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推动中国民主 青宪会成员家长被谈话

一群华人留学生近日成立青年宪政会,以推动中国民主事业。这个团体的几名成员周二向本台透露,由于他们在海外参与的活动,他们国内的家人近期被国保谈话。但这些成员同时表示,他们的立场不会因此而动摇。

6月初,一群华人留学生在六四事件31周年纪念日后成立了青年宪政会(下称“青宪会”)。他们以“几位中国留学生”的身份在一封呼吁信中说,他们将参与到推动中国民主进程的事业中,并动员更多的海外青年成为他们的一员。

青宪会成立还不到一个月,这个团体就在香港《国安法》通过当天发布公开信,对此表示强烈反对,还号召广大海外学子参与联署。

父母多次被电话骚扰

来自天津的留美学生、青宪会联系人吉家宝周二对本台透露,包括他本人在内的至少三名青宪会成员的家长,近期被中国国保电话骚扰。记者尚无法独立证实这些情况的真实性。

吉家宝表示,近两个多月来,据信是天津当地的国保至少三次联系他的父母。第一次是他在六四学运领袖王丹主持的一场六四事件31周年网络纪念活动上发言后不久;第二次是在青宪会成立、网站上线的几天之后;第三次则是在青宪会发表了谴责香港《国安法》的公开信之后。

他指出,他的父母最开始声称是他们供事单位(天津某化工国企)的负责人找他们谈话。直到上周末,他们才终于承认是国保打来的电话。

吉家宝向本台分享了一段他与父亲近期的通话录音。他的父亲当时这样劝说他:

“王丹是国家的敌人,你跟他联系干什么?你不要和他混在一起。(国保还提到了)你弄的那个网站,那个网站你也别再弄了。还有你把推特从电脑上卸载算了,或者把账号注销了。你去美国干什么去了?你去美国不是去学习吗?”

他表示,由于他的父母接连被谈话后仍然“惊魂未定”,况且两人又是事业单位员工,他们目前不便接受采访。

家人劝他远离政治

青年宪政会的联系人吉家宝的推特截图。(推特图片)

青年宪政会的联系人吉家宝的推特截图。(推特图片)

吉家宝指出,由于他的父母在体制内工作,他很少跟他们分享自己在海外的政治活动。因此,他们此前对他在美国的政治活动并不知情。在被谈话后,他们在他看来成为了国安的“棋子”,不停地劝说他远离政治。

但他表示,事后他研究了其他几位海外知名异议人士国内家人的处境,发现尽管这些家属偶尔被约谈,但当局并没有直接伤及他们的人身安全。考虑到他的父母可能不会有大碍,吉家宝说,他仍会坚持自己所做的事。

“我觉得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并不大。我已经理解了中共政权的本质,它是一个极权主义政体。妥协是不能换来生存空间的,我认为唯一的活路只能是反抗。”

此外,他还介绍了青宪会的发展情况。成立两个月来,青宪会已有40余位注册会员,也颁布了会员章程。他们还计划在下个月以青宪会的名义,参与一个正在筹划的“海外制宪”活动。

但他坦言,目前很多成员仍是匿名参与青宪会线上活动的。这些人大多使用昵称,主要是为了保护他们国内家人的安全。

吉家宝认为,北京当局之所以盯上了青宪会,就是因为他们是一个有组织的异议团体。

“因为青宪会的组织化目前已经比较完善,所以当局就会比较忌讳。中共大外宣的一种角度就是宣扬海外华人都很支持共产党,而我们传递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声音。”

国保走访母校

另一位青宪会成员、美国留学生Moody透露,国保近期不但联系过他的家人,据他的一位国内朋友说,他们还去过他的中学母校了解情况。为了保护家人的安全,他要求本台不予公布他的中文名。

Moody曾在今年六四纪念日前夕发起公开信联署行动,指出他们是一群“拒绝沉默”的华人青年,不承认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并将积极推动中国的民主化事业。

他表示,这封公开信发布后不久,他远在山东的父母就被国保谈话,并由此向他转达了担忧。

“父母没有和我谈立场,只是和我谈利害。他们告诉我,如果我这样继续下去,可能就永远不能回国,而他们也永远不能出国了。在这种事情上,谈立场已经没有意思了,只能谈后果。”

Moody引述他的一位熟悉情况的朋友说,就在这个月,国保还走访了他此前就读的初高中了解情况。不过,考虑到他一直匿名参与青宪会活动,记者尚不清楚国保的行动与他的成员身份有多大关联。

他对本台表示,尽管他的家人承受了很大的心理压力,但他不会改变自己的政治立场。不过,他会在对外发声时保持低调身份,尽可能地保护家人的安全。

六四学运领袖、华盛顿智库“对话中国”所长王丹曾在青宪会成立之际在本台发表评论文章说,这表明中国的年轻一代已经站出来了,他相信也期待未来会有更多人加入他们的行列。

转自:RFA

本文发布在 时政博览. 收藏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