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春:昆山75条鲜活的生命,谁该为他们负责?

2014年8月2日早晨7点37分,当人们还沉浸在七夕的温馨中,江苏昆山中荣金属制品公司抛光车间的一声巨响,将69位年轻的生命抛向地狱,187位伤者还在医院痛苦煎熬。揪心和悲痛之余,我们不禁要问:是什么夺走了这些鲜活的生命?谁该对工人的健康和生命负责?问责之余,我们的制度如何回应?69条无辜的生命,是否能够换来对劳工权益制度化的保障?

此次事故暴露出劳工权益的严重缺失和职业安全的巨大漏洞,更凸显了低成本和低人权生产模式的不可持续。

1.工人的职业健康保护权被严重侵害。车间的粉尘浓度有多高,据抛光车间工人反映,一到中午,工作台落的灰尘就有一个硬币的厚度,工人每次清扫各自的生产线,都能扫出一油漆桶的金属粉尘。而工人每周只发一次质量很差的口罩和手套。工人长期暴露在高浓度粉尘作业环境,造成大面积尘肺病,早在2010年,该厂工人就因粉尘造成尘肺病,在厂外大门拉横幅抗议。工厂未就此改善作业环境,加大职业安全和劳动保护投入,未对罹患尘肺病的职工依法承担责任。 试问,企业因此受到惩罚吗?对企业的侵权行为,工会有过纠正吗?或者,在工会应当履职的地方,有过工会的身影吗?

2.工人超时工作已达极限。此次爆炸发生在周六早上7点37分,是法定的非工作时间,但发生爆炸的抛光车间有261人打卡上班。据工友反映,该厂工作时间从早上7点到晚上10点或11点,每天的工作时间在14-15小时,无双休日,每月休息1-2天。已大大超过劳动法规定的工作时间的极限。试问,对如此严重违反劳动法的行为,劳动监察部门有过执法检查和问责吗?

3. 企业职业安全存在严重漏洞。本次事故中主要是抛光车间铝粉浓度过高导致的爆炸。车间的通风装置和集尘设备没有按规定及时清理,车间未有防爆防静电设备和粉尘浓度监测预警装置。爆炸发生前两个月,死神曾光顾过一次,除尘设备的发动机过热,出现明火,粉尘被燃,没有引起重视。 更有讽刺意味的是,事故发生前不到一个月,7月16日至25日,昆山市开展了全市安全生产检查整治专项行动,督查结果竟完全符合要求。那么请问,对中荣公司这类企业明显的安全隐患在督查中是如何过关的?

4. 低成本和低人权的生产模式正在夺走无数工人的健康和生命。中荣公司是中信戴卡的供应商,系通用汽车供应链上一环。在全球化生产中,中国的订单企业处于利益链的末端,在跨国资本和本国政府高税收的双重挤压下,企业利润摊薄,不少企业为保利润只好挤压人工成本和安全生产投入。“世界工厂”在生产巨额财富的同时,也生产着工伤、职业病和拿着地板工资超时加班不堪重负的劳动者,“中国制造”在创造无数奇迹的同时,也在吞噬中国工人的健康和生命,同时也给中国的崛起和发展烙下了沉重的道德阴影。我们不禁要问,如此不道德的发展模式,何以为继?69个鲜活的生命,能否推动这一模式的终结?

21年前深圳致丽玩具厂一场大火,吞噬了87个如花的生命,次年,《劳动法》出台;8年前山西黑砖窑事件曝光,几个月后各方博弈中的《劳动合同法》全票通过;张海超开胸验肺之后,《职业病防治法》加速修订。每一部劳工权益保障法的背后,都是劳动者健康和生命的付出,而他们用生命换来的法律,并没有给劳工权益带来多大改善,中国劳工依然饱受权益缺失和身心伤害,依然要用健康和生命控诉制度的冷漠!还要牺牲多少生命,才能唤起整个社会的警醒和改变!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