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途:北京,你知道你在犯罪吗?

最近,北京市朝阳区教委要求19所打工子女学校进行整改。根据各学校相关教师反映,北京市教育部门旨在关闭这些学校,其中也包括北京工友之家在2005年创办的位于朝阳区金盏乡皮村的同心实验学校。对于我们来讲,如果我们学校的学生可以进入邻近的公立学校读书,我们会坚决拥护任何利国利民的举措。问题是,我们非常清楚,这样的举措的目的是为了驱赶打工者和打工子女离开北京。这是在犯罪。

北京皮村的孩子们的命运

上个星期,我花了3天的时间,在皮村探访同心学校学生的家长们,了解大家计划如何应对:无法获得学籍和六年级毕业生无法在北京继续升学的现实。调查发现,虽然北京市政策规定,小升初的外地学生办齐了5证可以办理借读证然后在北京入学,但是,同心学校的70多名毕业生没有一例成功的,原因是:(1)在皮村打工的家长很多是自谋职业和打零工,这样的就业形式无法获得5证中的就业证,和附加要求的社保;(2)我们学校有几名家长办齐了所要求的5证以后,拿到借读证后,又被要求提交社保,又被要求提交房东纳税证明,又被要求提交学籍号。绝大多数家长纷纷被这些要求所打败,只有一位学生家长满足了所有要求,但是,他也还没有得到任何肯定答复。

面对这种现实情况,我问家长们做何打算。毕业班的情况是这样的:(1)有的家庭在联系河北境内的学校,这样起码孩子上学地点离北京近些;(2)一部分家庭考虑把孩子单独送回老家上寄宿学校;(3)少部份夫妻考虑让妻子带孩子回家念书,丈夫继续在北京打工。总之,这制度在继续制造更多的留守儿童。幼儿园和其他年级的家长们大都会继续坚守在北京。不是大家不想回老家,主要是在老家无法维持生活,没有收入来源也没有就业;不是大家那么喜欢北京,这里雾霾那么严重而且没有归属感,只是已经暂住了10年20年了,对这里比对老家熟悉多了。

留守儿童遍体鳞伤

6千多万,这看起来冷冰冰的统计数字背后是一张张活生生的童稚的脸。大家知道,中国今天世界工厂的地位,是建立在近3亿打工者的辛勤付出的基础上的,同时也建立在6千多万留守儿童的心酸童年和3千多万流动儿童的艰难城市求学生活的基础上的。

我曾经探访一位留守儿童,我问她:“你想妈妈吗?”(请原谅我这样的提问,因为对孩子太残酷)她说:“我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和妈妈在一起是什么样的感觉。”我和一位独自居住的留守儿童聊天,她说:“那天男生宿舍又打架了,管理宿舍的老师处理问题的时候根本不会去关心学生为什么打架,只是粗暴地批评和体罚。结果昨晚几个男生报复那位老师,把他打伤了,现在还在医院里。”

在外打工的父母辛辛苦苦挣钱,供孩子们上学,希望孩子们将来有出息,不要像自己一样辛苦,但是,这样美好的愿望遇到残酷的现实。子女没有父母的陪伴、照顾和爱护,就如同失去阳光、没有水源的小树,同时还遭受社会和学校的风雨交加和烈日炎炎的轮番折磨。
这6千万是遍体鳞伤的生命。

北京,请接受道德的拷问

这两天,我苦读《资本论》,应该是明白了马克思的劳动创造价值的道理,就是说,劳动者通过付出自己的劳动时间创造了社会财富,这是劳动的对象化过程,也就是说社会财富中凝结了劳动者过去的生命,也就是说,任何产品和财富都是由劳动者的生命组成的,劳动者拥有自己的生命就当然应该拥有这些产品和财富。

北京是由谁建设的?是靠谁发展的?北京皮村的当地人口不到2000人,外地人口超过2万人。北京的标志性建筑是由谁建设起来的?北京如果没有打工者就会立刻陷入瘫痪。无数打工者把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凝结在北京的发展建设中,现在却要把这些人和他们的孩子们赶走,北京就不怕那些凝结着打工者生命的大街桥梁对某些人进行道德和良心的拷问吗?

过去,我们同心学校的毕业生大都可以直接升学到旁边的公立学校楼梓庄中学。一位在那里上学的初一学生告诉我,她们班30多人,初一年级共有6个班,大多数是打工子女。北京不是没有条件让这些打工子女入学,北京和中国足够富裕让下一代获得良好的教育。
让孩子上学还是让孩子进管教所?

在中国,贫困在传递。很多留守儿童无法完成学业,很小的年纪就进入了中国的廉价劳动力市场,成为没有尊严、辛苦劳动却只能勉强维持生存的打工者。很多流动儿童在父母打工地初中毕业以后,因为只能回老家读高中,也不得不辍学,继续像父母一样打工维生。

同时,很多受尽伤害的孩子走上了另一条道路。前几日,一位在中科院工作的研究青少年教育的朋友告诉我,她刚去探访了一个少管所,90%的孩子都是留守儿童,一些还处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年龄。

这让我想起了罪恶的美国,前几日,一位在康奈尔大学研究劳工问题的学者关注到北京打工子女的入学问题,对我说:“在美国,非洲裔和拉丁裔人口大约是20%,而监狱中这两个族群却占了一半。”

北京,你知道你在犯罪吗?

本文发布在 公民报道.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