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翘楚因披露被连坐监视居住经历遭警方传唤 父亲被威胁

中国公民运动网2020年8月29日报道:女权活动人士、许志永的女友李翘楚因披露受1226公民案株连、发布“被连坐煽颠、监视居住的120天”的相关信息,8月28日上午被北京警方传唤,其父亲也遭到警察传唤威胁“随时可以将李翘楚抓进去判刑”。

据了解,昨天上午李翘楚被北京市公安局、海滨区公安局国保警察就翘楚推特上的言论、回忆因受1226公民案“被连坐”监视居住期间120的经历等传唤威胁,其中郭姓警察声称李翘楚公布警方的电话“已经违法”,威胁说“你还在取保候审期间,把警察的事发到网上对你没好处”,并要求删除推特上的相关内容。

与此同时,李翘楚的父亲也遭到市局孙姓国保警察的威胁。在李翘楚父亲所在的辖区通州区玉桥派出所,北京市公安局孙姓国保拿出10多页李翘楚推特上的文字,说随时可以把李翘楚抓进去判判,并声称李翘楚还在取保期间且1226公民案还未结束有些话就是不能对外说。自李翘楚被取保候审以来,警察已经两次对其传唤威胁,其父亲也多次被传唤到辖区派出所。

李翘楚在许志永被抓捕数小时后,于2020年2月16日凌晨被北京警方从家中带走,后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家属未接到任何法律文书,律师无法会见,外界对李翘楚的处境一无所知,(女权活动人士李翘楚被强迫失踪逾40天)直到6月19日,李翘楚被取保候审。

获得自由后的李翘楚,不顾警方的威胁,坚持为许志永发声,就许志永被羁押期间的身体、健康状况等问题申请政府信息公开;为维护自己的基本人权,申请政府信息公开,要求取回其《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通知书》和《取保候审决定书》等法律文件,要求公开在指定监视居住期间为她会诊、检查身体、开药的医生信息及用药、治疗纪录。她说“自由,要一起争!”

附:李翘楚:我侵犯了警察的隐私权  取保候审监管第二次谈话

昨天上午9:30左右,我被叫到警察的汽车上,除了上次谈话的两位,还有一位自称市局的穿着便服的“警察”,他拿着笔和本记录。3个警察面对我,压力一下子就大了,心跳加速,胸口发闷,有点喘不过气了。

坐在后座的女警官先说话,问我最近的身体和治疗状况,有没有找工作,生活上有没有什么困难。我做了简单的回应。

接着,坐在驾驶座上的郭警官一转身,恶狠狠的说:“上次跟你聊天你还直播了啊,我都没说你什么。可是你的Twitter越来越激烈了,居然还说被“连坐”了!你现在挺自由的,别给自己找麻烦。”

我想问,不是“连坐”是什么?但是紧张的我张不开嘴了。

他的语气更严厉了,质问我为什么公开他的电话号码,那是个人隐私。

我被他的喊叫声吓了一跳,一下子倒清醒了,我努力说出来:警察的工作电话是可以公开的。

他喊着:“这是我的私人电话。咱们是工作关系,千万别上升到私人恩怨。还有,你在里边时我就警告过,出去后不许说里面的事。今天市局的领导坐在这儿,就是对你挑衅的事,会跟市局汇报,我也会把我的意见转达给领导。”

我又糊涂了:我跟你哪有私人关系啊?你给我号码也没说是私人的啊?我写的指定监视居住经历,没有一个字是假的,有24小时监控录像可以核实啊!为什么不让我说呢?

这时,市局的韩警官停止了记录,看着我说:“在治安管理法中有侵犯他人隐私,包括姓名、联系电话,虽然你的行为不至于犯罪,但已经违法了。如果郭警官要追究你的责任,你是要被拘留的。警察也是人,有工作和生活。”

郭警官还说:“你还在取保候审期间,把警察的事发到网上,对你没好处。”

这时我的心情稳定了一些,说:“我发的都是事实,你们可以通过执法记录仪和监控记录去核实。”

郭警官又说话了,声音小了许多,他说:“你要看这事值不值,而不是对不对。从咱俩第一次见面,我就对你和和气气的。你在里面待得无聊了,我给你拿书,我自认为对得起你。”

他问我:“你发的咱们谈话的那条Twitter能不能删掉?最好你能消除对我的影响。”

见我低着头不吭声,他又提高了声调:“这事儿是你办的,影响是你造成的,我现在让你给我消除影响,这过分吗?人与人都是平等的对吗?我们都需要有自己的隐私。”

我又不明白了,我和警察之间哪来的隐私啊?国保专人专车跟踪我时,我的隐私权在哪里?

半个小时左右就谈完了。我迫不及待的拉开车门要下车,市局的韩警官突然说:“我今天是第一次见你,说句不好听的,你的这些行为和言论,基本没有达到一个成年人的水平。”

我回到家,又听说了我被约谈的同时,我的父亲也被叫到通州区派出所遭到市局孙国保的威胁。

真是没想到!在海淀区姓郭的国保找我谈话的同时我父叙也被警察叫到了通州区玉桥派出所。北京市公安局孙姓国保跟他谈话。孙国保拿出 10多页我的twitter内容,说随时可以把我抓进去判刑。他说我还在取保期间且12.26案件还未结束有些话不让对外说就是不能说。

我写出来的被指定监视居住的经历,都是真实的啊也不是国家机密啊,哪些话不能对外说,我百思不得其解。我自取保后严格遵守“未经批准不准离开北京传讯时必须到案、不能干扰证人作证、毁灭伪造证据或串供”的规定,为什么 孙国保不是“依法”而是‘随时,可以将我抓回去’,我父亲也没违法犯罪,却一次一次被任意叫到派出所威胁,你们这样做是依照的什么法律,我实在无法抑制心中的愤怒。

本文发布在 12.26公民案, 公民报道, 本站首发.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