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制出入境手段之滥用与中共的流氓本性

2021年6月2日,“6.4”屠杀三十二周年纪念日前夕,知名人权律师唐吉田被中共当局以搞笑的危害国家安全之名非法阻止出境,这是半年之内第二例知名维权和异见人士被臭名昭著的中共国保机构非法阻止出境。此前,1月28日,著名人权活动家郭飞雄(杨茂东)先生亦被中共以所谓危害国家安全之名非法阻止出境。

唐吉田律师是因女儿在日本突发重病、自4月底开始在ICU一直处于无意识状态而急需赴日处理女儿治疗事宜,郭飞雄先生是因妻子肝癌大手术之后需继续接受长期化疗而急需赴美陪护妻子。二人的出境之行都出于迫切的人伦需要,都涉及重大的人道关切,任何一个人性的、人道的、有正常逻辑的政府都不可能阻止他们出境,只有北韩、前苏联阵营尤其是罗马尼亚齐奥塞斯库独裁政府等流氓政权才胆敢如此漠视基本人道、阻止他们出境。

中共政权滥用出入境手段打压、迫害人权律师及其他异见人士为时已久了。“709”被迫害律师及其他众多人权律师至今都仍被中共当局及其国保部门非法禁止出境,郭飞雄先生等律师界以外的维权和异见人士被非法禁止出境者同样大有人在。悖论的是, 中共既以危害国家安全之名限制国内维权和异见人士出境,又以危害国家安全之名禁止境外的民运人士入境,如禁止吾尔开希先生等海外民运人士回国,哪怕他甘愿回国补齐“6.4”当年所欠刑罚。总之,凡是被中共明里暗里认定为敌人的人权律师、异见人士、民运人士,无论身在何处,无论国内还是国外,永远都在危害中共的国家安全即中共自己的安全,永远都是反革命犯即反中共犯。

对待敌人,直接继承列宁、斯大林暴力革命衣钵的所有共产极权阵营无不信奉“残酷打击、无情斗争”的你死我活政治逻辑,特别是在苏联东欧共产政权崩溃、共产体制以事实宣告自己彻底失败之后,仍在竭力抗拒普世价值、固守共产极权最后堡垒的中共,更是将残酷打击、无情斗争这一你死我活政治逻辑推向极致。

这一政治逻辑的本质和要害在于,一切的一切都要为政权服务,都是为了确保政权的所谓绝对安全,尤其是为确保核心特权圈子一己私利的绝对安全,如在北韩,就是要确保金家王朝一家白头山神权家族政权的绝对安全。这一政治逻辑是只讲利益、不论是非的,是只讲上司的强权意志、不顾小民的身家性命的,是只讲所谓的国家利益或集体利益、实则不过是强权者的私人利益而不讲公民的切身利益的。无论是前苏联的大饥荒,还是中共国的“大跃进”、“文革”、“六四”屠杀,无不如此!

苏联、东欧共产阵营以及中共国不仅对被视为敌人的异类实行残酷打击、无情斗争,而且为了确保他们自己权力、政权的所谓绝对安全,对他们的自己人也是一贯实行残酷打击、无情斗争的,苏联的大清洗,中共的肃反、反托派、“文革”批斗狂飙,无不如此!这个苏联—东欧—中共共产极权阵营对其自己人尚且要残酷打击、无情斗争,更何况对那些被他们认定为敌人、异类的人?在这一政治逻辑之下,只要是为了权力、特权和强权利益,只要当政者认定维护其政权所需要,是随时可以动刀、开枪杀人的,张志新、林昭、“6.4”屠杀,概莫能外!在这一政治逻辑之下,哪里有人道、人性的存身之地?人道、人性至多只在中共认为无关其政权的绝对安全时才会被用来装点一下门面。

按中共2012年公开抛出的维权律师、异见人士、地下宗教、弱势群体、网络大V“新黑五类”敌对势力理论,唐吉田律师、郭飞雄先生都是中共的敌人和心腹大患,中共对他们以及所有维权(人权)律师和异见人士是不可能讲什么人道、人性的。

依正常逻辑,既然不许吾尔开希等”敌对势力“回国,那么所有被中共视为敌人者在国外对中共的危害自当比在国内为小,如此则理当把唐吉田、郭飞雄等等所有国内的敌人驱逐出境,就像沙皇流放列宁那样,或者反之,既然禁止唐吉田、郭飞雄出境,则理当允许吾尔开希回国并对其秋后算账、将其收监入狱,补齐他三十二年前逃脱的刑罚。

然而,中共却不这么干,中共既不放敌人出境,也不放敌人入境。中共向来就是玩耍着这种忸怩作态、不可理喻的二律背反逻辑的!

何以如此?要挟、敲诈、乘人之危、迫人屈服和就范、钝刀子杀人、精神刑罚、杀一儆百是也!

吾尔开希不堪思亲之苦,不惧中共牢狱之苦,经香港、深圳强行闯关,可对他这样送上门来的八九“首犯”,中共宁可放弃对他的刑罚制裁,也不让他入境,绝不给他与亲人相见—哪怕是在中共自己的监狱里会见—的机会,用这样的钝刀子精神刑罚煎熬着这位永远的敌人。同样,唐吉田律师、郭飞雄先生作为“6.4”之后约二十年互联网时代的维权(人权)律师、维权人士和异见人士,其所言所行虽完全符合中共自己的法律,却因悖逆了中共的政治,那种独具中共特色的、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政治,而被中共视为非我族类和心腹大患。由于中共不得不在国际社会伪装出一副法治嘴脸,不能像“文革”时期那样直取唐吉田、郭飞雄等等敌对势力的性命,于是便采取盯梢、跟踪、监控、软禁、骚扰等等法西斯手段,让他们自由受限、生活困顿、精神焦虑。即便女儿、妻子病重如此,中共也毫不手软,绝不容情,反倒乘人之危,借机讹诈,继续极限施压,必欲逼迫唐吉田、郭飞雄彻底就范,并恐吓所有其他人权律师和异见人士。

这是什么手段?这是东西厂、锦衣卫、克格勃的手段,是十足的流氓、无赖手段,是泼皮牛二的手段,是赤裸裸的要挟、敲诈的手段。中共国窃据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位,滥用危害国家安全罪名迫害本国公民,为北韩等流氓政权树立了极其恶劣的标杆、展示了极其邪恶的示范效应,为各流氓政权打气、撑腰、壮胆,根本败坏了国际政治空气,是对全人类尤其是法治、民主国家的公然蔑视。中共国是世所共知的那几个流氓政权的大哥大、总老板,不仅中国人民、而且国际主流社会统统苦中共久矣!

彻底的反人性,彻底的反人道,彻底的反人权、法治、民主等普世价值,正是中共及所有苏联东欧共产阵营的本质!文明各国该猛醒了,绝不能继续对中共绥靖、苟且,否则,当年欧美各国对纳粹德国绥靖的恶果必然再度降临!勿谓言之不预也!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