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代评论】黄河:“组织起来切实维权”是工人的使命

据今天的南方都市报报道,富士康位于深圳龙华的厂区再度发生跳楼事件,一名年近22岁康姓的湖南籍男性员工于7月27日在龙华园区的百鸣园宿舍内跳楼身亡,该员工是于当日下午约四点多钟从7楼跳下,当场身亡。

没有人知道这是第几跳,也没有人知道自2010年的第13跳以来又有多少条鲜活的生命在这里消失。在这个资讯无比发达的时代里,信息的黑洞依然强有力地存在,富士康这家巨无霸的企业,不仅创造了中国约5个百分点的进出口额,也绑架着这个国家的民众、舆论甚至政府。一条年轻生命的陨落,被淹没在风平浪静之中,没有真相、没有理由、没有解释,富士康一如既往地高傲而冷漠!当局一如既往地沉默而冷峻!甚至连一家不相干的互联网公司都关闭了死者的QQ空间!

如果说自杀是世界工厂体制下工人无奈而悲壮的个体化抗争,那么从2010年到2014年四年来,这一状况并没有什么改变。时至今日,从华北的郑州到西南的重庆,再到华南的深圳,跳楼的悲剧仍在一幕幕上演。不同的只是,当年引起全球关注、举国震动的事件,如今已经变得稀松而平淡了。稀松平淡的原因,不仅是因为消息的被封锁,还因为媒体和公众的“审美疲劳”,跳的多了,也就不稀罕了。生命的逝去,在这个商品化的时代里,也不过变成了吸引眼球的“流量”,成为可以买卖的商品。

这本不足为奇,但同时却也足以说明:工人个体化的抗争,哪怕是以生命为代价,无法也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当下中国劳资关系严重失衡的状况。归根结底,个体化抗争无非是靠吸引社会公众的眼球,借此施加来自外部的压力,通过这种方式推动资方采取行动以达到状况的改善。然而,这既不是一种可持续的做法,很多时候也无法根本奏效;更为关键的是,这样的抗争代价未免太过沉重,人命无价,谁来为逝去的生命埋单?

痛定思痛,在这样沉重的时候,我们需要将目光转向工会——这个本该代表工人的组织,这个在当今体制下工人组织化维权的载体。遗憾的是,一名工人、一名工会会员的死亡,富士康的工会一如既往地再度选择了沉默!这个自称工人“娘家人”的或许是全国规模最大的企业工会,没有发布任何的只言片语,也没有对资方发出任何的质疑,没有要求信息的公开,没有要求公正的调查。就如同空气,富士康的工会再度适时地隐身了!

“组织起来,切实维权”,这是工会工作的方针,也是工会的使命!工人之所以需要组织,工会之所以要承担这样的责任,道理并不复杂:个体化零散的工人,是无法与强大的资本相抗衡来维护自身权益的!而工人唯有组织起来,以集体的力量作为一个整体,才可能具备与资方进行平等对话和采取行动的能力。对于富士康的工人来说,他们对此或许有着切身的体会,从停滞的工资增长到不合理的管理制度,从夜班对工人健康的折磨到打乱正常生活的调班制度,从强制的分流调岗到遭遇不公正的待遇,作为个体的他们根本没有可能来推动上述状况的改变——即便是以死抗争!富士康工会引以为傲的78585员工关爱热线,在实际的运行中也经常发生员工因为拨打此号投诉而遭受主管恶意报复的情况。运动会、相亲会、生日会,等等,工会举办的看似轰轰烈烈的活动,不过证明自己“花瓶”的身份而已;在事关员工核心利益的工资、工时和管理制度问题上,富士康的工会从来都是坚持“沉默是金”!

工会的无力和不作为,根源就在于其群众基础的缺失!我国的《工会法》和《工会章程》中明确对工会的定位是“党领导下工人阶级的群众性组织”,开宗明义地对工会的定位进行了清晰的规定。作为工人阶级的群众性组织,工会的生命力在于其群众性,工会的力量也在于其广泛而深厚的群众基础。而要做到这一点,首要的就是进行真正意义上的工会民主选举。令人心痛的是,富士康工会似乎无意如此。早在去年年初,富士康就曾对外媒表示要进行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无管理层干预的工会民主选举,后来证明不过是子虚乌有;后又有媒体和第三方独立调研机构指出富士康工会选举流于形式、工会工作表面化、工人参与度低等问题。及至2014年,深圳富士康厂区最近再度传出进行工会选举的消息,并在厂区内悬挂横幅和海报。然后遗憾的是,据笔者的了解,绝大多数的工人对于此次工会选举仍然只是停留在“看到横幅了”的层面上,而关于选举更多的消息则一概不知。工人们要么觉得选举和自己没有什么关系,要么根本无从知晓如何推举候选人、如何参选、如何投票,更有甚者甚至有工人表示自己还未参加任何形式的投票选举的结果就已经出来了,如此种种,不一而足。

毫无疑问,这是一场远非富士康所称的“真正意义上的”工会选举。对于这样一件工人生活中的重要事件来说,富士康工会即没有进行广泛的、深入的宣传动员,也没有认真地合法、合规地组织选举过程。富士康工会无意使之成为一场工人广泛参与的选举!也无意使工人成为工会开展活动和争取权益的真正依靠和动力!最终,富士康工会也无意从根本上改变自身“资方工会”的立场!

没有真正的民主选举,没有坚实的群众基础,对于工会来说,将会不可避免地陷入到恶性循环:因为缺乏群众基础,工会既没有动力也没有压力真正地代表工人维权,而工会的不作为又会加重工人对工会的不信任,继而影响到工人参与工会选举的参与热情,而缺乏真正民主选举的工会又会缺乏维权的动力和压力,如此便陷入到一种恶性循环当中。

而对于工人来说,缺乏组织化的集体维权,则只能陷入到个体化的悲壮抗争。如此下去,富士康工人的跳楼既不会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这样的悲剧必将继续上演,多少个家庭还将继续会因此而陷入绝望,他们少的亲人朋友也将因此留下终身的伤痛。

“死者长已矣”,在这样沉重的时候,我们严正地呼吁:

呼吁富士康工会发表公开声明,要求政府及厂方秉持客观公正的原则对此事件进行“独立、公正”的调查,而工会作为代表工人的群众性组织,有义务也有权利参与到事件的调查过程之中,澄清事实真相,还死者一个公道;

呼吁富士康工会及时公布事件调查进展,接受社会公众意见和质疑并进行公开而真诚的回应,并就企业管理行为、工资工时等可能对自杀行为造成影响的因素进行评估和追责。

生命无价,我们不希望悲剧再次发生,也不希望逝者死不瞑目。每一个自杀都是他杀,物伤其类,何况人乎?富士康工会如果仍然沉默不语、无所作为,如果仍然将选举做儿戏,玩百万工人于鼓掌之间,那就是对工人的彻底背叛,有辱其名,辜负其责!存之又有何意?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