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对话:特朗普vs.拜登 谁对中国更强硬?

距离2020美国总统大选的投票日只剩下不到70天。民主、共和两党正式在党代会上提名拜登、哈里斯以及特朗普、彭斯成为正副总统候选人,并各自提出施政纲领。民主党为何在党纲中删掉“一中政策”的文字、并用“种族灭绝”来定义中国政府在新疆的所作所为;特朗普政府为何在选前连环出招、采取一连串制裁中国的措施?民主、共和两党选前是否在中国政策上“飙车”?特朗普与拜登两人到底谁对中国更强硬呢? 

威尔逊中心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认为,与其说特朗普和拜登两人谁比谁对中国更强硬,不如说谁的对华政策更为有效,谁的政策更有助于推进和维护美国的国家利益。他表示,特朗普过去的对华政策并没有很好地利用美国与盟国之间的关系。 

戴博说:“特朗普我觉得他的对华政策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呢?就是他没有好好发挥和利用美国的盟国关系。就是为什么我说他没有把跟中国竞争当作最优先的事。如果是最优先的事的话,你不应该同时攻击你所有的盟国和朋友,威胁德国、韩国、日本,说我要进行有关你们的钢铁,你们的那些铝,你们的汽车的这些制裁。因为他们对中国的很多贸易壁垒,很多恐吓行为,这些他们跟美国有同感。可是他们现在很难跟我们联手反对中国,因为特朗普是同时攻击他们的。” 

戴博表示,相比之下,拜登的政策纲领强调提升美国的竞争力以及修复美国的民主。他说:“第一,我们要增加美国的竞争力。主要是要在教育方面,在研发新的技术方面做投资,这些是非常重要的。第二我们就是要维修美国的民主。因为现在我不知道俄罗斯是真的倾向于特朗普,中国是真的倾向于拜登。没有关系,这两个大国最大的利益是让全世界对美国的民主制度产生质疑,他们要的是混乱,让美国两极化更严重的这么一个选举的后果。所以我们要先保护我们自己的民主,强化我们自己的民主。然后要跟我们的盟友、盟国和很多别的伙伴、朋友联手,(我们)不同时攻击他们,要跟他们团结起来,来对立中国,我觉得这个是拜登的指导思想。” 

但政论作家陈破空认为,特朗普上任前的几任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都是失败的,但尤以奥巴马政府为甚。他说:“克林顿政府是失败的,因为他是把中国引进到世界贸易组织,还给了最惠国待遇。结果中共是东郭先生与狼、农夫与蛇的故事。咬了美国,而且在世贸破坏世界贸易组织,破坏世界规则。另外,小布什政府也是犯了错误,但小布什政府的错误还在于当时因为有恐怖攻击转移了战场。他打阿富汗战争是对的,但是不应该去伊拉克战争。这样的话就给中共创造了战略真空,使美国失去了8年的时间。而中共在亚太地区,趁这个真空崛起。后来奥巴马的对华政策是完全错误、完全软弱的。给中国划了几次红线在南海问题上,但是受到习近平一再的欺骗。习近平向他保证说不会在南海搞军事化,回头就搞军事化。然后习近平向他保证说不会再搞网络窃密,回头就搞网络窃密。但是奥巴马并没有采取实际行动,结果奥巴马的8年又让世界舆论都认为中国崛起,美国滑落。到了特朗普时代,事实就是,不管特朗普怎么说怎么做,他做的事情本身就促进了事情的转机和改变。扭转了整个局面,让中共在贸易、经济和科技、军事、地缘政治、外交全方位受压。” 

陈破空认为,虽然民主、共和两党的对华政策看上去有差异,但其实正在趋同。

他相信,美国11月大选后,无论是谁最终入主白宫,对中国的立场都会强硬起来,两党对台湾问题的立场就可见一斑。 “民主党最大胆的一个举动就是直接取消了‘一中’政策,”他说。而共和党的关于台湾的党纲在2016年、2018年没有变化,没有提到“一中”政策。提到的是维持两岸现状,提到的是“与台湾关系法”、“六项保证”。

威尔逊中心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表示,虽然特朗普誓言要对中国强硬到底,但他担心,强硬对华政策的背后美国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说:“我更担心的是什么呢?他(特朗普)说他要做很多报复中国的事情,美国人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所有这些行动会有非常昂贵的代价,而不只是大公司的利润会降得很低很低。他们的投资者还有他们聘用的人的工资也都会降低。也许我们应该付出这个代价,有这个可能,因为中国的挑战很大。可是这个代价到底是什么,他(特朗普)没有说,而且很可能不会让美国变得更伟大。” 

政论作家陈破空表示,他所担心的是民主党的政策会回到过去的老路上,给中国可乘之机。他说:“既然他们提到中国这么少,又不愿意提出更强势的政策,我担心又回到从前,什么对话。中国字典里没有对话,都是欺骗、都是烟幕弹、都是拖延战,又回到拖延战让中国获利,最后又来一个四年、八年,又说美国衰落、中国崛起,到时候如何是好?”

转自:VO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