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人士控诉中共打压信仰自由 扼杀西藏维吾尔文化

与基督教、西藏、维吾尔及法轮功有关的人士星期天聚集在台北的一场座谈会上,控诉中共打压宗教自由、扼杀藏族及维吾尔文化。

台湾基督教长老教会牧师黄春生在会上表示,中共奉行党国体制,以党治国,宗教也要信奉中国共产党是唯一的主。

他说:“过去还有三自教会做为大外宣的样板,而在2018年3月,他们将国家宗教事务局纳入中央统战部,就已经脱下了他的假面具,赤裸裸的告诉世人,在中共的统治底下,没有宗教上的神祗,唯一的神祗就是中共本身,因为他凌驾一切的宗教,宗教是为了服务共产党而存在。”

曾经协助港人来台庇护的黄春生牧师还说,中共对全国的基督徒展开“去规模化、去组织化、去教会化”的“清零行动”。2014及2015年,浙江省政府以“三拆一改”及清理违章建筑的名义,强拆了1800多个十字架和教堂。2018年,河南省政府也强拆了近7000个十字架。

黄春生牧师指出,2018年,北京锡安教会、守望教会,四川成都秋雨教会,许多拥有上千名基督徒的大型家庭教会先后遭到取缔,不仅18岁以下青少年与儿童禁止进入教堂,网络上也无法买到圣经。

台湾图博之友会与台湾东突厥斯坦协会10月25日举行一场名为“被窒息的自由 中共压迫下的宗教与文化”座谈会,并邀请相关人士发表看法。

与会的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董事长达瓦才仁表示,中共以举国之力持续长期压迫和迫害西藏宗教文化,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推行藏族灭绝政策。

他说:“共产党的无神论早就没有了,他对宗教采取的是利用或是(规模)没有很大的话就放任,他压迫西藏宗教的唯一原因是西藏人信仰它,因为信仰,西藏人会坚持自己的民族特性,所以(中共)就不可能把西藏民族同化成中国人或是汉人、中华民族。”

达瓦才仁还谈到,中共目前在所有的西藏寺院设置“驻寺工作组”,掌握寺院的一切权利和资源,并在各个角落安装监视器,强迫僧尼政治学习或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等。

六四学运领袖吾尔开希以维吾尔族人的身份指出,中共迫害宗教的本质是恐惧,甚至已经走向了疯狂,相关作为包括将新疆男人留胡子、女人戴面纱看成是极端行为,并将他们优先关入集中营管理。

台湾法轮功人权律师团发言人朱婉琪表示,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从中国境内一直延伸到海外,迫害的手段包括酷刑强摘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受害人数难以估计,迫害的时间长达20年,可说是“21世纪最大的人类灾难”。但是她说,法轮功不仅没有如中共所愿在3个月内被消灭,反而因此在国际上声名大噪。

座谈会的主持人、台湾华人民主书院主席曾建元表示,习近平推动的宗教中国化,例如改写圣经及可兰经,已经使得中国信徒无法认识真正的教义,另一方面,华文世界的台湾,应当抵抗这种做法,并成为维护宗教自由的堡垒。

美台去年3月在台北联合举办了一场“2019年印太地区保卫宗教自由公民社会对话”活动,与会的美国国际宗教自由无任所大使布朗贝克(Sam Brownback)发表主题演说时呼吁,“中国政府不需要害怕人民有坚定的宗教信仰,而是应该推崇保护人民行使信仰的权利。”

布朗贝克还说,“为何中国政府要害怕人民读圣经,或是维吾尔人给自己的孩子取名穆罕默德。”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公民立场,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