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中学生坠亡引众怒 警方打压已成白色恐怖

林唯麒的母亲在微博上发出的相关推特(推特截图)

四川成都一名高中生于母亲节当天在校内坠楼身亡后,官方的处理方式被家长控诉疑点重重。官方通报案件调查在两天内迅速结案,声称“基本判断该生因个人问题轻生”、“排除刑事案件”。这些避重就轻的说法以及关键监控视频的消失引发众怒,追问真相的公民及家属正受到打压及噤言。

求真相的怒火

成都第四十九中学校门口的抗议群众:“真相!真相!真相!……”

十六岁的成都第四十九中学高二学生林唯麒于5月9日傍晚在学校坠楼身亡后,因为校方及官方给的解释疑点重重,导致大批民众聚集在校门口,举着白花怒吼要求真相。

讽刺的是,校门口挂着校训:求真求实、至善至美。

录像消失、师生遭噤言关键的一小时到底发生什么事?

5月10日早晨,林唯麒的母亲在微博发文称,她在9日母亲节傍晚5时40分开车送儿子到学校,“高高兴兴送去的,短短一个小时后就出事了”。

林妈妈在9日晚九点接到学校通知,“告诉我儿子已经没了,死因是从楼道坠落”。但她质疑监视摄影画面不给看,也无从问起同学、老师到底发生什么事,甚至是从警方口中得知,儿子在6时40分左右坠楼、救护车在八点半才到学校,最后就直接送往殡仪馆了。

按林妈妈的说法,事前毫无征兆。当天凌晨,儿子还向她发短信说“妈妈,节日快乐”。

5月10日下午,林妈妈在微博上说终于到学校看了监控,“唯独事发那段没有监控……这种事情我看了很多遍却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她还批评成都教育局发出的调查通报“草率”,并表示“不认同” 所谓 “基本判断该生因个人问题轻生” 的调查结论。她要求看到完整监控视频,追问真相。

5月11日晚间,成都警方发出通报称,经现场勘验、调阅监控、尸体检验,“认定林某某系高坠死亡,排除刑事案件”。通报还写道,“家属对调查结果无异议”。

本台试图联系林家家属,但电话不通或关机。林妈妈的微博号也未再更新。

家长的不服

疑点重重的坠楼案在中国的互联网上掀起怒火,百姓对于官宣并不买单,各种阴谋论也在网上疯转。对于成都第四十九中学的家长来说,他们更担心自己孩子身处的教育环境。

“说白了我们充满太多太多疑惑。我也不相信(官方通报)。因为你应该是第一时间坦诚(说明)、公开录像,现在联系(林唯麒)家长也联系不上。完整录相也没公布,官方通报也语焉不详,这根本不符合逻辑。”一位因安全原因不愿具名的四十九中家长告诉本台,她感叹到,“国内所谓的官方通报没问你信不信,只问你服不服。”

上述家长曾在10日到校门口了解情况,“(现场)大多围观的都是家长,也都有子女,希望官方给一个信服的理由,大家一起来反思这个问题。说白了就是大家都一头雾水,所以很不服,然后自发的去围观。”

民众拍照反遭逮捕现场气氛 从愤怒转为恐惧

成都居民谢俊彪也对这起事件充满疑惑,他在11日上午来到四十九中学校门口,却发现气氛从前一晚追问真相的怒火,转为恐惧。

 “学校有两个门,这边停了三四辆警车,另一边停了七八辆警车,而且还有一辆大巴,一旦有什么突发事件,就用这个警用大巴抓人。如果围观群众太多,呼呼呼地就把那些人都抓上车。门口还有便衣国保,骑自行车的便衣也在那转,你一到现场就知道气氛挺紧张的。” 谢俊彪告诉本台,在他走向校门口拍照后,马上就被警察抓起来。

“我到(学校)大门对面拍照,一个便衣过来阻止我,招来几个警察,强行把我抬上车,有两个警察把我手强行翻转到背后,另一个警察就扇我耳光,把我拉到派出所 。”

谢俊彪已经回到家中,但对于这个经历心有余悸。“现场的氛围是很恐惧的,非常恐惧。围观群众聊天都互相提醒,不能大声说话、也不能拍照。包含我被抓上警车,我被打,都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没有人敢拍照。他们知道一拍照也会被抓进去。”

谢俊彪还注意到,11日在成都的网路变得不太顺畅,难以翻墙与发推。

“我们今天跟朋友聊到这事情,心里都有点难受有点悲哀。悲哀的原因是,一旦我们遇到事情了,我们就发现无处发声、投诉无门。真的!你在公权力的面前太渺小了,他们官方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只是去看一下,(官方)就能把我抬走、把我打一顿,对吧?。”

当简单的事变成要命的事

近几个月来,中国校园坠楼案件频传。网民在微博回顾起近来四起分别发生在山东、江西、重庆及成都的学生坠楼事件,并发现事件的共通点是学生年纪在15岁左右,而家属对于真相的追问都不了了之。其中,坠楼死亡的15岁江西女孩蒋雅琪的母亲还在今年四月悬赏二十万元,希望了解真正死因。

在成都长大的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分析,中国现有的责任制度没有发展完善,导致事发后第一件事就是各个利益相关方的回避与掩盖,最后造成真相不明。而当权者的第一要务不是协助追问真相,反而是保卫政权。

“政府往往担心任何事情会导致群体性事件。现在政权非常脆弱,担心任何群体性事件、父母的抗议集会都能点燃空气中充满的爆炸粒子,导致中国在处理各种公共事件,不论毒疫苗、豆腐渣工程造成地震死亡的孩子、小孩受性侵、操场有毒导致学生流鼻血、学校食堂集体中毒等案件,没有一个最后是圆满解决。”夏明说。

夏明说,冤屈在中国社会中积累,任何小事就可能成了“燃爆点”,“领导的思路就是每天在担心小事演变成为政权的灭顶之灾,用这种恐惧来应对危机,就只会把简单的事变成复杂的事,复杂的最后变成要命的事。”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自:自由亚洲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