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江松:祭女工周建容大姐文

各位工友、各位同仁:

今天是周建容大姐的头七,我们怀着悲痛的心情,在此举行追悼会,寄托我们对她的无尽哀思,表达我们对她亲属的深切慰问,同时激励和鼓舞我们继续为劳工权利而奋斗的信念、决心和意志!

周建容,女,重庆垫江人,生于1964年,于2002年进入哥士比工作,迄今已有12年。她是一名优秀的计件工人,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工作绩效非常突出;她是一个好人,与同事和邻居友好相处,人品和口碑均属优良;她是一个孝顺的女儿、贤惠的妻子、敬爱的母亲、慈祥的外祖母,是一个四代同堂之家的主心骨,还有半年,她就要退休安度晚年了……然而,2014年7月17日早晨5点48分,这一切都戛然而止了!她因为参与罢工维权而被资方于前一天非法开除,愤然从四层楼的车间纵身向下一跃,结束了她无辜而宝贵的生命,享年仅仅50岁!

她以自己的死亡,对侵害工人权益的无良企业和非法官员,发出了最为惨烈的抗议!她的悲惨遭遇,在很大程度上是重新形成过程中的中国工人阶级的一个缩影。可以说,中国三十余年高速的工业化和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靠牺牲工人的权益、健康和生命换来的。他们每天干活远远超过法定的8小时,却只能拿到连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都不如的低廉工资;他们每天干着脏、累、险的工作,却得不到基本的劳动安全卫生,遭遇到无数的工伤和职业病;他们打工数十年,却不能得到基本的社会保障;他们为城市创造了巨大的财富,却被当做外人拒之门外,以至于病无所医、老无所养、子无所教、住无所居、家无所圆。两亿七千万的中国新工人阶级,就这样挣扎在受尽剥削的、贫困的、无尊严的生活之中。

然而,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这是人性与历史的规律。最近五六年来,长期隐忍的新工人阶级的人权、公民权利和劳工权利意识有了显著的发展,他们逐渐产生了组织起来的强烈要求,他们开始行使罢工这一天经地义的自然权利,他们开始以积极的集体行动要求提高工资、缩短工时、改善劳动条件、获得社会保障、实现平等的国民待遇,他们开始对剥削和压迫大声说“不”。此起彼伏的劳工运动令全中国如雷贯耳,使全世界停步注目。

不可否认的是,工人阶级的维权和争权行动还仅仅处于初级阶段,他们的意识还有赖于进一步觉醒,他们的集体行动还处于比较自发的水平,他们的自我组织程度还很低,因而往往经不起企业和地方维稳势力的联合打击。

无数事实证明,工人阶级为了获得工资、工时、劳动安全卫生、社会保障、文化和政治等方面的实体性权利,首先要获得团结组织权、集体谈判权、罢工权等程序性权利。以工人阶级主动积极的历史行动,争得劳工三权,是劳工运动最近的目标!

在此,我们要向全中国劳工大声呼吁:工人阶级的解放最终只能依靠工人阶级的团结奋斗!一个周建容的自杀抗争已经够了,我们每个人都应该珍惜自己宝贵的生命,无数这样的生命汇聚在一起,一定能够改变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周大姐,愿你的英灵得到安息!

一鞠躬!二鞠躬!三鞠躬!

本文发布在 公民文献.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