絆腳石,把中國改革往後拉,開歷史的倒車。

現實中,這些極左似乎不見了蹤影,我們身邊很少有公開談論極左言論的人,很少有人公開自己的極左立場。因為改革開放使中國社會回歸了常識,批判和反思文革已成社會共識,不符歷史不合邏輯的極左言論在現實中不會有市場和聽眾。

可網絡上不一樣,網絡很多時候是非理性,匿名,不用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不講理,無須合邏輯常識,只需要迎合情緒即可;極端化,反理性,仇富仇官仇精英。極左言論雖然不合邏輯常識,但卻能迎合一些自命改革失意者、被改革拋棄者的情緒。改革使很多人得利,也讓一些人有利益被剝奪者,形成了不小的貧富差距,比如下崗工人,失地農民,城市的貧民,他們覺得自己沒有分享到改革的紅利。而極左勢力主要是從這群人的滋生,迎合併利用這種改革失意者的情結,說這一切都是改革帶來的,「走資派」掌權,剝奪了窮人的利益,只有回到文革,回到改革前,貧富才會沒有差距,窮人才會翻身。這種論調雖然反歷史反理性,卻很有煽動性,故在網絡上形成一種勢力。極左就是棲息在這種社會情緒中,消費社會情緒,反改革反進步,把文革那套話語放在嘴上,攻擊開明改革派,在網絡上尋釁滋事挑撥階層對抗,以意識形態話語綁架輿論和綁架官方。政府和輿論應該同情貧富差距下那些有相對被剝奪感的窮人,通過改革縮小貧富差距,讓更多人分享改革紅利,但應該警惕這種反改革的極左勢力。當局不能一邊喊改革,一邊卻用官方那種意識形態語言製造反改革的極左力量。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