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许智峯谈总辞后去向:一息尚存抗争到底

许智峯形容自己从来不是体制内的人,进入立法会是为了香港人打仗。(粤语组制图)许智峯形容自己从来不是体制内的人,进入立法会是为了香港人打仗。(粤语组制图)

香港民主派立法会议员总辞,以对抗北京当局专制政权。一众民主派议员如何走出困局,在体制外继续抗争?本台专访了较激进的民主党议员许智峯,他形容自己从来不是体制内的人,进入立法会是为了香港人打仗,只要一息尚存,在民间都会抗争到底。

记者采访当日是周四(12日),即19名民主派议员宣布总辞的翌日,许智峯称他早已交了辞职信,作为在议会的「抗争系」民主派,对于离开这个地方,他似乎没有太多的留恋,他形容自己从未对立法会有归属感,日后将重返区议会。

许智峯在2016年由区议会晋身立法会,4年间以议员身份在议会抗争,多次遭保安抬走及制服,予人的印象在立法会的抗争派。对于离开立法会后有何打算,许智峯称会回到区议员身份,从事更多地区性的工作,用议会的经验、前议员的身份,推动公民社会发展。认为香港市民在失去议会战线后,要将力量放在民间社会。

许智峯说:无论我在议会内外,都是香港人的身份,可以很骄傲地说,作为香港人得们在抗争运动上不会放弃,一息尚存,抗争到底,这不只是口号,当然我还是区议员,我在区议会的岗位都会尽量发挥,有更多时间在社区,但我们都要思考,香港争取民主自由的运动要如何走下去。

在过去一年的「反送中」运动,许智峯经常以议员身份在前线对抗警暴,与市民一起「中椒」、「食催泪弹」,他在「反送中」运动多次被捕,接下来将面临一连串有关抗争的案件。但许智峯表示,即使身负多宗案件,亦不感后悔。

许智峯说:绝对没有后悔,可以为香港人做事,可以在反送中运动里面有个角色,是我一生的荣幸,我觉得是在4年里面,我最深刻,最有感觉,与市民连结一起的事,当然不会后悔,我觉得既然做议员就应该承担多一点,做议员已经有保护罩,有媒体的关注,警察不敢将我打到变「猪头」,比起其他手足,暂时起码我都未试过像其他手足,被告暴动罪,算甚么牺牲? 就算是牺牲都是应份的牺牲。

失去议员的光环,民主派未来抗争的日子可谓更艰难。许智峯坦言,当局滥捕、滥告的情况可能变本加厉,但他早有心理准备。

许智峯说:没有议员的身份,保护少一点,去到法庭或街头,都少了身份法官会觉得,会多重考虑是公职身份,警察更加肆无忌惮,用警暴欺压,这都是我要面对的问题,过去的事都发生了,没办法,煮到来再食,的确会令前路艰难,但自己有充足心理准备,可预期的事。

许智峯担任立法会议员以来九次被捕,印象较深刻的,是他在2018年为制止政府「狗仔队」监视立法会议员,夺去保安局女职员手机及文件,言行受到外界及党友非议,形容他是「疯鸽」。许智峯更曾被控在议会内违反特权法、藐视法等,在今年8月反送中运动期间,亦因参与「光复屯门公园」游行被警方逮捕。在过去4年多的日子,纵然立法会为他带来很多官司缠身,不过他从未忌讳。

许智峯说:在立法会议员有代议士的身份,我就要为市民在这4年里做最好的抉择,做代表到他们的抉择,这四年代表到的就是抗争,无论是议会或街头抗争,如果你选我出来,但我还因为这些官司有任何避忌的话,我会觉得对不起市民。不会因为害怕被告,而没有说任何一句说话,或者做少任何一个动作,我都做足,我没有想那么多,要告就告,要打官司就打,死不去,香港人好坚强的。

离任立法会议员后,许智峯担心的不是收入问题,他从来不认为立法会议员是一份工,而是一个争取民主的平台,他称「自己没有放下过身段,因为一直与市民站在一起」。

许智峯说:因为做立法会议员而被告的官司都那么多宗,我被捕九次,当然会有收入,但是掏腰包打官司,一宗也十几二十万,都不是很富裕,再加上自己从来都没有荣华富贵过,都是很普通的市民生活,租一个万多元的楼,驾二手车,所以我不怕收入少了,会掉下来,我从来不怕有这些感觉,当你从来身段没有放下过,就不用放下身段,我一直身段都是与市民一起。

采访接近尾声时,许智峯称紧接著要外出处理区议会的工作。记者急急问他有没有最不舍得的东西,他称办公室的东西大部分都会移离,又称「有排收拾」。在许智峯座位身后的墙壁,贴满的都是市民给予他的心意卡及信件,令人难以忘记的是那个字「许智勇」,相信那是最值得他留恋的地方。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公民人物, 港版国安法.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